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刘铁男之子参与受贿:如此拼爹必然坑爹


 发布时间:2021-02-26 06:26:55

一方面,聘请律师能帮助犯罪嫌疑人弄清事实和厘定法律关系,可能帮助犯罪嫌疑人得到从轻、减轻的处罚;另一方面,聘请律师是犯罪嫌疑人的法定权利,律师为犯罪嫌疑人辩护不存在与政府对抗的问题。但是,这样简单的问题,在一些高官眼中,却是一团浆糊。刘铁男如此想法并非孤例,刘志军也不愿自行委托辩

”但去年以来,这种情况得到了明显改善。最高检反贪总局局长徐进辉披露:“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直接组织指挥查办了中央机关一批工作人员涉嫌贪污贿赂犯罪案件,其中包括社会广泛关注的国家发改委系列案件和中央电视台系列案件等。”尤其是国家发改委系列窝案,反贪总局共立案查办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价格司司长刘振秋等12名局级干部,涉案金额超过千万元的有6人,其中在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家中搜查发现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2007年初,就在刘德成通过虚假贸易获利825万元后不久,邱某与刘铁男见面时提到刘德成这阵赚了一些钱,正要说具体情况时,刘铁男一摆手:“生意上的这些事不要和我说。”“我就是要让刘铁男知道,我给他们父子送了多少钱和好处,要是他不知道,我不就白送了吗?”邱某说。后来,邱某多次要告诉刘铁男与刘德成生意上的细节,但都被刘铁男制止。当然,被刘铁男制止过的对象绝非邱某一个人。一面请私企老板带着自己儿子“学做生意”;另一面又对有求于自己的企业刻意保持距离,甚至故意拖延请托事项的办理,还大谈什么要遵纪守法。

廊坊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2013年,中共中央纪委对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刘铁男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经查,刘铁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及其亲属收受巨额钱物;违规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收受礼金礼品;道德败坏。

而我们的能源管理缺乏一种“问题意识”,个别官员上心的是审批职能,而替国家和人民“守夜”职能实际上成了鸡肋。要防止刘铁男式悲剧重演,必须在取消、减少和下放审批事项上下工夫,使政府职能转变取得实质进展。脱胎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全能政府”,很多官员不仅受到审批权“含金量”的巨大诱惑,而且有着审批的惯性思维。要转变政府职能,不仅要解放思想,而且得舍得实实在在的既得利益。若要杜绝审批腐败,远非换一批“好人”掌权就行,也不仅仅是抓作风、捉蠹虫就能根治问题。一些重要审批机构的主要职能是什么,有关方面应当研究透彻,重新科学定位。一个可能的方向是,其机构设置以解决“问题”为中心,而不是以“审批”为中心。对于经济领域的行政审批,自然不能一概否定,但不妨大幅度压缩。同时设立平行的听证和申诉机构,对审批权进行有效监督与制造制衡,避免一个机构或者几个人拖着不办或说了算。

”也就是说,若行贿者“主动交待”或者“揭发有功”,被减免处罚未必就不可能。但即使最终的结果是免除处罚,结果也该由司法机关公开宣告,有法律文书的记载,形成受贿与行贿一对一的信息公开机制。本质上,减轻或免除行贿人刑事责任,是处刑上的宽大,对此的司法考量必须经得起公开。也就是说,那些涉事商人究竟是没有提出“请托事项”不符合行贿罪的构成要件,还是适用特别自首制度被免予刑事处罚,抑或是正在处理过程中,都应该向外界公布,满足公众的知情权与监督权。

滥用审批权根本原因在于监督制约不到位2013年12月31日,最高检对刘铁男受贿案侦查终结后,经依法指定管辖,将案件移送河北省廊坊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担任刘铁男受贿案第一公诉人的王金国告诉记者,刘铁男受贿案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正常的市场经营行为与权钱交易的受贿行为相互交织,罪与非罪、个人犯罪与共同犯罪相互交织,刘铁男在主观故意上明知和不明知、具体明知和概括明知相互交织。为了确保办案质量,公诉团队严格按照刑诉法的要求,全面、细致审查证据,对案件的受贿形式、共同犯罪、办案程序等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对相对薄弱的证据材料及时补强。

其中,2000年10月,朱天晓送给季建业喻继高画作“瑞雪”图一幅,价值人民币3万元。2010年春节前,朱天晓到季建业家中祝贺季建业调任南京市市长,并送给季建业现金20万元人民币。根据判决书,季建业的哥哥季建平、弟弟季建农均涉及受贿情节。从轻处罚 主动交代部分犯罪事实法院认为,季建业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本人职务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本人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对被告人季建业应依法予以惩处。

“与其说是腐败,不如说是国企改革还不到位。”他建议,国企特别是大型央企的招聘可借鉴公务员考试,对招考成绩进行公示,让社会参与监督。“近年来查处的案件中,利用职务之便介绍特定关系人参加工作,薪酬明显畸高的现象正在增加。”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经济刑法研究所所长孙国祥认为,这是当前我国查处新型贿赂犯罪定罪中面临的法律空白。2001年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内部人事、劳动、分配制度改革的意见》就明确,要建立职工择优录用、能进能出的用工制度。专家认为,举贤不避亲,但需防范利益交换。对借安排官员子女、亲友工作,构成利益回报的行为,应认定为行贿,对行贿人从严追责。(记者杜放、程士华、陶冶)。

虽然当时人在国外访问,但刘铁男属下的国家能源局官方机构,还是作出了刘铁男本人知情、举报内容“纯属污蔑造谣”的辟谣,并表示“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事后证明,刘铁男与国家能源局的反扑舆论,恰恰本身才是一场“官谣”。刘铁男很快落马,民众看尽了笑话。一年过后,刘铁男从死不认账要抓人,到积极为纪检部门出谋划策做“指导”,态度转变之快,与他失去自由之后真正触及了灵魂,有着必然的条件处境关系。

小金库 陶城 钢琴演奏

上一篇: 四川省综治办正县级调研员张涛

下一篇: 做学习的主人道德与法治教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3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