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书苗被控从50多个高铁中标项目收取30余亿中介费


 发布时间:2021-05-09 03:35:00

现年59岁的丁书苗,仅有小学文化水平。然而自从结识刘志军后并为其充当“权力掮客”,丁书苗从一个普通女商人摇身一变成为“高铁一姐”,打造了一个庞大的“黑金帝国”。紧盯铁路运输、高铁生意,丁书苗靠铁路“发家致富”。公诉机关指控,丁书苗先后帮助23家公司中标57个铁路工程项目,中标标的

中新网12月17日电 2014年12月17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北京世纪同程投资有限公司经理侯军霞(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案核心人物丁书苗的女儿)非法经营案一审宣判。侯军霞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8千万元。检方指控,2007年至2010年间,被告人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伙同丁书苗,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方式帮助中标。随后,丁书苗通过铁道部相关人员干预招标,先后为23家投标公司中标了50多个铁路工程项目,非法经营数额1788亿余元。

但是,刘志军、丁书苗敢于设想以金钱开道,寻求省委书记高位,并试图干预继任铁道部长的人选,其狂悖无知固然十足可笑,却也和刘志军任上从不受约束的权力中体会到的快感,和由此产生的权、钱万能的幻觉有着直接的关系。事实上,这种权、钱万能的想象,不仅存在于一度掌权、弄权的刘志军头脑中,即使在从来与权力无缘的普通公众心中,也普遍对其抱持“宁可信其有”的悲观态度。即使事实证明,丁书苗付出500万元代价,却没有对刘志军的“跑官”有任何助益,公众却宁愿相信,如果丁书苗更熟悉官场门径和规则,则刘志军所托的事项,都可以在金钱攻势下实现。刘志军与丁书苗相互勾结、利用,造成国家实际经济损失数十亿元,间接涉及金额则高达1800多亿元。而比这些有形损失更严重的,则是公众由此进一步放大的对权钱勾结的想象空间。实际损失是有限的,但想象却永远无限。有限的实际损失可以受到法律的追究,无限的想象给社会造成的无形伤害,却无法被法律所制裁。贪官可恨,莫过于此。(张天蔚)。

舆论认为,这意味着铁道部系列贪腐案的审理拉开帷幕。一些受访的铁路官员认为,“罗金宝是权钱交易链中的一环,查链条的任一端,都可牵出更多的人”。从司炉到书记罗金宝“敢干、有野心,业务上不一定最好,但为人处世很厉害”上世纪70年代初,罗金宝进入铁路部门,从蒸汽火车头的司炉学徒工做起,自90年代始,历任多处地方铁路分局的局长、书记,案发前官至铁道部正局级干部。1972年,山西临汾铁路分局公安处的张福安和机务段的魏庆民(音)一起去临县招工。

而非法经营获利指控,主要在2007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指使他人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运作的方式帮助中标。随后丁书苗通过刘志军干预招标,先后帮助20多家公司中标57个铁路工程项目,这些项目的中标标的额是1858亿元,丁书苗等人从中收取共计30多亿元的中介费,非法获利20多亿元。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之后,丁书苗点头表示属实。庭审焦点替刘志军办事钱被骗走能否属行贿?丁书苗供述,她和刘志军相识十几年,二人关系非常深厚。

今年4月17日,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从而拉开了刘志军系列案件审判的帷幕。据检察机关针对被告人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的起诉书中称,2007年至2010年间,郑朋等人伙同丁书苗,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方式帮助中标。随后,丁书苗通过铁道部相关人员干预招标,先后为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铁十局、十三局、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等23家投标公司中标了“新建京沪高速铁路土建工程3标段”、“新建贵阳至广州铁路站前工程8标段”等50多个铁路工程项目,非法经营数额1788亿余元。

累计捐款达到4.7亿元,这些捐赠应从违法所得中扣除,不应当继续追缴。公诉人则认为,“捐赠从违法所得中扣除”没有法律依据,是否追缴应当由法庭裁量。1997年丁书苗与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志军相识。此后,刘志军开始帮助丁书苗获取车皮计划。2010年12月24日北京警方将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抓获归案。侯军霞被抓后,供出其背后“推手”是她母亲丁书苗。当晚,丁书苗被北京市公安局监视居住。2011年1月丁书苗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警方控制,其供出幕后“推手”刘志军。2011年6月23日丁书苗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29日,经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批准逮捕。

此案引发刘志军案文化不高,曾经毫无背景的丁书苗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了一个足以影响到政府高层官员的位置上的?有媒体报道说,丁书苗为了获得铁路车皮,曾在丝毫关系都没有的情况下,直接到铁路部门找关系,但屡屡碰壁。丁书苗不死心,蹲在领导宿舍门口,不关门时,她就进去,把领导的袜子、床单、内裤、衬衫、外衣拿出去洗,能洗的全都洗干净。最终,她把领导感动了,获得了车皮。之后,丁书苗一步步结识铁路系统更高级别的人。如果不认识领导,就去结识领导的司机、保姆,总之通过各种途径,放下了尊严后,她总能达到目的。

而对受贿人来说,不需要直接出面也更安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在调研中发现,亲朋好友、专家学者、退休干部是常见的行受贿代理人。其中,最常见的是受贿人的亲朋好友。他们可能并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但与受贿人之间是亲人或者多年好友,彼此信任、放心。行贿人事后也会将好处费交给代理人,即自始至终行贿人与受贿人可能从未谋面。在西城区人民检察院2010年查办的一起案件中,魏某是某机关房管部门的领导,安排自己的朋友王某成立私人公司,利用其主管本单位房屋开发建设的职权,接受一些施工或者房地产企业给予的高额贿款及价值近90万元的汽车一辆,而这些财产均在王某的公司名下。

下午庭审一直没开口的丁书苗此时也向审判长表示,自己是积极捐赠不是逃避查处,也不是为虚名。虽然范增玉一直说帮忙协调关系,但丁书苗认为自己的关系比他多,只是不好驳他面子,所以当范增玉打电话或发短信跟她要钱时,她都照办。公诉机关认为,从捐款统计表上看出,丁书苗对扶贫办的捐款绝大部分都是从2009年开始,也就是从她知道自己可能被调查的时候开始。这些捐款并非出于公益,而是为了逃避责任,树立虚假的正面形象。即便范增玉索贿,但并不影响丁书苗的行为已构成行贿,因为丁在表彰会上发言、刊发慈善事迹等虚假正面形象,等于已获得不正当利益。

葛树峰 守价 滦州

上一篇: 关于加班不给加班费的法律

下一篇: 地方法律法规关于加班费的规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4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