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持刀捅死邻居称是为民除害 被抓不忘带酒


 发布时间:2021-04-13 18:14:08

昨日,全身受伤的母亲曾祥禄躺在红岭手外科医院外二科34床,她还在担心一岁零八个月的女儿以及80多岁的双亲。曾祥禄说,受伤的还有前来救援的姐姐。曾祥禄家住巴南区惠民镇,自己没有工作,丈夫在外打工。伤人的是曾祥禄的大儿子,有4年精神病史,但她从来都没有想要放弃,一直陪他治疗和生活。前

近日,朝阳法院受理两起对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申请,将通过审理裁决是否对其进行强制医疗。据了解,是否强制医疗精神病嫌疑人,以前由公安机关内部审批作出,新刑诉法实施后,规定须由法庭综合各方意见审理裁决。司法人员介绍,此举能有效避免“被精神病”,保障被申请人的权益。两精神病人持刀伤人承办此案的检察官介绍,2012年7月7日6时许,24岁的方某在朝阳区城外诚家具城公司宿舍内,持刀将22岁的鱼先生扎致重伤。事件造成鱼先生右眼无光感,眼球略萎缩,其身上也被扎出4厘米多的伤痕。

5月21日,河南周口“被精神病”132天的农妇吴春霞终于拿到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终审判决书。判决书认定,周口警方在没有相应精神病司法医学鉴定的情况下,将吴春霞送往河南省精神病院,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不充分,依法被确定违法。至此,吴春霞“被精神病”事件中的周口市川汇区小桥办事处、河南精神病医院、周口市公安局第六分局等三个过错方均依法受到制裁。2008年7月16日,河南周口市川汇区农妇吴春霞与前夫离婚案开庭。

《精神卫生法》实施一周年 谁送来谁监管并未改变 杜绝“被精神病”呼唤鉴定细则5月1日,酝酿27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将迎来正式颁布一周年。根据该法,“被精神病”和非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被强制住院治疗的现状被法律明令禁止。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住院、出院、康复和发病报告有严格的法定程序,精神障碍患者的人格尊严、人身和财产安全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在上海,一场来自民间,旨在帮助公众了解精神卫生领域的医药和法律常识的研讨会也在进行。

不少患者家庭因经济拮据,将精神病患者长期关锁,或放任患者自生自灭,对患者和社会都造成危害。翟勇说,韶山北路有个“心翼会所”,是专门照顾轻度精神病患者的志愿者组织,“只是,像这样的民间组织太少了。”翟勇叹道。据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市政府从2006年起,每年安排600多万资金,每月为社会精神病人进行免费诊断、发放药物。但是,这些问题仅靠政府某个部门独力难支,政府和NGO(非营利目的的民间志愿者组织)的合作,有望从最大程度上帮扶精神病患者。如果你想帮助东娭毑一家,如果你对帮扶精神病患者有好建议,不妨致电本报热线96333,或在长沙晚报官方微博留下声音。(李卓 肖思捷)。

该法确定了精神障碍住院治疗自愿原则,被认为有望终结“被精神病”事件的发生。据资料介绍,目前我国重性精神病患者约1600万人,抑郁症患者已达3000万人,其中有约10%有肇事肇祸行为及危险。与此同时,北京、广西等地接连发生精神病人伤人事件。悲剧背后存在两方面的矛盾,一是我国普遍匮乏的精神病医疗资源。二是精神病人医治周期长,不少家庭难以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不少家庭经济无力承担精神病患者的治疗费用,“看守治疗”成为精神病患者时好时坏的主要原因。

“我国刑法虽然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但什么是‘必要时候’却没有具体规定。此外,长期以来,很多精神病专业救治医院也出于种种原因,拒收精神病患者。”陈松坡分析称,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不定时炸弹”一般都是由亲属监管,杀亲、伤亲情况多发。对此,陈松坡建议,除了完善精神病人强制收治制度外,针对亲情犯罪中某些加害人存在的心理病态问题,应建立并完善心理辅导机构和心理健康咨询服务网络,使存在心理问题的不健康人群,都能得到及时的援助和救治;让紧张、压抑心理得到宣泄和化解,避免心理失衡,走向极端。

当天下午2时左右,区农业局派政工科办事员邱世强、农经站派职工刘怀全等人,在区农业局楼下,用车强行将他送到巴南区精神病医院。当时,周荣焱被该院诊断为偏执性精神分裂症,并开始下药治疗。“医生强行要我吃药,我拒绝后他们就按住我来灌。”周荣焱心有余悸地说。同日,重庆法医验伤所对周进行了鉴定。4天后的鉴定结果称:“周荣焱为偏执性人格障碍、妄想性精神病、目前无辩认能力及责任能力。”悄悄托人捎信让家人搭救周荣焱说,被关进精神病医院后,他最思念的是他远在忠县的家人。

杀死妻子后,梁某就离开了现场。次日,梁某家属报案,公安机关在梁某位于天河区吉山下街的另一住所将其抓获。经广州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梁某案发时患“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在本案中无刑事责任能力。公安机关于今年1月28日以梁某涉嫌故意杀人立案侦查,同年5月30日以免予追究梁某刑事责任为由撤销此案,当日释放梁某并将其送至广州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法院认为,被申请人梁某采取暴力手段,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害其妻子,经法定程序鉴定为案发时患“待分类的精神病性障碍”,无刑事责任能力,根据刑法规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综合考虑其犯案的手段、性质、所造成的危害后果以及目前的精神状况等情节,认为其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根据刑诉法规定,符合强制医疗条件。故采纳检察机关意见,决定对梁某强制医疗。

寿瑞 江楠 那拉提

上一篇: 制衣厂老板拖欠工人工资 获刑10个月

下一篇: 宪法是我国的根本法的理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