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丁书苗等案:扮演“权力掮客” 连央企也低头


 发布时间:2021-05-11 22:31:25

一方面,可以助其变现权力,比如收取“中介费”让企业在项目中中标;另一方面,在必要时也可以金蝉脱壳、断尾逃生,把责任推给“影子傀儡”。内外结合,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权就是你的权,没有固化的契约,更似“心领神会”的合作,让贪腐更隐蔽,也让罪行的认定更为困难。刘志军帮丁书苗及其亲属牟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的关键人物丁书苗,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和行贿罪被检方提起公诉,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于8月下旬受理了此案。据记者了解,丁书苗的非法经营行为是从高铁中标项目中非法提取“中介费”30余亿元。据检方认定,2007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指使中盟世纪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郑朋、江西南昌赣鹏集团原董事长胡斌、道隧集团工程有限公司原董事甘新云以及北京世纪坛医院经济管理办公室原职员郭英以及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方式帮助中标。

当刘志军“大跨度”发展高铁时,丁书苗的生意也进入了高铁领域。丁书苗与刘志军的合作方式是干预招投标。由丁书苗指定相关国有企业,刘志军帮助这些企业中标,丁按照工程标的额1.5%至3.8%的比例收取好处费。刘志军先后干预了50多单铁路工程项目招投标,丁书苗指定的20多家国有企业中标,工程标的额超过1700亿元。丁书苗共得“好处费”24亿余元。此外,丁书苗还成立多家高铁企业,通过刘志军,牟取暴利。2006年时,丁书苗与山西某国有企业合作成立了一个公司,投资高铁轮对项目,丁书苗负责获取铁道部批文。

今年4月17日,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从而拉开了刘志军系列案件审判的帷幕。据检察机关针对被告人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的起诉书中称,2007年至2010年间,郑朋等人伙同丁书苗,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方式帮助中标。随后,丁书苗通过铁道部相关人员干预招标,先后为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铁十局、十三局、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等23家投标公司中标了“新建京沪高速铁路土建工程3标段”、“新建贵阳至广州铁路站前工程8标段”等50多个铁路工程项目,非法经营数额1788亿余元。

刘志军与丁书苗相互勾结、利用,造成国家实际经济损失数十亿元,间接涉及金额则高达1800多亿元。而比这些有形损失更严重的,则是公众由此进一步放大的对权钱勾结的想象空间。有限的实际损失可以受到法律的追究,无限的想象给社会造成的无形伤害,却无法被法律所制裁。贪官可恨,莫过于此。昨天,丁书苗(现名丁羽心)因涉嫌行贿及非法经营罪,在本市二中院出庭受审。这是继刘志军、张曙光之后,原铁道部系列案件中的又一位关键人物的受审。待此案审理完结,刘志军系列案件的轮廓,也就基本完整地呈现在公众面前。

这两种认知都是男权社会的孑遗,其潜台词是,女性是供享乐的“物”,而非有主体性的“人”。男人可以居高临下,用相貌、性格、气质等外在指标来决定女人的“价值”,而不是站在对等的立场上,学会尊重与沟通。男权社会在制度上已基本被颠覆,但其文化依然传承,甚至还有相当的影响力。当人们津津乐道于女明星的绯闻时,为权力任意占有而愤怒时,其实依然是在舔舐着腐朽的价值观,借正义的名义公开意淫。不否认,部分女明星贪慕虚荣、追求物质利益,传递了负能量,但面对权钱的诱惑,又有多少男人能坚持原则?特别是当大环境决定了,不妥协就意味着天空更低、成功更难,又有多少人岿然不动?应警惕这样的误区:以为腐败只是别人的,与己无关,只有部分人腐败,另一部分人则天然正确,将反腐简单化为好人打败恶人,这就低估了腐败文化的影响力,忽略了反腐的长期性与艰巨性。反对腐败,不仅是反对腐败的人,还要反对腐败文化。夸张香艳情节,大搞性别歧视,将剥蚀本已脆弱的道德敏感,将我们推入浑浑噩噩、不讲原则的状态中,如此,则反腐就会蜕变成资源再分配的游戏,长此以往,只能是越反越腐。(蔡辉)。

被告人委托的律师出庭为被告人丁羽心辩护。审判长告知了各方享有的诉讼权利。丁羽心不申请回避。在上午的庭审中,被告人丁羽心就指控其先后两次以花钱办事的方式给予刘志军钱款的事实予以认可,承认为刘办事是为了感谢刘。关于其先后38次给予范增玉财物的事实,丁辩称每次都是范主动找她要的。关于非法经营罪的指控,丁对事实表示认可。11时28分,鉴于丁羽心的身体情况,法庭宣布休庭。下午14时继续开庭。下午13时58分,被告人丁羽心被法警带入法庭。

如果实在缴纳不了,可以分期缴纳,或者用名下的财产(住宅、车辆等)拍卖后缴纳。如果罪犯确实因为客观原因无法一次性缴纳,法院可随时发现随时追缴,只要发现可以追缴的财物,都可以拍卖,但同时也要考虑一些情况,“比如说罪犯有要抚养的婴儿,或因拍卖仅有住宅,造成罪犯家人无法居住”。此前,中国法院系统也曾开出过亿元罚单:黄光裕因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亿元。“股市黑嘴”汪建中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7年罚金1.25亿。今年9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罚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人民币30亿元,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法院开出最大罚单。新京报记者 李宁。

■ 议论风生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涉嫌非法经营罪和行贿罪,日前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丁书苗涉非法经营额1788亿,向刘志军行贿4900万元,名噪一时。这段时间,随着刘志军案深入调查,丁书苗的人生也被一次次梳理盘点。这个没文化、不漂亮的农妇,从贩卖鸡蛋开始,最后做起高铁生意,成为巨富,非法经营额竟达1788亿,这样的发迹史,跨度与幅度都实在太大。现在人们发现,这样的商业“传奇”不是来自市场的力量,而是因为背后有“推手”。

古战场 开庭 王文平

上一篇: 光明新区新湖街道政法办地址

下一篇: 甘肃省8个月查处安全事故隐患66457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