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行贿刘铁男“无恙”是法律“染疾”?


 发布时间:2021-03-04 05:39:34

庭审从上午8点30分开始,持续到下午3点42分,刘铁男在最后陈述时痛哭流涕,表示认罪,称从被立案侦查至今的十几个月里,每天都生活在忏悔和自责中,并提出自己在纪委立案审查时,为了戴罪立功,结合自己的亲身体会,写了一份如何防止腐败的建议材料,提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审批权应该大量下放到

但问题是为什么有了这样一个并不算错的一个动力,却如今有了一个非常错的结局。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专家,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高先生,您怎么看?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高波:我想正如我们很多的观察者所看到的,那么我们的很多贪官,他的人生往往经过了这么三个阶段。首先是一个可能比较悲惨的童年,然后是一个上进的拼搏的一个青年和中年,最后可能是一个痛悔交加的晚年。您刚才谈到,刘铁男他在自己的小时候不仅如人意的家庭出生,和家庭环境的这样一种动力、动机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讲,那么所谓的“欲望”或者说“梦想”,它可能和理性一样,是我们的社会个体,甚至是我们这个社会不断向前进的两种力量或者说是两个车轮,但是如何保证它不会失控,要有方向盘,什么是这个方向盘呢,我想就是法治。

从签字上看,“现在的刘铁男已经不是过去的刘铁男了。”李连成告诉记者,虽然刘铁男心态已经发生变化,但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之初,他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自己是因为被举报而接受调查,自己的问题很简单、不严重,也就是一般的以权谋私或者违纪问题。检察机关侦查发现,2005年下半年,刘铁男利用自己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的请托,以给中国铝业公司党组成员、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罗建川打招呼的方式,为南山集团下属的山东南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铝业公司下属的山东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3万吨氧化铝购销合同提供了帮助。

2002年上半年,为了拉近与时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刘铁男的关系,使自己企业申报的铝合金项目获得支持,宋某通过他人请刘铁男一起吃饭。饭后,宋某递给刘铁男一个袋子,说:“这次来也没带什么东西,给你买了件衣服。”刘铁男推辞了一下,见袋子里放的是个衬衫,就拎着袋子上车了。回到家打开盒子一看,衣服里面夹着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两万元钱。“当时想退回去,但还是心存侥幸”。尽管这笔钱让刘铁男“收得哆里哆嗦”,却向行贿人发出了一个明确信号:此人可攻。

专家:对刘铁男的判决属于量刑适中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这一判决在量刑上是适当的。刘铁男的行为侵害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且涉案金额巨大,应依法惩处。案发后赃款、赃物全部追缴,控制了腐败行为造成的间接损失,这一情况法院也考虑到了。据新华社- 揭秘刘德成:父亲教育我“要会走捷径”昨日下午,中纪委官网刊文《欲望尽头是毁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件警示录》,其中披露了刘铁男腐败案件的诸多细节。

这是一审宣判后,法警给薄熙来戴上戒具检察官讯问李长轩刘家坤和情妇赵晓莉一同受审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安徽省庐江县原政法委书记一人受贿牵出50人严惩“裸官”贪腐1.薄熙来案:官方微博及时发布庭审情况2013年10月25日上午,山东省高级法院对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无期徒刑的原判。2013年9月22日,济南市中级法院审理认定,薄熙来受贿人民币2044万余元,贪污人民币500万元,滥用职权情节特别严重,对薄熙来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刘铁男的教诲在儿子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让他找到了一条最便捷的成功之路,这就是利用父亲职务的影响力、手中的权力攫取金钱。于是,随着刘铁男官越做越大,刘德成钱越挣越多。欲壑难填终成空。对于父子二人的悲剧,与其说“儿子坑爹”,不如说父亲“坑”了儿子。(来源:新华网)。

公诉人提供的证据显示,南山集团的新型合金材料项目开始没有通过国家计委的备案,刘铁男接受宋作文的请托后提供帮助,使该项目通过了备案。被告人和其辩护人对此组指控相关证据均未提出异议,但认为该起犯罪是被告人主动交代的。刘铁男回应收受4万元:这么小的项目到不了我那儿对于公诉人出示的刘铁男收受4万元,受南山集团宋作文请托为该集团新型合金材料项目通过国家计委的备案提供帮助一事,刘铁男表示,“记不清了,这么小的项目到不了我那儿。

高招3:权晓辉式“洗白上岸”不少官员不仅跟“亲缘团”一起发财,还借助“亲缘团”“洗白上岸”。比如去年底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儋州原市委秘书长权晓辉。权晓辉的弟弟权保民是他的“代言人”之一,跟人合伙开了一家投资顾问公司。权晓辉把工程项目发给该顾问公司,并提价。比如三亚“天阔广场”拆迁项目,拆迁服务费提高到980万元。敛得的巨额财富,权晓辉都转到了三亚的三个农场。这三个农场,是他从2000到2012年12年间,用亲友名义陆续开的,专门负责接手他的“八方来财”。

黄龙县 尹治湘 计策

上一篇: 关于法律的历史发展的影响吗

下一篇: 五四宪法的历史意义的文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8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