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行贿多行贿罪少的现象得改改了


 发布时间:2021-03-06 09:48:03

今年20多名能源领域官员和国企高管落马今年9月24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刘铁男受贿案。在整个庭审中,刘铁男对检方的多项指控均未持异议,并多次强调,“此起犯罪是我主动坦白交代的。”在法庭上,刘铁男为自己的堕落痛哭流涕,现在每天他都生活在沉痛的忏悔和自责中。在最后的自

其间,刘德成未实际到岗上班,挂名领取薪金共计人民币121.3060万元。刘铁男对此知情。第五项,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逸集团”)董事长邱建林的请托,为恒逸集团出资成立的浙江逸盛石化有限公司、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的相关PTA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和获准开展前期工作提供了帮助。刘铁男收受邱建林给予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649.4627万元。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告诉北青报记者,通常中央纪委调查后,会根据相关规定给予被查官员党纪政纪处分,构成犯罪的移交最高检,最高检会依法把案件指定给某省检察院。根据最高检网站消息,刘铁男、童名谦是在经最高检侦查终结后,经依法指定管辖,分别由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洪道德说,中央纪委移交最高检的案件不一定都是由最高检进行侦查,有时也会由省一级检察院进行立案侦查,在侦查终结后,再向同级法院提起公诉。记者 刘一 潘璠。

靠贪婪装点起来的“潇洒”人生,就像浪尖上的一片枯叶——沉浮只是瞬间的事情。以爱为轴,以贪为半径,更是只能圈出罪恶的牢垣。有着“高铁一姐”之称的山西女商人丁羽心及其女儿侯军霞双双一审获刑,就是最好的诠释。12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北京世纪同程投资有限公司经理侯军霞,即丁羽心之女非法经营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8000万元。

其中包括对方为刘德成购买的北京市郊别墅、保时捷轿车,为刘铁男装修房屋等。此外,起诉书指控,2002年,刘铁男为南山集团新型铝合金项目通过国家计委备案提供了帮助,并两次收受宋作文给予的人民币共计4万元;2005年,刘铁男为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PX项目通过发展改革委工业司核准提供了帮助。随后,中金石化董事长孙永根出资人民币33万余元为刘德成购买尼桑牌天籁轿车一辆,刘铁男对此知情。廊坊市中院发布的消息同时显示,刘德成已被另案处理。

一个招呼价值连城,足以说明刘铁男手中掌握的权力有多大。国家发改委下属有28个“职能机构”,还掌管着国家能源局、国家粮食局两个副部级单位。国家发改委的权力范围覆盖了规划、监管、审批三大块。据统计,从2012年4月19日到2013年3月21日,发改委审批或核准了近1500个项目(含同类项目)。手里有着面广量重的实权,刘铁男自然成为许多人得罪不起的人物,他的招呼一般人不敢不听,使他的话成了令箭和通行证。他接受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的请托,给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罗建川打个招呼,南山集团的下属公司就搞定了中国铝业下属公司的3万吨氧化铝购销合同;他向一家汽车企业打个招呼,就有人能拿到这家企业4S店的项目……尽管打招呼轻而易举,其分量却重达千斤(金)。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因涉嫌受贿3558余万元日前公开受审。其中一个细节引人关注: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国有控股企业广汽集团安排刘铁男之子吃空饷、收股份,未到岗挂名领取薪金就有121.306万元。盘点近年来落马官员的犯罪事实,安排妻子、子女、兄弟乃至情妇向国企“塞人”的不在少数。在国有企业公开招聘“一岗难求”的今天,“影子员工”是如何顺利进入国企的?这些国企为腐败官员又付出了多少“不能说”的代价?落马官员频频“塞人”,谁在国企“吃空饷”?一方是长期在发改委工业司等岗位任职的“审批要员”,一方是国内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之一的广汽集团……在任职期间,借助为其子刘德成谋划“吃空饷”,刘铁男与国有企业结成了一条特殊的利益链。

刘铁男昨在法庭上 供图/新华十八大后首个被中央纪委“双开”的省部级官员被判无期。昨天上午,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对刘铁男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2年至2012年,刘铁男在担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司司长、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南山集团有限公司、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及个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上述公司或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

庭审中,刘铁男主动交代,曾收受宋作文的款项754万元。然而,目前包括宋作文在内的一些行贿者却“安然无恙”。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或是因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规定,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有证据表明,宋作文等人均向检方提供了证言。尽管对宋作文等人免予处罚有法律依据,但公众却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事实上,这种“重受贿而轻行贿”的现象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广泛存在,相关案例有很多。虽然1999年最高检就制定了《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明确行贿数额达1万元以上的可以构成犯罪。

孙思艺 苯二胺 信谣

上一篇: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点

下一篇: 司机酒驾拒缴通行费 强行闯杆殴打工作人员获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