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书苗为帮刘志军被骗4900万 巨款被不法人员骗走


 发布时间:2021-05-14 08:40:59

人们可以公开呼吁对“性贿赂”立法,也可以私下八卦一下新版《红楼梦》,但是当下除了舆论批评和行业自律,还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惩处“潜规则”这种人所不齿的行为。就像白与黑之间总有一个灰色一样,在道德与法律之间也总会有一个真空地带供一些人去游走。法律不能包打天下,包治百病,总要留下一些空间

如果实在缴纳不了,可以分期缴纳,或者用名下的财产(住宅、车辆等)拍卖后缴纳。如果罪犯确实因为客观原因无法一次性缴纳,法院可随时发现随时追缴,只要发现可以追缴的财物,都可以拍卖,但同时也要考虑一些情况,“比如说罪犯有要抚养的婴儿,或因拍卖仅有住宅,造成罪犯家人无法居住”。此前,中国法院系统也曾开出过亿元罚单:黄光裕因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亿元。“股市黑嘴”汪建中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7年罚金1.25亿。今年9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罚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人民币30亿元,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法院开出最大罚单。新京报记者 李宁。

此案引发刘志军案文化不高,曾经毫无背景的丁书苗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了一个足以影响到政府高层官员的位置上的?有媒体报道说,丁书苗为了获得铁路车皮,曾在丝毫关系都没有的情况下,直接到铁路部门找关系,但屡屡碰壁。丁书苗不死心,蹲在领导宿舍门口,不关门时,她就进去,把领导的袜子、床单、内裤、衬衫、外衣拿出去洗,能洗的全都洗干净。最终,她把领导感动了,获得了车皮。之后,丁书苗一步步结识铁路系统更高级别的人。如果不认识领导,就去结识领导的司机、保姆,总之通过各种途径,放下了尊严后,她总能达到目的。

阮齐林教授说,丁书苗被判处25亿罚金,与她非法经营获取的巨额违法所得有直接关系。我国《刑法》第225条规定,构成非法经营罪,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此前,2010年,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三罪并罚获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同案杜鹃被处罚金2亿元、许钟民被处罚金1亿元。该案三人的罚没金额总计11亿元。2011年,汪建中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罚金1.25亿余元。

起诉书显示,2010年12月24日,北京警方将侯军霞抓获归案。侯军霞被抓后,很快供出其背后“推手”,那就是她的母亲丁书苗。2011年初,丁书苗被警方抓获归案。丁书苗归案后,又供出幕后真正的“推手”刘志军。2011年2月,刘志军被双规,至此,这起惊天大案终于案发。检方指控行贿扶贫办主任 成中国慈善名人检方指控,2004年至2011年间,丁书苗通过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死缓),为其和其亲属实际控制的公司获得铁路货物运输计划、获取经营动车组轮对项目公司的股权、运作铁路建设工程项目中标、解决企业经营资金困难等事项提供帮助,获取巨额不正当经济利益。

对于行贿罪指控,辩方对两起指控分别作出了无罪辩护和罪轻辩护。丁书苗没有为自己作辩护。在最后陈述时,她站起身,分别点头向审判席及控辩双方表达了谢意,她重申自己认罪,请法官给她公正判决,对她轻判。她和刘志军的关系起家舍得养官还言听计从据媒体报道,丁书苗的第一桶金来自于铁路运输。当年,为了在山西老家获得铁路车皮,没有人脉的丁书苗直接到铁路部门找关系,但人家看她是农村来的都不搭理。但丁书苗不死心,蹲在领导宿舍门口,不关门时,她就进去,把领导的袜子、床单、内裤、衬衫、外衣拿出去洗,能洗的全都洗干净。

他们皆对案件闭口不谈。一名律师得知记者身份,惊讶地问道:“不是不让通知记者的吗?”据悉,所有参加刘志军系列案件诉讼的辩护律师,都在有关机关签署了保密协议,被要求不得向外界透露案件情况。10时许,庭审开始。记者了解到,昨天审理的非法经营案共有5名被告人,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被列为第四被告人,其余被告人分别是郑朋、胡斌、甘心云、郭英。据报道,上述被告人多是在铁路工程项目招投标过程中,担任“中间人”角色的相关人员。-关键人物丁书苗尚未被公诉目前,刘志军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已被公诉。

2010年3月,丁书苗被有关部门采取边控措施后,躲了一段时间。因招标中介项目无人接洽,丁书苗就安排侯军霞出面料理公司财务,侯军霞因此卷入此案。结果在案发时,侯军霞第一个被抓,那时她的孩子还不满百天。丁书苗案庭审已结束,而丁书苗名下资产的去向,也被高度关注。据记者了解,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女商人如今全部个人财产已被司法机关冻结扣押,其中包括7.95亿余元人民币,23万余美元、223万余欧元、8525万余港元、15万余加元,冻结股票账户9个,冻结房产37套,冻结伯豪瑞庭酒店100%股份和房产337套,扣押汽车16辆,冻结英才会所100%股权、智波公司60%股权,扣押书画、饰品等物品612件。

刘志军受审时,其4起滥用职权犯罪均涉及丁书苗,令丁书苗非法获利30多亿元。从2004年起,刘志军就帮丁书苗“拿车皮”,让丁获利4.1亿元,2007后刘志军在高铁工程中又让丁书苗以招标潜规则牟取暴利。据记者了解,对于令人瞠目的巨额获利,刘志军多年来既不索要,也未直接占有一分钱,更不干涉丁书苗如何花钱,足见其对丁的信任。接触过丁书苗的人说,她爱揽事,办事大气,为人豪爽,善于交际,对人有求必应。刘志军选中丁书苗作为代理人,看上的正是丁书苗的可靠、听话。

据检方指控,2008年11月至2009年11月间,刘琳等人以帮助何洪达疏通关系、获从轻处理为名,虚构自己为办此事花费巨额资金的事实,骗取丁书苗及其女儿侯军霞4000多万元。检方出证称,刘琳此前在侦查机关供述,他曾承诺,可以让何洪达被判处1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且承认拿了4400万和一辆车。但庭审时,他又否认,称自己一直没有承诺能办此事,他找别人办,只是一个传话筒、传钱筒。刘琳在法庭上说,在何洪达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后,丁书苗找到他,称领导对此事很不满意。

旧乡 军乐队 评杯

上一篇: 惯偷出狱不思悔改 操旧业再入狱

下一篇: 建设工程安全文明工地策划方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