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法治化建设研究院


 发布时间:2021-04-13 23:51:25

总结国际经验,不难发现,通过网络立法,授权权威第三方电子认证机构对相关网站及其内容的真实性实施身份验证,实现可信网站验证升级,形成可信信息链、可信资金链,并且建立健全钓鱼网站事前防范机制,可以营造出安全可信的网络空间。长远来看,网络身份管理更会保护用户权益。一是通过提高发送垃圾信

刚刚闭幕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党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把依法治国列为中央全会主要议题。这一重大主题在网络空间的延伸,即是要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在中央网信办此次召开的座谈会上,参会代表围绕“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这一主题积极建言献策。佟力强认为,打造诚信、健康、文明、法治的网络空间,需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好几方面关系:一是依法治网与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的关系;二是依法治网与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法规体系的关系;三是依法治网与网络社会综合治理、各部门依法履职的关系,形成党委领导、政府协调、依法治网、行业自律、社会监督、技术保障的网络治理体系和职责明确、相互配合、运转高效的网络工作机制,不断提高网络社会治理的能力和水平。

为数众多的中国网民正是网络空间法治化不可或缺的建设者和参与者,是互联网法治建设落地生根、保持活力的根本所在和力量源泉。按照管理部门的思路,一方面,要积极立法、严格执法,逐步建立网民和网上组织信用记录来完善守法诚信的褒奖机制和违法失信行为的惩戒机制,使尊法守法成为全体网民共同追求和自觉行为。另一方面,广大网民也应当将法治精神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在网络空间有所为、有所不为,自觉争当尊法守法的中国好网民。不同于某些西方国家所标榜的双重标准下“一条腿走路”的“网络自由”,法治化能够尽可能保证网络信息畅通流动的同时,以正确的法治精神为导向,以具体的法律体系为抓手,确保我国互联网发展的健康向上和可持续性。网络空间法治化的推进不仅具有服务中国的价值,更具有启发世界的意义。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构建“立法、执法、守法”三位一体的立体机制,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就一定能够使网络空间风朗气清、健康有序的局面永久持续。(国平)。

实现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必然离不开立法,寻求发展、安全、满意三者之间的平衡也绝非易事,如何用法治方式解决网络空间的复杂问题,成为当前面临的主要任务。近日,在一场名为“中国网络安全立法之路在哪里?如何突围?”的论坛上,一些专家学者在对美国等国家的成功做法和经验进行反思的基础上,对网络空间安全立法之中国路径如何实现展开热论。与会者认为,中国网络安全立法相比美国而言,面临的挑战更加艰巨,中国网络安全立法首先必须服从服务于国家战略需求,确定长期稳妥的路线图。

以上种种现实表明,要想赢得网络空间发展优势,必须加强对网络空间的治理,如此才能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和发展利益。就当前来讲,完善有关网络空间立法,是维护网络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当务之急和有效途径。为此,需要从以下方面着力。一是明晰各行为主体权利义务,健全网络空间治理体系。第一,始终坚持人民是依法治国的主体和力量源泉,将网络空间治理政策与人民利益紧密结合起来,从立法高度明确个人在网络空间的权利和义务,规范个人在网络空间的行为,确保个人在网络空间的合法权益和隐私安全。

一些源于互联网行业内部的自律条约也对网络空间的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2001年,中国互联网协会由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网络运营商、服务提供商、设备制造商、系统集成商以及科研、教育机构等70多家互联网从业者共同发起成立。成立13年来,该组织已经先后发布《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自律公约》《坚决抵制网上有害信息的倡议》等多部行业自律规范。另外,一些更为细化的网络社区公约广为网民熟知。“我们在新浪微博力推社区公约体系,还会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不断调整和完善。

”随之而来的是,网络空间中的交流与摩擦交织,争端与冲突不时升级,秩序构建迫在眉睫,法治确立呼之欲出。在此前召开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鲁炜说:“网络空间的治理,是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国家信息技术安全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李京春指出,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和重要信息系统正面临着各种网络黑客行为的攻击威胁。网民对于网络空间治理的呼声非常强烈。北京广安东里社区居民赵继亭对网上一系列乱象深恶痛绝。他说:“最反感的是黄色内容,最无聊的是段子,最痛恨的是虚假信息,以及弹出来的广告窗口。

“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近日启动,一场剑指网上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的攻坚战正在全国轰轰烈烈展开。网络为信息流动提供了广阔天地,但“黄毒”等污泥浊水、杂草毒草也裹挟其间、汹涌而来。淫秽色情信息在网上泛滥,直接败坏了社会风气,冲击着公序良俗和道德规范底线。这些不堪的东西防不胜防、无孔不入,对热衷网上冲浪、而身心尚不成熟的青少年造成了尤为严重的侵蚀和伤害,有些孩子甚至沉湎于中不能自拔,最后滑向犯罪的泥潭。

”“互联网是一个技术先行的行业,在网络空间,我们还应该关注作为网络基础设施主导性因素的一些技术标准。”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教授王四新说。有专家指出,要重视做好既有法律与互联网的有机衔接,并使“今后的立法向有利于执法倾斜”,同时要做好司法解释,使其在管理中发挥更大作用。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峰指出,当前网络空间的立法,尤其是行政立法还需加强。只有这样,行政管理与民事维权才能更好地有机衔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院长王振民则建议“加强网上法律意识的传播”。在他看来,法治思维不仅仅对党政机关领导干部重要,对普通网民来讲也很关键。“开放性是互联网的天性,一些互联网发展较早的国家的立法工作对我们很有借鉴意义,我们的相关立法基本上是国际通行做法。同时我们也要坚持从实际出发,走自己的网络法治化之路。”刘正荣说。(于洋 李家鼎)。

品牌 剧三 肩筋

上一篇: 山西省委门前爆炸案制造者一审死刑 动机仍是谜

下一篇: 中国关于彩礼的法律规定是几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