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与法治 走进网络空间课件


 发布时间:2021-04-14 07:18:38

无论是今年8月国家网信办出台的“微信十条”,还是10月最高人民法院通报《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首次明确个人信息保护的范围、非法删帖、网络水军等互联网灰色产业的责任承担问题,都显现出中国网络空间立法进程正在加速度推进。国家网信办副主任

随着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召开,网络空间法治化发展迎来新契机,依法治网成为依法治国的重要环节。“网络空间法治化要义是发挥法治引领和规范网络行为的主导作用,重点是按照科学立法的要求加强互联网领域的立法,关键是严格执法,基础是按照全民守法的要求引导网民遵法守法,做中国好网民。”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说。立法之行互联网法律体系已经初步形成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基本覆盖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7月发布的第三十四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民规模已达6.32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6.9%。

现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信息产品制造基地和最具潜力的信息消费市场。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网民数达6.32亿、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5.85万亿元,9月底规模以上电子信息产品制造实现销售产值7.4万亿元。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历数网络空间巨变:“20年过去了,中国已拥有超过6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5亿微博用户、5亿微信用户,每天信息发送量超过200亿条,中国网站达400万家,上网已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生活形态。

网络空间成为中国国家利益的新边疆,确立网络空间行为准则和模式,成为中国的当务之急。而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我国首先要确立网络安全立法的战略需求。沈逸认为,宏观层面的战略需求,就是首先在法律和政策层面构建比较完善的体系。中国的需求就是要在一个开放环境中,逐渐建立并巩固自身的优势地位,进而塑造行动准则,形成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并最终在此环境中,实现自身实力的持续发展和最终的国家安全。沈逸同时强调,我国网络安全立法的总体取向首先应是鼓励、保障中国的开放,而不是割裂中国与全球网络空间的联系,其次应该是让中国的战略需求落地,为中国监控网络空间信息流动等必要的行动建立具有可操作性的边界和依据,最后形成一套可传播、可讨论、可对照的法律规范,强化中国在网络空间与他国进行话语博弈的权力。

二是加强国家关键信息设施安全立法,保障国家安全和公众利益。当前,我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核心技术设备严重依赖国外,关键信息设施安全隐患十分突出。为此,应制定有关关键信息设施安全保护的法律,界定国家关键信息设施范围,明确监管部门、运营机构、行业协会、系统用户在网络安全保障中的责任。依法推进国家关键信息设施安全可控工作,制定标准规范,细化安全可控的目标、措施和指标,利用检测技术依法开展网络安全审查工作。依法建立网络安全应急保障制度,提高全民网络安全防范意识。

他建议:一是完善网上组织的管理法规,通过完善立法加强依法治理;二是完善互联网企业的管理法规。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峰的看法是,当前关于网络空间的立法,特别是行政立法需要进一步加强,实现行政管理与民事维权之间的有机衔接,并解决一些由于法律不完善而存在的争议性问题。其次,应当对网络空间进行综合管制和规范。郭峰还提醒,网络空间法治建设既要注重维护网络安全,又要注重合理划分和尊重公权利和私权利的界限,要做到及时发现、有效控制、准确追查危害互联网安全的行为。

好象 苏永红 青奥

上一篇: 深圳致3死3伤泥头车肇事司机被批捕

下一篇: 《浅谈深圳公园文化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7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