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老虎不在大小 权力必须入笼


 发布时间:2021-03-09 19:10:09

随后,中央纪委称童名谦不正确履行职责,对衡阳市人大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前后暴露出的贿选问题,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严肃查处,导致发生严重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违纪违法案件,依据相关规定给予童名谦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不久后,中央纪委透露,童名谦

国家能源局自原局长刘铁男落马以来,陆续有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司司长王骏、电力司副司长梁波五人被查,可见沦陷面积之大。其中至少2人涉案金额过亿元,又可见腐败之重。刘铁男与其五个伙伴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每个人都掌握能源领域一个方面的审批大权。去年贵州凯里市市长洪金洲被查,有报道说,洪为国电清江发电厂项目获批,曾代表受益方向刘铁男行贿逾百万元。而据业内知情人士分析,一方面局长司长们“不做工作不批”,另一方面老板们“几个亿都愿送”,权钱交易等于干柴烈火。

除了虚假贸易外,刘德成的敛财方式多样:开办空壳公司,空手套白狼;通过“关联交易”,收受巨额钱款;通过挂名领薪、入股分红、索要车辆等收受钱物,还大量收受礼品礼金。就这样,刘德成在刘铁男的“帮助”下,获取巨额财富易如反掌,而这些财富又催生和加剧了他的堕落。刘德成告诉办案人员:“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认为走正路太艰辛的刘铁男,不仅将走“捷径”当做自己的人生目标,还教会了儿子想方设法走“捷径”。

庭审中,刘铁男主动交代,曾收受宋作文的款项754万元。然而,目前包括宋作文在内的一些行贿者却“安然无恙”。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或是因为《刑法》第三百九十条规定,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有证据表明,宋作文等人均向检方提供了证言。尽管对宋作文等人免予处罚有法律依据,但公众却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事实上,这种“重受贿而轻行贿”的现象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广泛存在,相关案例有很多。虽然1999年最高检就制定了《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明确行贿数额达1万元以上的可以构成犯罪。

就公众的心理预期看,行贿者能否减轻或免除处罚,或许还应跟行贿数额、“主动交代”的具体情节之间形成关联,不能只要是主动交代了就能免责。在实践中,涉嫌行贿700多万元,却被免予刑事处罚的其实不多见。但这依附在司法机关的自由裁量空间上。它们既可以选择减免处罚,也可以选择既不减轻也不免除处罚,而在减轻处罚时又不受《刑法修正案(八)》中关于量刑幅度的限制,导致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十分突出,甚至给人为暗箱操作留下巨大空间。

他梦想退休后过自在舒适、随心所欲的生活,幻想能够到世界各地去游玩……“围猎”三部曲生贪念“交朋友”“吃朋友”梳理近年来一些官员落马后的犯罪事实可以发现,不仅是“老虎级”贪官存在“朋友圈腐败”问题,一些基层官员也难以摆脱被“围猎”的命运。一些落马的副县长、基层官员长期在某一领域经营,形成小利益集团。有的官员无论走到哪里,屁股后面总跟着一批工程队,发现案件线索时,往往“一查一窝、一挖一串”。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屈湘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告诉北青报记者,通常中央纪委调查后,会根据相关规定给予被查官员党纪政纪处分,构成犯罪的移交最高检,最高检会依法把案件指定给某省检察院。根据最高检网站消息,刘铁男、童名谦是在经最高检侦查终结后,经依法指定管辖,分别由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和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洪道德说,中央纪委移交最高检的案件不一定都是由最高检进行侦查,有时也会由省一级检察院进行立案侦查,在侦查终结后,再向同级法院提起公诉。记者 刘一 潘璠。

若要杜绝审批腐败,远非换一批“好人”掌权就行,需要持续抓作风、捉蠹虫,更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制度建设来根治问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已由河北廊坊市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的内部通报,刘铁男涉案金额超过1.4亿元,其中受贿过千万元。公诉和审判,对于腐败分子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关键的问题是,法办那些腐败官员之后,我们怎么办?去年8月,中央主要领导人在河北曾举例刘铁男案说:“建章立制非常重要,要把笼子扎结实,牛栏关猫是关不住的。

同时接受判决的,还有其丈夫林永安、弟媳林小雁、弟弟李启明、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谭庆中等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年6个月到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宣判后,李启红当庭哭喊,“今天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天”。《法制日报》记者曾采访过时任市长的李启红,当时的她意气风发,被人评价为“务实能干”。但是,在2011年4月6日的法庭上,这位曾经的女市长却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对这起案件,《法制日报》也曾经作过详细报道:李启红的落马源于一起股票内幕交易案,她与她的家族成员利用掌握的上市公司的内幕消息,在短短3个月时间里狂搂了近2000万元人民币。

此外,随着高科技的运用和法律意识的提高,职务犯罪手段越来越隐蔽,犯罪形式越来越多元,犯罪主体反侦查能力越来越强,这些都给反贪总局直接办案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因此,一些本应由最高检反贪总局直接查办的案件,由于种种原因,最终由最高检指定侦查能力较强的省级检察机关侦办。比如吉林检察院就曾经侦办过上海社保案、李达球案等,山东检察院侦办过倪发科案、季建业案等。有人甚至说,“在查办高官贪腐案件中,反贪总局扮演的一般是个后勤部‘文员’类角色。

三桥村 黄龙县 谢慧玲

上一篇: 绝非单纯找“替身”:“后劳教时代”的废与立

下一篇: 儿子与邻居吵架被父亲责骂 两巴掌打死七旬老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