食品监管渎职罪出现首个判例 入罪“门槛高”


 发布时间:2020-09-23 06:50:56

“不伤及人命的犯罪将会陆续被取消死刑”如果罪不致死,会不会刺激犯罪分子铤而走险,致使犯罪率激增?自2010年刑法修正案(八)开始讨论取消死刑罪名至今,这种疑虑一直存在。2014年10月27日启动的刑法第九次修改,给出了答案。李适时在作草案说明时介绍:“2011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

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予以收缴,扣留该机动车,处10日以下拘留,并处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根据刑法修正案(八) 两部司法解释出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五)。这个将于5月1日起施行的司法解释,补充了危险驾驶罪、食品监管渎职罪等罪名,并对一些罪名作出了修改。

此外,考虑到应加大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病人等特殊社会群体的保护,可以单独设置一款,规定对上述特殊群体实施虐待行为的,从重处罚。在虐童事件频发的情况下,有人大代表建议尽快修改虐待罪,以更好地规制虐童行为,保护儿童的权益。其实,尽快完善虐待罪的相关规定,不仅仅是为了更好地惩治虐童行为,也可以有力地惩治发生在非家庭成员之间的其他虐待行为,以切实保护被虐待者的权益。通过一个个虐童事件,我们不仅要反思现行刑法在规制虐待行为时的不足,还应该看到,我国相关部门的管理、监督等制度也存在一定的漏洞。只有在修改立法的同时,完善相关管理制度,才能更好防止和制止类似事件的发生。(徐文文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此外,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追缴军用手榴弹3枚、各类枪支20支、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依法扣押、查封、冻结刘汉等人及汉龙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名下的巨额资产,掌握了大量刘汉、刘维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指使杀人等主要犯罪证据。与刘汉将一同受审的共有唐先兵、刘岗、刘小平、孙华君、缪军、李波、车大勇、仇德峰、肖永红等10人。根据警方查明,刘小平曾任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副主席、财务总监。为该组织理财十余年;刘岗等人则为刘汉手下的打手。

“房妹”之父上诉对三项罪名有异议郑州中院一审认定“房妹”之父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犯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单位行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9万元;查扣在案的13套房产;售出的7套价值306.136万元的房产及违法所得220万元等予以追缴,上缴国库。1月7日,记者从郑州中院了解到,翟振锋因不服一审判决,已提出上诉。经查,被告人翟振锋利用职务便利,伙同被告人王伯昌挪用公款3000万元,伙同被告人冯松伟、郭四喜挪用公款700万元;翟振锋还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12万余元,收受他人财物7万元,向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3万元;翟振锋作为郑州市二七区住房保障服务中心负责人,为谋取单位不正当利益,向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行贿20万元;翟振锋在经济适用房建设活动中,徇私舞弊,滥用职权,少建经济适用房2153.37平方米,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非法控制淮阳县公交公司;敲诈一家地产公司80万元;住处藏匿枪支和弹药,公安局内殴打特巡警……昨天上午9时,许昌市中院,淮阳“黑老大”李佰红等45名被告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李佰红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一审获刑25年,并处没收财产200万元,并处罚金26万元。他手下的38人被判获刑1年零1个月以上至19年有期徒刑;另6人因罪行较轻被判处缓刑或罚金。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被控16项罪名,曾叫人到公安局打民警李佰红,绰号“鬼子六”,1968年出生,周口市淮阳县人。

检方指控醉驾撞死黄埔大道隧道内4名工人据检方指控,2011年10月30日2时许,被告人方志江饮酒后驾驶悬挂有伪造军牌的小轿车,途经天河区黄埔大道隧道时,以93公里/小时速度超速行驶(该路段限速60公里/小时),碰撞到正在隧道内进行路面施工的被害人谭某某、李某文、李某生、杨某某,导致上述4人死亡。肇事后,方志江弃车逃逸,7小时后被警方抓获归案。经酒精检测,方志江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124.2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主要考虑如下:首先,《解释》第二条是对盗窃罪构成要件的进一步明确和细化。依据刑法理论,犯罪构成要件是对社会危害行为的类型化,并将类型化的行为评价为符合刑法规定的某一个罪名。因此,刑法典对犯罪构成要件要素的描述,主要应从事实角度加以把握。根据刑法理论,构成要件要素主要包括主体、实行行为、行为客体、结果、行为状况、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等等。上述事实要素均区别于规范意义上的价值评价。因此,《解释》第二条第一项“曾因盗窃受过刑事处罚”中的“盗窃”,首先应理解为一种事实,即“盗窃行为”,结合本项中“受过刑事处罚”的特别限定,该“盗窃行为”具体应理解为“符合盗窃罪构成要件的行为”,从而区别于治安管理处罚法意义上的“小偷小摸”等盗窃行为。

《决定》的规定体现了对受害幼女的特别保护,但是从《决定》事实的情况看,因为各种原因,实践中实际判处的案件比较少,效果很不理想。针对这种情况,为有利于严格执法,1997年修改刑法时,专门增设了嫖宿幼女罪,并比照奸淫幼女的刑罚设定了较为严厉的法定刑。全国人大法工委表示,简单取消嫖宿幼女罪,恢复到1991年《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规定的按照强奸罪处理的做法,可能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法工委认为目前主要问题出现在执法环节,法律适用错误导致一部分明显属于强奸性质的案件,被作为嫖宿幼女罪处理,确有“降格”之嫌,比如有的案件行为人明显使用了强迫、威胁手段,或者明知道幼女被他人采用了强迫、威胁手段,依法应当属于强奸罪,但按照嫖宿幼女罪处理了。

岱岳区 佳山 制菌

上一篇: 平顶山鲁山县政法委书记张晓飞

下一篇: 评论:有法不依比无法可依更可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