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交通局七五普法依法治理规划


 发布时间:2021-02-27 12:32:13

6月12日,犯罪嫌疑人夏建忠被罗平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6月13日被罗平县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罗平县公安局初步查明:夏建忠是罗平县钟山乡一中教师,37岁,本科文化。夏建忠与张敢两家曾为邻居,经常互相来往。2008年以来,夏建忠发现妻子(唐某,罗平县旅游局副局长)与张敢电话联系

昨日,一则“安阳市交通局领导出入坐军牌车 称为了免交过路费”的消息,迅速爆红网络。那么,这则消息是如何“出炉”的?安阳市交通局领导“为了免交过路费”出入坐军牌车的做法妥当吗?昨日下午,郑州晚报记者专门连线这条新闻的采写者,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车库停了许多好车,局领导说“不知道”“安阳市交通运输局领导平时上下班乘坐军牌车出入,太高调了吧,我们接到市民的反映后作了一番调查。”率先发布消息的是安阳当地一家媒体的记者陈栋梁,昨日下午,他告诉郑州晚报记者,和同事前往安阳市交通运输局暗访后,证实了这一说法。

2008年4月,武长江以买房为名,向交通局领导打招呼,要求借款5万元,交通局长安排工作人员从财务上借给他5万元。同年7月,武长江将5万元归还交通局。交通局长与财务人员猜想武长江还钱是想要钱,于是又将5万元送给了武长江。2008年12月27日,交通局长在得知武长江要到云南答谢参加儿子婚礼的单位领导时,从单位小金库中拿了2万元送给武长江。2010年1月26日,武长江以去西安办事为由,又从交通局拿走2万元。2011年9月6日,武长江以看望老领导为名,让交通局给自己准备点钱,局长又将2万元送给武长江。2010年4月,武长江让眉县某苗木基地负责人为其居住的小区绿化栽树,让交通局农村公路管理站协调解决5万元绿化费,后又收受苗木基地负责人送的好处费。此外,武长江还收受某污水处理公司经理所送现金3万元。一审宣判后,武长江不服,已提出上诉。(记者 倪建军)。

尽管执法者找出了诸多理由以示执法正当性,却掩盖不了实质上和程序上的违法性,以及背后的利益驱动。钓鱼抓嫖、钓鱼抓黑车、钓鱼抓大学生……只要“钩子”下去,没有钓不了的“鱼”。好在近年来,上海、武汉、四川等地都表态或立法,禁绝“钓鱼执法”,要求行政处罚要遵守证据正义原则,追责执法钓鱼之果。遗憾的是,在基层执法中,“钓鱼执法”仍难禁绝。原因无非有三:一是罚单任务重,为完成任务而不择手段;二是钓鱼效率高,这是执法懒政的最佳选择;三是失于监管,执法监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下看来,“钓鱼执法”最大的问题,也许不仅是程序瑕疵,更在于激化被执法对象的愤懑与冤屈感,从而容易将执法后果引向极端。在加快法治社会建设的今天,禁绝“钓鱼执法”行为,还要等多久?(邓海建)。

今天(27日)18时许,哈尔滨市方正县委宣传部对一星期前该县交通局副局长刘国民因醉酒驾驶车辆引发事故致一人受伤一事进行通报。事发后,当地政府高度重视,已对刘国民停止履行职务。目前,公安机关以危险驾驶罪立案侦查。方正县委宣传部关于“5.20”交通事故通报称,5月20日14时15分,方正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接到报警电话,方正镇农林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经初步勘察,刘国民驾驶黑L7782朗风轿车(车辆登记所有人:刘国民,方正县交通局副局长)沿方正镇农林路自南向北行驶至东巷路口追撞到前方范会忠驾驶的人力三轮车尾部,造成范会忠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伤者被及时送往医院治疗,经双方协商自行达成协议,由肇事方支付相关费用。肇事方的血样于次日送往哈尔滨市锦融成司法鉴定中心检验,经鉴定为醉酒驾驶,现公安机关以危险驾驶罪立案侦查。方正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此事,成立了专门调查小组,依据相关规定,对刘国民停止履行职务,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记者 肖劲彪)。

现有城乡班车基本能够满足乡村居民出行需要,而城市公交空白、出租车数量较低成为影响城区居民出行的瓶颈,公共交通出行方式大多为租用电动三轮车,但电动三轮车存在极大安全隐患。近年来,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群众来信多次提出要求增加城区公交车和出租汽车,取缔电动三轮车。为顺应城市发展需要,提高广大城乡居民出行质量和安全系数,弥补公共交通不足,县政府组织交通局等相关部门,多次赴周边县市调研,在此基础上,县政府多次召开会议进行研究,思路成熟后,提交县政府常务会议讨论研究通过,统一成立公车公营模式的城内公交公司和出租汽车客运公司,方便群众出行,服务社会大众。

8月16日,一则“正安县交通局干部在村民房前修坟”的消息,在全国引发反响。昨天,记者专程赶往正安县,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了解。正安县交通局局长冯再兴说,“修坟事件”与他无直接关系。冯再兴说,“修坟事件”让他承受了巨大压力。这些压力,分别来自舆论、组织和亲朋好友。“事实上,我很受伤。”他说,死者虽是自己的姐姐,但依农村习俗,他只是去参加葬礼,悼念亲人,对安葬等重要事宜,并无发言权。“而且,姐姐去世时,我在外地出差。返回时,向家已挖好了墓穴。

联合调查组表示,“这说明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应对执法对象的激动情绪予以重视,并做好耐心细致的疏导工作。”这样的官方表态,在人命关天的悲剧面前,未必能释疑解惑,总显得过于轻飘而轻佻。真相也许契合官方版本,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陈作雄在一个半月内,有4辆摩托车被执法人员扣押”。这种来回反复的纠结,究竟是生计所迫、还是执法之恶?当事人生前的“申冤书”,与调查组的“情况说明”大有出入,那么,究竟孰真孰假、谁是谁非?此时,为何没有关键性的围观群众和目击证人说话?“钓鱼执法”之恶,本质与刑讯逼供无异,只不过,前者属于“温柔版”而已。

在照片中,四川新闻网记者注意到,网帖中的主人翁身穿条纹长袖T恤,戴着眼镜,左侧腋下还放有一个手包,表情严肃。网帖一出,瞬间在网上发酵。截止今晚9时,该帖已经被查看14581次,回复101条。网友“我是一片雪511”质疑:“喝醉了?”网友“钰其自然”也认为:“领导怕是喝醉了哦。”在回帖中,也有网友为该“领导”抱打不平:“我觉得楼主发这样的帖子有点别有用心,因为事情的细节,经过,起因,啥子都不详细,只强调一点,就是坐车不给钱,而且他是交通局的领导,出租车是弱势者,感觉有点博取大众围观者同情的嫌疑,而真正的重点,就是事情的真相,却只字未提~!”在后来的跟帖中,网友“喜欢吃甜的”在回帖中指出了该领导的身份:“这个伙计是交通局下属的交通投资公司副总。

”那个时候,延庆县交通局准备建设八达岭高速、西康、张山营卸载站的仓储工程。其中张山营的工程正由曹某承揽。科长盘算了一下,八达岭高速和西康两个卸载站的仓储工程款已经加到其他工程款中支付过了。可以考虑将这两笔工程款加入到给付曹某的账目中。在得到局长的许可后,科长做通了曹某的工作,曹同意收款后将多拿的钱款“返还”。就这样,通过一份做假的协议,本该获得106万余元工程款的曹某最终从延庆县交通局领走了171万多元。除去税费,足足多领走了61万元。

查新 腰村 石峰

上一篇: 深圳警方反信息诈骗专线“呼死”涉案电话3万余个

下一篇: 男子喜爱摩托车无钱购买当街抢车被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