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网络信息安全防护论文


 发布时间:2021-05-08 21:15:53

近几年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产业成为广东省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伴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互联网构成的虚拟社会出现了许多新型的信息安全威胁。近日在广东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张丽杰等11位代表提出议案,建议制定《广东省互联网信息安全保护条例》。代表们提出,在中央及广东省立法层面,关

在谈及遭遇“黑公关”恶意围攻的企业时,朱少平以奇虎360公司和神舟租车受到黑公关攻击的事件为例,说明“黑公关”恶意抹杀竞争对手实则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朱少平指出,网络使我们的产品和信息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正因为这样网络也产生一些黑客,产生“黑公关”。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叫不正当的竞争。但是我们现在有法律,对网络直接规范的作用仍受到限制。“因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是一个法律,主要针对的是我们现实生活,它针对网络针对不细,针对性不强。

如果细读网民的观点,不难发现,他们真不是紧张的“多数”。有的只是感概“没有隐私”、“没有安全”,有的以戏谑的口吻“关心”接下来离婚率是否会上扬,有的则如网民“JustSpring”所言,“该漏的都漏了,到处都是漏,根本就担心不过来!”虽然个人信息安全隐患重重是不争的事实,但面对泄露问题,似乎只是一个媒体热衷、停留在“嘴皮子”阶段的话题。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发现个人信息曾被滥用的被调查者中,仅有4%左右的人进行过投诉或提起过诉讼。

钟天华分析认为,当前中国的个人信息安全保护任重道远,信息消费经济效益大,个人信息安全防护链条长。信息消费涉及生产、制造、销售、仓储、物流、支付等多个环节,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的链条较长,难度较大。近年来,个人信息安全的事件层出不穷。据《2013 年中国网民信息安全状况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下半年,74.1%的国内网民遇到过信息安全问题,因信息安全事件而造成的个人经济损失达196.3 亿元。他表示,当前中国的个人信息安全防护制度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

目前,世界上已有50多个国家(地区)制定了保护个人信息的相关法律,而在我国,虽然2009年《刑法》将泄露个人信息入罪,民法通则中也有关于个人隐私的条例,《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将个人信息受到保护作为消费者的一种权益确认下来,但这些法律对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的规范比较零散。钟天华认为,我国应该完善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的制度体系,推动《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法》的尽快立法。按照“谁经营、谁负责”的原则,对于政府部门、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中介等单位的个人信息保护作出严格规定,全面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对于泄露、倒卖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要依法严厉打击,增加侵害个人信息安全的违法犯罪成本。(特派北京记者尹安学报道)。

有些从事网络方面工作的人并不重视保密工作,其泄密行为给国家安全和个人都来了重大损失。应建立重点岗位人员的特殊保护制度,按岗位分级,掌握网络信息者越核心保密等级越高。据悉,目前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计划中,网络信息安全立法称为网络安全法,孙佑海认为,从实际情况出发,应分立两部法律:一部是保护国家信息安全的网络信息安全法,另一部是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两部法律应规定不同的保护对象、主管机关和法律责任。(记者 汪红)。

——提升网络与信息安全监管能力。完善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基础设施,加强网络与信息安全专业骨干队伍和应急技术支撑队伍建设,提高风险隐患发现、监测预警和突发事件处置能力。加强信息共享和交流平台建设,健全网络与信息安全信息通报机制。加大对网络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完善监管体制,充实监管力量,加强对基础信息网络安全工作的指导和监督管理。倡导行业自律,发挥社会组织和广大网民的监督作用。——加快技术攻关和产业发展。统筹规划,整合力量,进一步加大网络与信息安全技术研发力度,加强对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下一代互联网等方面的信息安全技术研究。继续组织实施信息安全产业化专项,完善有关信息安全政府采购政策措施和管理制度,支持信息安全产业发展。

我国应建立网络信息安全保障制度,着重解决网络数据信息安全的窃密泄密控制问题,应立法明确所有的网站、银行和医院等掌握信息数据的单位,都必须把保护客户信息当成一项铁律,严禁滥用和外泄。日前,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市律协电信法律专业委员会、360网络空间安全战略与法律研究中心等联合召开“信息安全法律论坛”。最高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互联网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孙佑海称,当今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依法推进和保障本国网络安全,中国作为网络大国,应通过完善相关立法和执法,解决网络信息安全存在的重大问题。

二是有利于推动信息安全技术创新。决定草案的审议将有力推动电信运营商在“垃圾短信治理、电子商务平台、防恶意网络攻击”等信息安全领域的技术创新和推广应用。三是有利于推动信息业务服务创新。决定草案不仅提出了对各类信息收集、使用主体的明确规定和要求,也明确了“公民有权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有关信息或者采取其他必要措施予以制止”等监督权,这有利于推动电信运营商提供更加安全的信息业务和服务。徐龙认为,治理网络信息安全需要打好“组合拳”,即加强立法是基础、行业自律是关键、内部管控是重点、社会监督是手段、依法严惩是保障。此次审议决定草案是“组合拳”中最重要的,是促进信息资源“组织有序、安全流动、高效利用”的有力保障,将有效解决“难查源头、难找证据、难咎责任”等网络信息安全保护在实际操作上的突出难题。(记者 许跃芝 李万祥)。

成魔 罗凯元 林文肯

上一篇: 药商茶叶盒塞钱行贿 医院副院长两年后才发现

下一篇: 嫌工资不涨 “内鬼”偷卖自己公司产品换钱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2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