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书苗被罚25亿 创中国个人犯罪财产刑处罚新纪录


 发布时间:2021-05-14 08:57:37

他认为,调查显示,丁给刘志军的4900万元是被诈骗了,这些财物流向是刘某、于某俩人,不是刘志军,也不可能达到行贿目的。丁书苗的做法不应按犯罪处理,即便认定为行贿,也应属于行贿未遂。而且,丁书苗不认识何洪达,如果没有刘志军的授意,丁书苗不可能做此事,所以应是刘志军索贿。但公诉机关认

一方面,可以助其变现权力,比如收取“中介费”让企业在项目中中标;另一方面,在必要时也可以金蝉脱壳、断尾逃生,把责任推给“影子傀儡”。内外结合,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权就是你的权,没有固化的契约,更似“心领神会”的合作,让贪腐更隐蔽,也让罪行的认定更为困难。刘志军帮丁书苗及其亲属牟利近40亿,却仅被控受贿6460多万(其中4900万来自丁书苗),正显示这样的利益结合体,对贪腐行为有着多么巨大的“漂白”功能!在这样的同盟中,“局内人”和“贤外助”成为了一个事实上的利益共同体。

而对受贿人来说,不需要直接出面也更安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在调研中发现,亲朋好友、专家学者、退休干部是常见的行受贿代理人。其中,最常见的是受贿人的亲朋好友。他们可能并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但与受贿人之间是亲人或者多年好友,彼此信任、放心。行贿人事后也会将好处费交给代理人,即自始至终行贿人与受贿人可能从未谋面。在西城区人民检察院2010年查办的一起案件中,魏某是某机关房管部门的领导,安排自己的朋友王某成立私人公司,利用其主管本单位房屋开发建设的职权,接受一些施工或者房地产企业给予的高额贿款及价值近90万元的汽车一辆,而这些财产均在王某的公司名下。

记者昨天获悉,继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案审结宣判、亲信张曙光案被公诉后,该案涉及的另一关键人物丁书苗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和行贿罪也被提起公诉。市第二中级法院于8月下旬受理了此案,开庭日期目前还未确定。据了解,丁书苗被控从高铁中标项目中非法提取“中介费”30余亿元。据检方认定,2007年至2010年间,丁书苗指使中盟世纪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郑朋、江西南昌赣鹏集团原董事长胡斌、道隧集团工程有限公司原董事甘新云以及北京世纪坛医院经济管理办公室原职员郭英以及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方式帮助中标。

2008年到2010年,刘志军为了能够到地方任职,让她找关系为其创造条件。丁书苗说,她实际支付了500万元却找错了人,但事后,她曾告诉刘志军,自己为此事花了1000万。她说:“花钱办事,就是为了对刘志军进行回报。”获利通过她递条子很灵光丁书苗通过刘志军获取的利益,绝大部分都是通过有偿运作的方式帮企业中标,以获取巨额中介费。丁书苗的辩护律师当庭总结这个模式:即投标人通过中间人找到丁书苗,将投标企业想中标的意思传递给丁书苗,丁书苗写条子递给刘志军,刘志军打招呼让投标的企业中标,企业给中间人中介费,中间人再分给丁书苗。

如果换一个人,拥有高大上的出身和学历,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瞠目结舌。丁书苗的犯罪行为和违法所得,和她的学历有什么关系呢?说到底,丁书苗是官商勾结的一个典型标本,而官商勾结的本质是权力腐败。也就是说,腐败的权力才是丁书苗的违法根源,正是依附垄断权力,才构建了她黑色的财富帝国。真正值得关心的是这场官商勾结中的权力腐败问题,而不是丁书苗的学历。很大程度上,丁书苗现象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丁书苗1955年出生于山西晋城市沁水一个偏僻山村,早年丧母,家境贫寒,其学历之低并不难以理解,但这也并不影响她具有“投机倒把”的经济头脑和商业意识。

丁书苗看中了刘氏手中之权,而刘氏则相中了丁书苗的听话、闷声发大财的行事风格。于是两者一拍即合,共同掀起了中国铁路腐败的惊涛骇浪。继去年6月9日刘志军被法院一审判处死缓、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之后,丁书苗今日亦迎来“人财两空”之结局。刘志军被判,震慑的是大大小小的贪腐老虎及苍蝇,为普天下所有手握权力者敲响了警钟。丁书苗遭此下场,意义和影响同样深远——这对当下某些地方存在的“权力掮客”“权商结盟”现象是一种严厉整肃,对那些投机取巧、爱搭权力便车走权力捷径的厚黑商人更是一记当头棒喝。

辰龙 一模 岳伟

上一篇: 建设工程项目施工工地安全文明标准化评价办法

下一篇: 甘肃“倒霉新郎”领证后“丢”妻 再婚成难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3.02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