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综治严重精神障碍排查方案


 发布时间:2020-10-25 10:55:19

正常人“被精神病”,一度成为我国精神卫生领域的怪事,引发公众高度关注。历经26年之久的酝酿和准备,精神卫生法草案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这部法律是否能“治愈”精神卫生顽疾,确保有病治病,没病不“被精神病”?无病不乱治——避免公民因制度缺失而“被精神病”卫生部部长陈竺指出,目前

其中提到的“监护人”,争议比较大。按照法律规定,监护人的顺序是配偶、父母、成年子女等,看起来很好认定,可实践中,由于认定程序缺位,也就是谁来确定监护人,没有相关规定,所以医生极有可能直接把送治人当成监护人。立法者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一审稿删除了“监护人”,同时把送治权调整为:近亲属可以将疑似精神障碍患者送往医疗机构;当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危险的,其近亲属、所在单位、当地公安机关应当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立即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

由于精神卫生工作涵盖了心理健康促进和精神障碍的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等多个环节,不仅涉及政府和卫生、司法行政、民政、公安、教育、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有关部门,还涉及家庭、所在单位、社区、残联等主体。因此,精神卫生法明确了各有关主体的相关责任,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政府组织领导、部门各负其责、家庭和单位尽力尽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综合管理机制。精神卫生法的颁布实施将有利于提高公众心理健康水平,对加强心理健康促进和精神障碍预防工作,引导公众关注心理健康,增强心理健康意识,普及精神卫生知识,提高心理健康水平,减少精神障碍的发生,将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记者 彭波 毛磊)。

他的妻子称其“已经失眠两年了,总是怀疑有人要害他,很冲动,还伤过人,毁过物”。被送进精神病院之后,陈国明同外界失去了联系。姐姐陈青一直无法打通陈国明电话。直到四天后的2月14日,陈青打听到弟弟被弟媳妇送往精神病院,才从长乐老家赶到,并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在警方的介入下,陈国明的妻子才允许给陈国明做精神病鉴定。在精神病院度过了56天后,陈国明被从精神病院放出来。陈国明出院后控告妻子非法拘禁,但未被公安机关立案。陈国明把希望寄托在了制定中的精神卫生法上。

他先到住处附近一座废弃的厂楼“踩点”,之后回到家中,准备了一把菜刀和黑色塑料袋。当天上午,李某谎称带堂弟外出玩耍,征得奶奶同意后,他将堂弟带到废弃厂楼的楼顶杀害。今年3月28日,侦查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批准逮捕李某。经鉴定,李某患有精神分裂症,案发当日处于该病显症期。实施作案行为时,其受精神障碍影响,实质辨认能力完全丧失,常识性辨认和控制能力尚存在。4月3日,深圳市检察院作出批准逮捕李某的决定。案件承办人检察官刘伟成解释说,李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涉嫌故意杀人罪,案发时其受精神障碍影响,但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其可能实施新的犯罪,有社会危险性,且有可能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符合逮捕的条件,应当予以逮捕。

被告人文某某患“疑病障碍”,并继发抑郁发作。他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并传染给妻子和儿女。尽管多次检查结果都是阴性,文某某就是不信,反而认为是医院查不出来。为避免家人受罪,他用被子将妻子和10岁儿子捂死,自己自杀未遂。去年12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被告人冯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症,其走到马路上感觉有人骂他,遂拿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对行人乱捅,捅死2人,捅伤5人。他说:“我感觉有声音在议论我,都在骂我嘲笑我,我觉得周围有人想害我。

3月11日凌晨,曹某和同事聚餐后,与宋某(另案处理)走在回宿舍路上。17岁的宋某向曹某借钱,曹某身上揣着前几天抢劫的几百元,但并不想借给他,就说自己没有钱。此时,二人正好看到一个女子刚刚下公交车,经商议后,曹某跑上前锁出女子脖子,将其摔倒,二人抢走了女子的提包,内有2100余元以及平板电脑等物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抢劫,抢劫时也没有意识,(事后)没有太多的记忆。”曹某回答辩护人提问时说,他在公安机关的供述,都是经过民警的一步步提醒想出来的。曹某的辩护人认为,曹某虽然不属于病理性醉酒,但他在抢劫时确实失去了意识。其家属认为这属于精神障碍。“他的美好青春年华刚刚开始,家里和父母都需要他。”“按照法律规定,即使喝醉酒,也要负法律责任。”法官提醒道,很多人喝酒以后都会出现“断篇”的现象。记者了解到,如果曹某的家庭有精神病史,或者曾经去精神病院看过病,才有出现精神障碍的可能性,并可申请精神鉴定。(孙莹摄 记者王蔷)。

师法 嘉实多 曲沟

上一篇: 警务保障室廉政建设工作总结

下一篇: 农村警务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方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