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网络舆情2016年第21期6


 发布时间:2020-09-20 14:54:10

结果显示,71.3%的网民关注呼格案问责的进展,相关词频达1164次。其中,46.9%的网民对内蒙古自治区公检法全面调查追责点赞,并督促“及早惩治炮制冤案的‘凶手’”。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的网民表示,“支持严查办案者!给呼格家一个交代,给法律一个交代,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给后人

在上述时间段内,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2000条网民观点统计显示,网民质疑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一是对警方“伤痕是被鱼吃造成”的结论存疑。91.8%的网民明确表示不相信这一结论(部分舆情并未针对上述结论发表观点——记者注)。据媒体报道,“鱼吃人”说法已被鱼塘负责人否定。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显示,“食人鱼”及相关同义词频出现718次,网民将其用于反问质疑。二是对警方的“半夜释放”一举存疑。据报道,普洱城北派出所教导员刀向荣回应称,5月13日晚上11时许,派出所接到行拘所电话称,夏文金行为举止反常,在晚上8时许掐同监室其他人脖子、殴打他人。

看似皆大欢喜的呼格吉勒图案(以下简称“呼格案”),却不那么一帆风顺。呼格案公检法办案人员全部接受调查、呼格案部分参与办案人员名单曝光、呼格案真凶赵志红曾写偿命申请为其喊冤……12月16日,随着众多媒体的推动,网民言论已不局限于点“赞”和点“烛”。46.9%网民对公检法调查追责点赞16日的舆情,随着媒体的持续追踪不断变化。其中呼格的弟弟那句,“(办错案的人)我都不会原谅他们!”引发了网络的共鸣。从12月15日19时至16日19时,中青舆情监测室随机抽样了2000条与“呼格案再审宣判”相关的网民观点(已合并转发信息、删除无观点信息,部分网民意见含多个观点,故意见总数大于100%——记者注)。

(2)对司法公信力的损害。“没有程序正义就没有实体正义”,而诉讼注重的是法律事实而非客观事实,因此,在诉讼中所再现的只是法律意义上的事实,而非原始状态的实际事实。审判上所能达到的只能是形式真实,而不可能是事实真实。网络舆论则偏重于追求事实真相,即结果的真实。当网络媒体对某个案件大肆制造舆论,调动起社会大众的情绪,形成强大的社会公意合流时,就会对法院审判形成巨大冲击,实际上就把庭审和法官推向了社会的对立面。网络舆论对于案件的强势、主观的报道和宣传实际上是对案件的“预审”,“预审”的出现将施加巨大的压力让司法屈从于舆论,从而加剧司法判决与法律准则之间的背离,也进一步削弱司法的公信力,加剧司法权的边缘化。

舆情为这一事件发声,实际是为了城镇化过程中诸多老百姓被“动”的“奶酪”。“正能量价值观”保卫战为什么网民会发起“烈士”头衔的网络保卫战?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网民对“烈士”捍卫甚急,深层的社会原因,是改革开放大潮冲刷下,复杂的社会现象导致了一些价值观的混乱。在提及“烈士”关键词的相关争议中,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显示,21.5%网民提到了近年来一些固有词汇的异化:“比如有的专家成了‘砖家’,有的教授成了‘叫兽’。

建立舆情规律的处置机制。要加强舆论引导力,有效实现网络意见均衡。(2)主动应对舆论环境。要注重舆论引导,既坚持积极的正面引导,又不断提高审判工作的透明度,努力实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三者的有机统一。强化司法和执法活动的公开和透明,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满足媒体报道权、监督权。要打造沟通平台。要精心打造法院网站,积极了解民意、传达民意、疏导民意和吸纳民意。凡是可以公开的司法信息,均在网上发布。把法院网站建成本辖区内网民信赖、喜闻乐见的网络媒体,为司法网络舆论引导提供强有力的发力平台。

报道再次澄清,网上回复内容确实是乐山市市中区宣传部门的官方回应。人民网还动用官方微博@求真栏目进行辟谣,引来包括@乐山同城会在内的较多微博转评。与此同时,该报道被新华网、新民网、四川新闻网等多家媒体广泛转载,取得了积极正面的传播效果。在四川新闻网麻辣社区也有网友转发了该文章,短时间内被点击700多次。有网友评论说,任何信息在官方未证实之前都不能完全相信。至此,四川乐山这起沸沸扬扬的“警察打死流浪儿”事件终于拉下帷幕,舆情不断降温。

“信息回应过于被动,且回应方式缺乏针对性,内容缺乏一致性也是涉警涉法事件舆情回应中存在的问题。”蓝皮书称,从信息回应来看,虽有2011年年初的微博打拐事件中,以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的微博回应——“对每一条线索,公安部打拐办都会部署核查”——给予了公众极大信心,之后各地公安部门也纷纷响应,对网民们的打拐热情予以积极回应,但遗憾的是,还有一些舆情事件,涉事主体并无主动回应。需建长效应对机制“通过对涉法涉警机构舆情应对中的问题分析,我们发现,引爆危机舆情的原因往往是多方面综合能力不足的结果。

在调查中,有36.7%的网民直接将尚未复查的聂树斌案以“冤案”等词语形容。“冤屈”等相关词语的词频,在2000条样本中,高达515次。正如网民“兔嘟嘟在跑步”的言论:“冤案,(聂树斌)被冤枉,太无辜啦。”在这些意见中,网民多以“法院为何对一案两凶置之不理”、“9年迟迟不公开调查结果”、“不公开卷宗”等作为判断此案是否有“冤情”的依据。中青舆情监测室分析认为,这些依据给公众留下的共同印象是,试图以捂盖子的方式,对舆情“冷处理”。

其次,有没有必要实行“持证上岗”?网络舆情分析师,无疑是新生事物,但并非具有管理、监督甚至执法的职能,也不同于证券市场上的股票分析师,参与市场投资决策。特别是网络舆情分析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每个人都有分析和表达观点意见的权利,如果非要推行“持证上岗”,特别是强制推行,似乎有些权力垄断。事实上,网络舆情分析,主要跟每个人的经历、见识、经验和接受新知识的能力素质等综合因素有关,如果将分析师培训成一个模式,还要“持证上岗”,显然遏制了舆情分析的多元和个性。

亚士 圈养 张熊飞

上一篇: 西安公安户政副处长五楼坠亡 官方称与职务无关

下一篇: 西安市市政法2017号37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