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少年银行门口抢劫不成 突发奇想用砖砸取款机


 发布时间:2020-10-26 17:37:40

1个半小时后,林先生走出茶叶店,准备驾车离去时,让他傻眼了,只见小轿车的左后车门被打开,车内的灯还亮着。林先生马上意识到有人开了车门,背包可能被盗窃,他连忙到驾驶室座位下方查看,背包果然已不见踪影了,背包里不仅有贵重物品和钱币,而且背包本身也值4千元。排查5天发现一辆可疑轿车民警

林先生称,失窃的财物包括29.5万元现金,以及古董、首饰、电脑等物品,大概损失金额近60万元。“29.5万元现金,以及古董,首饰,都放在保险柜里面,没想到,连那么重的保险柜都被搬走了。”指着一个堆放着吉他、电脑包的角落,林先生告诉记者,这个地方原来放着保险柜,这个保险柜很重,估计有80到100斤。“保险柜里29.5万元现金,是为此次国庆结婚准备的。”林先生称。而说起那些漂亮的首饰失窃,未婚妻李小姐更是伤心。她拿着印有周大福、施华洛世奇的盒子,空空的——首饰都被翻走,剩下空盒子。

林先生称,他在2004年12月就注册了个体企业“东莞市厚街麦肯基西餐厅”。但何先生在未征得其同意的情况下,分别在2007年12月和2009年1月将其已经合法登记在先的“麦肯基”字号注册成为“麦肯基”及汉语拼音MAIKENJI“麦肯基”字样的商标,其行为已侵犯林先生经营的企业名称登记在先的权利。法院认定林先生在餐厅店面装潢、包装物、点餐单等物品上使用的公鸡形象、“麦肯基”、“麦肯基国际连锁店”等分别侵犯了何先生享有的注册商标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

1月18日傍晚,福州南街派出所内,林先生满面愁容地报案称,自己被催债公司上门骚扰,希望民警能帮助协调,让自己安心过个好年。原来,林先生家住灵响路一小区,18日中午,他刚走进楼道,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油漆味。两名样貌陌生的男青年手中拎着黑色塑料袋快步下楼,看到林先生后突然加速跑出居民楼。事感蹊跷的林先生马上追出,但还是晚了一步,没能追上两名青年。等林先生重新上楼回到家门口时,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不仅墙面被人用红漆写上‘还钱!’等恐吓字眼,防盗门还被泼粪,门锁也被牙签堵死,地面上散落着油漆桶和刷子。

据《海峡导报》报道拿一套大三房抵押,找人借了10万元,结果房子却遭债主等人“连环转卖”。近日,厦门海沧区一男子为此告上法庭,希望能够追回自己的房子。愤怒:百万元房子被贱卖2006年6月,林先生在海沧买了一套房子,目前市场价高达上百万元。购房后,为了向刘某借款10万元,2010年2月,林先生与对方一起到公证处办理了委托书公证,其中载明林先生委托刘某“代为办理该商品房的相关手续,具体代理权限及范围包括代为出售该房产等”。

林先生说,相比于传统的磁条卡,他觉得芯片卡会更安全,哪想也会被盗刷。林先生说,1月8日晚上9时14分,他的手机接到了银行的一条提示短信,提示他“POS消费或网上支付人民币183000元,交易后余额147.85元”。林先生说,他大约在晚上10点才拿出手机看到这条短信,当时很震惊。他急忙给银行的客服打电话,询问应该怎么处理。第二天一早,林先生又到三里屯派出所报案。记者看到,受案回执上写明,此案是“信用卡诈骗”。此后的几天里,林先生多次催问银行的调查结果。

这是一场特殊的庭审。夫妻结婚七年,丈夫林先生婚后就到外地工作,夫妻聚少离多。近几年,吴女士偏瘫,一直在家卧床,无法正常上班。这时,林先生提出了离婚的要求。虽然双方都不想再继续这段婚姻,但离婚涉及财产分割,还是闹上了法庭。近日,海沧法院家事法庭的法官郭静考虑到吴女士的身体状况,决定在她的病床旁展开庭审。庭审中,林先生称自己的财产并没有对方说的那么多,他还欠下近300万元债务,这些应算作夫妻共同债务。他还认为妻子在婚前有意隐瞒病史,欺骗了他。吴女士则认为丈夫伪造财产证据,并称自己患病期间,丈夫很少看望,对她极为冷淡。双方争执激烈,庭审持续了近三个小时。郭静多次走访、调查,启动婚姻心理辅导机制,并邀请民政部门和残联共同参与,最终促使该案调解结案。(记者 郭桂花 通讯员 海法)。

购房后,为了向刘某借款10万元,2010年2月,他们双方到公证处办理了一份委托书公证,公证委托书载明林先生委托刘某“代为办理该商品房的相关手续,具体代理权限及范围包括代为出售该房产等”。林先生原本以为,办理公证委托只是一个手续,以便让债权人安心借钱。但他没想到,自己只借了10万元,到最后房子竟然被债权人拿去卖掉了,而且还是以37万多元的价格贱卖。更“巧”的是,买房人小赵又刚好是刘某的外甥。凭借林先生签过字的公证书,2011年3月,小赵拿到了土地房屋权证。

起初,林先生只是以为公安机关在例行检查,恰巧让自己遇上罢了。不过,当得知自己早已“被吸毒”,林先生这才明白其中缘由。问题出在哪里林先生称,永新派出所的民警告诉他:“派出所只是负责录入材料,而提供材料的单位则是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美沙酮(戒毒药)门诊”。“我和民警去了门诊,看到那登记的相片根本不是我,但身份证号和名字却和我的一样。”林先生说,自己在2008年曾丢失身份证,不知其中是否有关联。11月11日,西乡塘公安分局禁毒大队(下称“禁毒大队”)的工作人员对林先生说,根据记录,他在2010年时曾填过喝美沙酮的申请表,是在红十字会医院美沙酮门诊部填的。

杨利华 旅委 郎晨

上一篇: 北京16区县答复律师三公公开申请:月底前公开

下一篇: 北京整治客车货车违规:超载20%记12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