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犯受贿罪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发布时间:2021-03-05 15:02:11

甚至,他利用其子刘德成收受商人的贿金,唱起“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的“父子二人转”。判决书显示,在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通过刘德成收受的达到3400余万元。在采访中,刘铁男表示,这样做只是“想多帮帮儿子”。刘铁男案一审宣判后,中纪委网站就该案件连发3篇文章,透

特别是纪检体制改革后,纪检部门一旦发现涉案人员有犯罪事实,就会把案件移交给检察机关,“如果移交的大案要案过多,原有的反贪总局肯定难以承担现有的反贪任务,所以必须对原有机构和人员构成进行调整,提高办案效率。”这次改革的主要特点是整合力量、优化职能,从有利于最高人民检察院集中精力直接查办大案要案,有利于强化对下业务的集中统一领导和指导,有利于破除制约办案工作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出发,成立新的反贪总局。社会公众对于成立新反贪总局普遍持支持态度。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杨伟东表示:“新的反贪总局从级别上强化了反贪部门的地位,有利于增强其开展反腐工作的独立性,并在反腐败工作中起到中枢、主导作用,有效协调各部门反腐力量,加强联动,形成合力。”庄德水则认为,新的反贪总局将更好地适应反腐形势,减少日常性的行政事务,强化其办大案要案职能,“反贪总局原来指导办理大案要案的情况较多,今后将会向主动查处大案要案转变。”记者 彭 波。

无论是刘铁男一案行贿者“安然无恙”,还是“重受贿而轻行贿”受到舆论质疑,都提示有关方面尽快完善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不给行贿者逃脱法律惩罚的机会。事涉刘铁男一案的前“山东首富”宋作文,近日出现在公众面前。国庆假期期间,宋作文在山东烟台出席了龙口市第三届孝德文化节并致辞。同时,从公开渠道来看,涉及刘铁男一案的多家企业负责人,目前也基本“安然无恙”。(10月9日《新京报》)涉及刘铁男案的多位企业负责人,基本上都属于行贿者。

刘德成告诉办案人员:“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孟子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修身齐家”是“治国平天下”的基础。“亲缘腐败”的泛滥成灾,也充分证明了领导干部家庭里良好的家风必不可少。从刘铁男之子刘德成、郭永祥之子郭连星、蒋洁敏之子蒋峰,我们看到了各种版本的“坑爹没商量”现象。追寻这种现象的根源,便是这些高级领导们别样的“护犊情深”。

权力无制约难免被滥用有舆论认为,行政审批已经成为我国社会的一个“腐败源”了。人们在唏嘘的同时,不禁要问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西安交通大学廉政研究所副所长李景平教授认为,体制性原因容易导致审批腐败,“权力太集中,审批权和监管权没有分开”。他指出,行政审批体制机制不健全,欠缺对审批权力的制衡机制,造成了权力的集中垄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用孟德斯鸠的一句经典话语概括审批腐败原因:“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

忏悔“像鞭子抽打我的灵魂”刘铁男在最后陈述时,用“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灵魂”,来形容自己在立案、侦查阶段,接受办案人员讯问时的感受。“可以坦率地跟大家讲,我始终都处在沉痛地忏悔和自责中。”刘铁男说,通过我犯罪事实来教育更多的同志们别走这条路。有的同志要悬崖勒马,有的同志要引以为戒,因为我给组织造成这么多的损失,我没有脸面也不应该再为自己做辩护,在此我愿意接受神圣的法律给我的任何制裁!痛哭“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我每每看到起诉书,都在反问我自己,这是我吗?怎么会到今天?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在最后陈述时,刘铁男连续四个反问后,情绪失控痛哭流涕,承认自己对违法违纪存在侥幸或者明知故犯。

焦庄 郭华伟 红春香

上一篇: "项目经理"借钱称承包工地 洗脚妹轻信被骗10万

下一篇: 湖南16岁少女在福州失联三天 至今杳无音信(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