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公路建设的有关法律法规


 发布时间:2020-09-20 23:13:27

其余8名被告犯妨害公务罪,分别获有期徒刑两年零两个月至一年零八个月不等。9名被告人共同赔偿原告人丧葬等费用9.77万元。法院的依据是被告人赵宏胜等9人是为了逃避高速路收费共同预谋冲卡,在大水桥收费站口集结之后进行分工,并遮挡了车辆号牌。被告人王军、王生等人下车对收费站工作人员进行

现在这种做法,却演变成了政府收取罚款,和治超人员收取若干笔费用,难道治超是为了政府拿钱,同时让工作人员顺带也“敲一笔”?如果这样的问题得不到解决,那整个治超简直应该取缔,因为这不仅治不了超,而且培养出一支“拦路抢劫”的“路匪”呢。不过,最让我们忧心而愤怒的是,这样的问题屡遭曝光,但就是从来不见好转。现在央视曝光的这些恶例,恰恰是发生在交通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专项整治之后,那么,专项整治有效吗?中国公路治超的乱象还有救吗?我们的专项整治有没有发现这些问题?上面说的这些县市的违法行为被整治了吗?惩处了多少乱收费的恶人?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怕整治?也许我们的整治根本就没有发现记者调查的问题,我们可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呀。

郝补存谎称,自己从朋友手里借了某建设公司的资质,可以让李某挂靠在这家公司名下,但必须交付使用费,于是李某给了郝补存15万元。万事俱备之后,张宏伟拿出一份《公路工程施工承包合同》让李某签字。随后,2010年11月至2011年3月间,李某陆续通过汇款支付给张宏伟好处费638万元。然而,本以为很快就能顺利开工,但左等右等,李某发现迟迟不能进驻施工。于是,他决定亲自飞往乌兰察布市实地考察一番,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乌兰察布西路早已存在。

2011年春节前,王某某买了一辆黑色现代伊兰特轿车作为家用轿车。据王某某交代,当晚8点多钟,自己在家里玩电脑,随后夫妻俩因小事吵架。王某某一甩手出了门,发动车子就离开了家。由于走得仓促,连平日离不开的近视眼镜都没有戴,这直接导致了惨剧的发生。开着车子行驶在乡村公路上,王某某一肚子委屈,加上眼睛高度近视,他对路边的情况没有一点预知防备,却把车速开到80公里/小时(按照要求,同级乡村公路不得高于40公里/小时),直到听到哐当一声巨响,前挡风玻璃被撞碎了一大块,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严重的车祸,并发现前挡风玻璃上面还挂着一个人,他吓坏了,却不敢紧急刹车,怕车子翻到路边的沟里。

事发后,丈夫黄某在照顾妻子之余,天天奔走桐柏县城大街小巷、各宾馆小区,举牌寻找该肇事车辆,并在网络上发帖公布肇事车辆号牌。桐柏县交警队周警官告诉记者,一位自称是肇事车辆的司机看到网上帖子后,已主动来到交警队说明情况。据介绍,肇事车是一辆黑色比亚迪,车牌号为豫RFE108。车辆信息显示桐柏县编办,是一辆公车,目前是桐柏县县乡公路管理所在使用。2月14日,记者与桐柏县县乡公路管理所刘所长取得联系。刘所长承认豫RFE108号牌肇事车是他们单位车辆。刘说,事发时,司机马某驾车与财务人员去外面办事。至于车辆肇事后为什么逃逸,刘所长表示不清楚,正等待交警部门处理。目前,肇事车辆已被暂扣。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完)。

去年1月,刘某夜间驾驶轿车途中遇上一块大石,躲闪至对面车道时,恰逢李某驾驶重型自卸货车迎面驶来,两车相撞,刘某死亡。事发后,刘某的家属诉至法院,在获得李某的赔偿后,又将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昌平公路分局告上法庭。一审法院判决昌平公路分局未尽到管理义务,对刘某的死亡承担10%的赔偿责任,石块运输人承担30%的责任,刘某自身承担60%的责任。判后,刘某的父母不服上诉。昨日,该案在北京一中院二审开庭,并未当庭宣判。

云南:一市民以“天价过路费”起诉收费方一审被法院驳回9分钟,一进一出收费站,行驶4公里左右被收费24元,云南昆明市民朱智认为曲靖市宣天一级公路板桥收费站收取“天价过路费”,将收费站管理方诉至法院。法庭经开庭审理后日前作出判决,认为被告方的收费方式和标准符合法律规定,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朱智称,2013年10月14日,他驾车从宣威市驶出途经宣天一级公路板桥收费站时缴费12元,行驶2公里后到达目的地板桥镇。9分钟后,他返回宣威市,再次经过板桥收费站又缴费12元。

记者从大城县工商局的企业登记查询资料上看到,远达出租车客运有限公司是在2013年7月注册成立的,注册资金10万元,股东为大城县质达筑路工程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刘健。大城县质达筑路工程有限公司是什么性质的公司?大城县工商局的“有限责任公司变更登记附表”显示,该公司的“股东(发起人)名称或姓名”为大城县公路管理站。刘健是何许人也?老严说,大城县交通局运输管理站下面还有一个出租管理站,站长叫刘健。记者查询大城县政府官方网站发现,网站上关于县交通局机构设置简介为,“下辖公路管理站(含公路路政执法大队)、运输管理站、地方道路管理站3个单位”,其中公路管理站的一项职责是:“按规定负责公路路政有关事项的审核审批,依法行使公路方面的行政处罚权和行政强制权,对有关公路的法律、法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检查”。

一个人到底被逼到什么份上,才会喝下致命毒药?能把车主逼到当场喝农药的执法,要说是“正常”的,外人恐怕很难相信。事实上,除了车主和执法人员的“对抗”显得更惨烈之外,这起事件所揭露的公路收费乱象,公众并不陌生。货车司机口中的“执法人员多、罚款金额多、罚款花样多”,也已是老问题。就在10月底,央视在同属河南的商丘市梁园区暗访,就撞见过“扣车执法”。在随后采访时,该区的交通局局长还陈述“苦衷”:(梁园区)公路局现在有八九百人,运管局也有八九百人,人员工资收入主要靠自收自支,要自己想办法挣钱养活自己。

卡费 史嘉豪 吕宗瑛

上一篇: 马路上30多辆车一夜被划 原因不明

下一篇: 法律关于地下停车位的宽度要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