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书苗替刘志军跑官约饭局被骗500万


 发布时间:2021-05-14 09:34:34

明日上午,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涉嫌非法经营罪和行贿罪一案,将在北京市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据悉,今年7月北京市二中院受理此案。丁书苗,案发前是山西省煤炭进出口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现年58岁。据此前媒体报道称,丁书苗小学没毕业,文化不高

而非法经营罪则具有“口袋罪”特征。非法经营罪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是个“口袋罪”的规定,由于“经营”的含义相当宽泛,这个富有弹性的条款尚无立法解释加以限制,从而给司法机关留下较大的自由裁量余地。司法实践中,非法经营罪第四项之规定正越来越多地被援引,作为对刑法没有明文具体规定的有较大社会危害性的非法经营行为定罪的法律依据。也有法律人士认为,此案案情其实与串通投标罪相近,该罪是指投标者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或者投标者与招标者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权益,情节严重的行为。

丁书苗通过铁道部相关人员帮助,先后使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铁十局、十三局、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等23家投标公司中标“向塘至莆田铁路永泰至莆田12标段”、“新建贵阳至广州铁路站前工程8标段”等57个铁路工程项目。起诉书确认,上述铁路工程项目中标标的额共计人民币1858亿余元。为此,丁书苗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的手段从中获取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数额共计人民币20余亿元。被冻结资产足以挽回案件经济损失检方认为,丁书苗的行为涉嫌行贿罪和非法经营罪。

另外,她还曾为家乡的卫生医疗、扶贫、基础设施捐款数千万元。但据检方指控,2009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为达到树立正面形象以逃避有关部门查处的目的,与时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外资项目管理中心主任的范增玉(涉嫌受贿罪已被公诉)商议,由丁书苗向该中心进行捐款,由范增玉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安排在有关表彰会上发言、在有关刊物上刊登慈善事迹等。为此,丁书苗先后38次给予范增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000余万元。“介绍”57个铁路项目“抽头20亿”起诉书显示,2007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伙同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等人,为获取非法经济利益,违反国家规定,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运作的方式帮助中标。

最终,张曙光按照刘志军的指令扩大了高铁大会赞助企业的范围、提高赞助资金数额,将赞助资金1.25亿元转入了高铁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直到昨天,丁书苗说,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办的,只知道钱确实到了公司账上。行事4900万公关费打水漂对于为何要帮丁书苗获取那么多的经济利益,刘志军在供述中说,他有私心,一旦他需要用钱,丁书苗就会为他花钱办事。丁书苗在供述中说,因为刘志军帮他挣了不少钱,“凡是他安排我做的事情,我都尽力去办,花多少钱我也不吝啬。

著名影像艺术家田太权抓拍了这张我两手托腮、眼中含泪的照片。”赵丽华表示,当时饭桌上还有电影《风声》、《东京审判》、电视剧《征服》、《命案十三宗》的导演高群书,著有畅销书《首长秘书》、《红色关系》的官场小说家于卓,原《青年文摘》彩版主编、著名作家周德东及《凤凰生活》杂志副主编邢艺等,他们均能为这张照片的真实性作证。赵丽华说,这张照片一直作为她的博客、微博头像和微信头像。很多杂志报纸对她的采访也是用的这张照片。

丁书苗说,刘志军帮我挣了这么多钱,我为他花多少钱都不吝啬。丁书苗所说的“挣”,其实是刘志军的“存”。铁路工程高达1800多亿元的项目,丁书苗做掮客,从中得手25亿元,凭的是什么?是刘志军想要的“德”——想拿多少拿多少的忠诚。是刘志军想要的“能”——外表厚道、不显山露水、还出手大方摆得平各色人等。刘志军没把这么肥的“生意”交给亲人做,没把这么厚的利益让情人占,由此可见不是一般的精明。据此前的报道,丁书苗是获过“中华慈善奖”的“企业家”,具体捐过多少钱,没有最后定论。

这两种认知都是男权社会的孑遗,其潜台词是,女性是供享乐的“物”,而非有主体性的“人”。男人可以居高临下,用相貌、性格、气质等外在指标来决定女人的“价值”,而不是站在对等的立场上,学会尊重与沟通。男权社会在制度上已基本被颠覆,但其文化依然传承,甚至还有相当的影响力。当人们津津乐道于女明星的绯闻时,为权力任意占有而愤怒时,其实依然是在舔舐着腐朽的价值观,借正义的名义公开意淫。不否认,部分女明星贪慕虚荣、追求物质利益,传递了负能量,但面对权钱的诱惑,又有多少男人能坚持原则?特别是当大环境决定了,不妥协就意味着天空更低、成功更难,又有多少人岿然不动?应警惕这样的误区:以为腐败只是别人的,与己无关,只有部分人腐败,另一部分人则天然正确,将反腐简单化为好人打败恶人,这就低估了腐败文化的影响力,忽略了反腐的长期性与艰巨性。反对腐败,不仅是反对腐败的人,还要反对腐败文化。夸张香艳情节,大搞性别歧视,将剥蚀本已脆弱的道德敏感,将我们推入浑浑噩噩、不讲原则的状态中,如此,则反腐就会蜕变成资源再分配的游戏,长此以往,只能是越反越腐。(蔡辉)。

中标后,丁书苗、胡斌、郑朋等人以收取“中介费”等名义向中标企业或从中标企业分包工程的施工队收取费用,违法所得共计折合人民币30余亿元,其中丁书苗违法所得数额共计折合人民币20余亿元。2004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丁书苗通过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获取了巨额不正当经济利益。为感谢刘志军的帮助,丁书苗采取为刘花钱办事的方式行贿4900万元。2009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通过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外资项目管理中心原主任的范增玉(另案处理)谋取了不正当利益。

骆秋林 事态法 段爱迪

上一篇: 最高检:上半年立案侦查群众身边渎职侵权案4463件

下一篇: 媒体:“点穴式”巡视让反腐更有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