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卫生法草案明确精神障碍鉴定性质为医学鉴定


 发布时间:2020-10-25 02:01:12

有人正是利用精神医学发展的这一局限性,提供虚假病史,通过“被精神病”剥夺他人权益。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深圳市康宁医院院长刘铁榜认为,精神障碍的确诊是判断治或不治的关键环节。为避免误诊、误治等情况,精神卫生法草案严格规定了精神障碍诊断程序。对非自愿住院治疗情形,还规定了根据不同

邹某对自己要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事先有预料,早在10月8日,就与律师签订了授权委托书,表示亲属间存在利益冲突,亲属有虚假陈述、强送她进精神病院的可能,因此全权委托律师代理行使她的一切权利。邹宜均的遭遇绝非个案,广州何锦荣、南通朱金红和福建陈国明都因家庭财产纠纷,被近亲属以绑架方式送往精神病院强制就诊。将亲人强制送往精神病院俨然成为家庭纠纷的解决方式之一,然而这种解决办法掺杂了几多泯灭人性的味道在其中。然而这个问题在《精神卫生法(草案)》中并未得到彻底解决,它规定,除个人自行到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外,疑似精神障碍患者的监护人、近亲属可以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9年统计显示,我国有各类精神病人1亿以上。研究数据表明,重性精神病患人数也已超过1600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精神病发病率已占我国所有疾病发病率总数的20%,而全世界的平均水平为10%。与精神卫生领域的严峻形势构成对比的是,这个领域在立法上一直空白,从1985年起草开始,《精神卫生法》十易其稿仍未出台。法律缺失的后果是可怕的,近年来“被精神病”事件时有见诸报端:辽宁教师李启东因地方政府强征“公粮”时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后不久被送入精神病院;河南漯河上访农民徐林东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关了6年;江苏的朱金红女士被疑为谋财的母亲唐美兰强送到医院强制治疗;广东富翁何锦荣被妻子强行送入广东脑科医院……“该收治的不收治、不该收治的却被收治”的乱象亟待解决,否则或许某一天任何人都可能是“精神病人”的一员。

同时,还确立了患者获得救治、知情同意、司法救济等权利的具体制度,并规定了侵害患者合法权益的法律责任。对于舆论和社会各界关注的“被精神病”问题,精神卫生法同样做了严谨规定:第三十五条关于再次诊断和鉴定的规定,第五十条关于卫生行政部门对医疗机构诊疗行为进行检查的规定,第八十二条关于司法救济的规定,以及法律责任中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八条等有关规定,都有利于防止公民“被精神病”,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精神卫生法的颁布实施,有利于营造尊重、理解、关爱精神障碍患者的社会氛围,改变歧视患者的社会现象,对维护患者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法律还规定,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发生自伤或伤人情形的,其近亲属、所在单位、当地公安机关应当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曾长期参与郑州第八人民医院(郑州精神卫生中心)出车救护工作的郭永刚,对一年来的变化感受颇深。他说,精神卫生法实施后,他不用再担心接到“赶紧来把这个伤人的‘精神病人’接走”的电话,而在此之前,经常是公安或民政等部门一个电话,说哪里有危害安全的疑似精神障碍患者,就会让医院派车去接。

如今,他的父亲已经离世,姐姐也已出嫁,组成新的家庭。虽然,逢年过节,家人会带着礼物到医院看望,但医生多次建议患者可以出院,均遭家人拒绝,家属即使多花钱也要让患者住在医院。家属说:“他(患者)回来将打破我们的生活常规,我们不可能一直看护着他,如果他再次发病怎么办?”第八病区主任刘俊德告诉记者,其实,经过治疗后,陈景的症状控制得不错,已经不会产生“有人要害他”的精神障碍,“而回归家庭、融合社会对患者的康复不可或缺”。

实施作案行为时,其受精神障碍影响,实质性辨认能力完全丧失,常识性辨认和控制能力尚存在。记者了解到,在深圳,精神障碍患者犯罪的案件时有发生。2012年以来,检察机关已经对多件没有完全丧失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的精神障碍患者杀人或故意伤害的案件提起公诉。办案中,还发现一些案件的被告人具有偏执型人格、冲动型人格等不良人格特质以及其他心理障碍等。例如: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冯某某,因走在马路上感觉有人骂他,遂拿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对行人乱捅,捅死2人,捅伤5人。

然而,细读草案的规定后,陈国明表示“很失望”。“草案规定‘违背他人意志进行确定其是否患有精神障碍的体格检查以及故意将非精神障碍患者作为精神障碍患者送入医疗机构的,要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但作出是否患有精神病诊断的是医院和医生,从我自己的遭遇看,我很担心如果没有第三方参与判断,很难让这条发挥实效。”为了让大家关注“被精神病”现象的严重性,陈国明7月7日在北京的一个公园上演了一幕名为“谁都可能被精神病”的行为艺术。“我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家‘被精神病’有多么恐怖,对任何人来说就会是一场噩梦”。陈国明说。

一位精神专科医院的医生表示,精神卫生法实施之后,一旦出现医生认为患者应该住院治疗,但患者不同意的情况,他将详细告知患者当前的病情、相关诊疗的建议以及存在的风险,在保障患者权益的同时,尽到医生的职责。如何界定患者行为的“危险性”“伤害自身”范围应大于“自杀”问题2非自愿住院治疗的标准和程序被认为是精神卫生立法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最终,法律采用了“无害则无非自愿”的标准。精神卫生法规定,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有下列两种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

精神卫生法通过 明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经表决,分别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监狱法的决定、关于修改律师法的决定、关于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决定、关于修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决定、关于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决定、关于修改国家赔偿法的决定、关于修改人民警察法的决定、关于修改邮政法的决定。聚焦精神卫生法患者及亲属可提起诉讼防“错判”自1985年开始起草,酝酿20余年的精神卫生法终于在26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将于2013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

奇血琴 视神经 刘洪高

上一篇: 黑龙江“9.2”逃脱案件悬赏奖金45万已全部兑现

下一篇: 江西宜春原副市长龚细水受贿近千万获刑无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