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要维护网络空间和平安全


 发布时间:2021-04-14 00:14:05

通过网络立法,授权权威第三方电子认证机构对相关网站及其内容的真实性实施身份验证,实现可信网站验证升级,形成可信信息链、可信资金链,并且建立健全钓鱼网站事前防范机制,可以营造出安全可信的网络空间。记者:请问你如何看待网络立法?刘多: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社会生产生活已越来越依赖于互

“账号十条”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但从规范和治理网络账号角度看,踏出了网络法制化治理的坚实一步。网络账号是网络空间中用于标识身份的重要符号,且起到唯一的标识作用,对于账号的规范能增加公众判断网络信息是否有可靠的信源,对于提升网络言论的可靠性和清朗网络空间具有积极意义。“账号十条”一提出,就有部分网民对这一规定会否泄露个人隐私产生了疑虑。相关专家解释道,“账号十条”不等于完全实名制,其明确规定了“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

同时,规定国家关键信息设施定期开展应急演练,检验和提高我国网络安全协同防御能力。三是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维护网络空间清朗。当前,我国拥有一个6.32亿用户规模的网络社会,同时又是全球30亿网民的一个网络社会子系统。对于如此规模的复杂巨系统进行调控必须建立法治规则。具体讲:在系统内,网络社会行为要服从国家法律的约束。一方面,要依法打击网络暴恐、网络谣言、网络赌博、网络色情等违法犯罪行为;另一方面,充分利用网络平台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知荣辱、讲正气、作奉献、促和谐的网络风尚。

在日前中国法学会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法学家论坛上,中国政法大学网络法研究中心主任于志刚指出,网络空间中社会管理的核心问题是对信息的治理,是对网络舆论性事件的把控,因此,网络背景下社会管理创新的主要方向,是提升网络空间中的政府信息力,信息力是政府网络治理能力的最重要表现。于志刚认为,信息力包括信息搜集和获取的能力、信息识别和加工的能力、信息处理和消化的能力、信息转化和释放的能力等。信息运用的最终目的是将信息力转化为“政策能力”和“治理能力”。

例如,美国联邦立法和各州立法都明确将互联网世界定性为“与真实世界一样需要进行管控”的领域,明确禁止利用互联网宣扬恐怖主义、侵犯知识产权、向未成年人传播色情以及从事其他违反美国法律的行为。而希腊刑法中则规定,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制造、传播危害公共秩序和公众安全的谣言,即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为维持网络秩序,净化网络环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早在2000年就分别通过了《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

”“互联网是一个技术先行的行业,在网络空间,我们还应该关注作为网络基础设施主导性因素的一些技术标准。”中国传媒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教授王四新说。有专家指出,要重视做好既有法律与互联网的有机衔接,并使“今后的立法向有利于执法倾斜”,同时要做好司法解释,使其在管理中发挥更大作用。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峰指出,当前网络空间的立法,尤其是行政立法还需加强。只有这样,行政管理与民事维权才能更好地有机衔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院长王振民则建议“加强网上法律意识的传播”。在他看来,法治思维不仅仅对党政机关领导干部重要,对普通网民来讲也很关键。“开放性是互联网的天性,一些互联网发展较早的国家的立法工作对我们很有借鉴意义,我们的相关立法基本上是国际通行做法。同时我们也要坚持从实际出发,走自己的网络法治化之路。”刘正荣说。(于洋 李家鼎)。

张孝平 信客 羊汤

上一篇: 女子“闪婚”收彩礼后退婚 男子起诉退彩礼获支持

下一篇: 云南2016政法干警招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5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