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障碍随访宣传教育工作总结


 发布时间:2020-10-26 11:44:47

中新社北京8月27日电(记者郭金超)中国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27日第二次审议精神卫生法草案。草案二审稿作出规定从人、财、物等方面保障中国精神卫生事业发展,并明确提出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职业保护,提高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待遇水平。精神疾病在中国疾病总负担中排名居首位

危害:对家庭安全和公共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记者了解到,精神障碍患者暴力犯罪的案件时有发生。2012年以来,检察机关已经对多件没有完全丧失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的精神障碍患者实施杀人或故意伤害的案件提起公诉。办案中,检察官还发现一些案件的被告人具有偏执型人格、冲动型人格等不良人格特质以及其他心理障碍等。石某患有精神分裂症,他常感觉身边很多人议论自己,且欲加害自己,特意买来一把弹簧刀防身。在快餐店吃饭时,他觉得隔壁有人在谈论他的行踪,便拿出弹簧刀,当场捅死1人,捅伤3人。

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精神医学发展的这一局限性,提供虚假病史,通过“被精神病”剥夺他人权益。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刘铁榜认为,精神障碍的确诊是判断治或不治的关键环节。为避免误诊、误治等情况,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精神卫生法草案严格规定了精神障碍诊断程序和两种复诊、两次鉴定制度。医疗机构接到送诊的疑似患者,应当即指派2名以上精神科执业医师,在72小时内做出书面诊断结论。对非自愿住院治疗情形,还可根据不同状况进行复诊和鉴定。

记者了解到,和精神卫生法出台前一样,郑州八院依旧有很多已经无需住院的患者无法出院,甚至长期被滞留精神病院。以该院为例,单在第八病区的60多名患者中,就有8位患者已达到出院条件,但家属不愿接回,有的甚至已经没有监护人,住院时间最长的接近20年。问题|患者出院已有规定但缺乏细则其实,按照精神卫生法,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医疗机构应及时对“非自愿”入院患者进行检查评估,评估结果表明患者不需要继续住院治疗的,医疗机构应当立即通知患者及其监护人。

精神卫生法所称严重精神障碍,是指疾病症状严重,导致患者社会适应等功能严重损害、对自身健康状况或者客观现实不能完整认识,或者不能处理自身事务的精神障碍。国家向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包括建立居民健康档案、评估和定期随访、必要的药物剂量调整和对症处理、健康教育和生活技能训练等康复指导、心理支持、以及每年1次的健康体检。在农村和城市已经开展医疗救助工作或试点工作的地方,符合条件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可以向民政部门申请医疗救助。

”不过,他也透露,目前,在郑州尚无此类的起诉案例。刘俊德解释说,按照新规,患者自愿入院的也遵从自愿出院的原则,而非自愿入院的,经过评估通过后可获准出院。“但如果没有监护人来接,就面临着患者住院治疗的费用由谁来结账,出院后的医嘱向谁交代的问题等,都需要配套的司法解释和细则的出台,否则在操作上会有困难,风险很高。”事实上,进入2013年以来,广东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精神卫生法实施细则的制定工作,但河南尚未传出任何消息。

一方面,强制收治程序保证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得到及时治疗,防止其对社会普通公众的人身财产安全构成威胁;另一方面,规范的强制收治程序能够有效保障每一个普通公民的合法权益,杜绝“被精神病”现象。近年频发的被精神病问题中的确存在着有利害关系的家属和极个别的基层政府将精神正常的人送往精神病院,同时医院和医生限于医疗环境和自身水平的限制,出现误诊而将其收治的现象,导致社会各界对强制收治问题无不侧目。《精神卫生法(草案)》第二十六条规定,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发生或者将要发生伤害自身、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他人人身安全、扰乱公共秩序行为的,医疗机构应当将其留院,立即指派2名以上精神科执业医师进行诊断,并在72小时内作出书面诊断结论。

《精神卫生法(草案)》第二十七条规定,精神障碍患者的住院治疗由患者自主决定。只有精神障碍患者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且有伤害自身、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他人人身安全、扰乱公共秩序危险的,才能对患者实施非自愿住院治疗。这两条规定是《精神卫生法(草案)》的一大焦点,它明确规定了如何对精神病人收治入院,精神病人入院治疗应当以自愿治疗为原则,以非自愿入院收治为例外,是否非自愿收治由医院决定。《精神卫生法(草案)》将疑似精神病人的收治权完全划分给了医院范畴,没有将它置于司法程序之下,这在法律界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

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发病报告制度是一项惠民制度,但只有严格执行,才能让该制度真正“有雷有雨”,把住社会的“安全阀”。据报道,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9月2日发布《严重精神障碍发病报告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国家将建立重性精神疾病信息管理系统,并规定今后精神分裂症等6种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将实行发病报告制度。该办法将从发布之日起实施。长期以来,由于我国缺乏一套对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发现、登记、报告信息管理制度体系,致使相当一部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以流浪或监护人在家看管等形式“散落民间”,成为游离在制度管理视线之外的边缘群体。

红郊 吉隆 衢道

上一篇: 因修锁起纠纷 小伙砍伤店主夫妇

下一篇: 普法栏目剧老板娘寂寞照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9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