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计生法治建设任务清单


 发布时间:2020-11-28 12:46:53

2010年5月,邓某生以只开收据联,未开其余三联的方式侵吞林某明缴纳的社会抚养费。以这种方式侵吞的社会抚养费共1513171.06元。2006年至2010年11月期间,邓某生在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工作过程中,单独或伙同街道协管员黄某北多次收受他人152456.6元。检方认为,邓某生挪

也就是说,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张艺谋,却在以身试法。之前就有地方政协委员因为超生,被撤销委员资格。显然,一个人不能一方面享受着政协委员这样的政治荣誉,一方面又超生。“法者,平之如水”。法律对任何公民都应一视同仁,而不能因身份、财富而异,这是法律正当性的基础。计生政策或有需要调整之处,但若某些名人“逍遥法外”,那只会是炫耀特权。莫把特权当权利,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也别推到舆论监督的头上。所以,希望无锡当地计生委能公平执法,不要看人下菜碟。

12月1日晚上,被“超生”传言折腾了很久的张艺谋,终于通过工作室发表一份声明,承认其与陈婷育有两子一女,愿意接受无锡市滨湖区计生委的调查,并对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歉意。“寻找张艺谋”闹剧的主角,终于出来发声了。然而,细读这份声明,仍不难读出张艺谋的傲慢。张艺谋虽道歉,但声明笔锋一转,称“别有用心之人”不断用“非法手段”曝光其隐私信息,并“炮制虚假信息大肆散布”,这难逃转移话题之嫌。讹传信息、窥探隐私确实不对,但光想着祭出自家孩子是未成年人的“庇护伞”,而忘了一个基本事实——张艺谋违反计生政策和躲闪在先,尔后才有各种猜疑,两者有着因果关系。

“悔不该当初啊!因为不懂法,白白多交一笔冤枉钱!”拿着一份刚刚收到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一对“小夫妻”懊悔不已。王小悦(化名)是千岛湖的姑娘,一直在杭州打工。去年年初,她和外地男子何小宽(化名)相识了,两人坠入爱河,过起了同居生活。去年6月,王小悦怀孕了,今年3月份生了一个胖小子。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得子的喜悦尚未消失,就迎来了几名淳安县的计生工作人员。王小悦今年28岁,何小宽今年35岁,两人都已到结婚年龄,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关于涉嫌超生一事,舆论热炒一年,张艺谋竟然对此熟视无睹,而且,也对是否涉嫌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置之不理。一句“诚挚的歉意”,不知有几人能够接受?至于涉事计生部门的后续反应,也深受舆论关切。此前,如果不是媒体率先曝光张艺谋超生,当地计生部门恐怕还在“装睡”。在舆论紧逼下,该计生委一度似乎要以“找不到张艺谋”收场,结果闹得全国多家媒体登出“寻人启事”。这已让人质疑:为什么这么大名鼎鼎的导演,会“找不到”呢?其他公民超生,会以“找不到人”结案吗?张艺谋的超生处理延宕至今,能体现执法的公平性吗?此外,张艺谋本身就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任期从2003年至2012年,而据媒体的推算,他超生两个孩子正在此期间。

就算是刑案,有的共犯逃跑了,还能另案处理,在案犯查清了罪责可以判处。同理,咋就不能先就该母亲一方之违法先行处理,待将来查清了悦悦父亲的情况再另作处理?现在对该母亲不征社会抚养费,就是依法执法了?说到底,将计生跟落户捆绑,有悖于依法行政要求,违背罪责自负的法治原则。就全国范围看,对父母违规生育,搞“连坐”殃及孩子的法规,都要尽早剔除,以消除计生“黑户”问题。毕竟,非婚生育纵然违反法规,那也是父母之责,不应牵连到孩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作为公民的正当权利应得到充分保障。就像张艺谋的超生子女有权落户一样,有关部门也应依法办事,让悦悦尽快落户。□刘昌松(律师)。

近日,媒体接到举报称,江西省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向县公安局支付费用,让公安拒绝给未缴清社会抚养费的超生婴儿上户口。据称,根据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与县公安局的“协议”,每征收到一名超生孩子社会抚养费后,给予县公安局200元至400元不等的“上户费”。该县乡镇计生办向公安部门划拨“上户费”多达100余万元,数年达到数百万元。(5月19日《新京报》)如果属实,当地计生委“赞助”警方的异常现象,扭曲了部门之间的工作关系, 违背了相关的纪律和法律规定,并最终导致各自本职工作的变味和变质。

混点 张朋 于欣民

上一篇: 男子冒充“中国好声音”客服骗6万多元获刑3年

下一篇: 中国立法防家暴 受害人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