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政法 网络空间安全 招标


 发布时间:2021-04-14 09:29:45

沈逸同时指出,以往传统对信息安全的目标,具有比较典型的前网络时代特征,使用的手段包括以事先审查为主要特征的主动封锁和过滤,这在特殊时期确实可以作为特殊政策,但从长远来,必须要作出调整和改革,因此要通过网络安全立法确立一个新概念,即侧重事后审查和外松内紧的规训式管理。沈逸主张,对政

理智的人,在看到信息之后尚会质疑其真实性;而盲从的人就会顺水推舟,以讹传讹,从而造成了网络信息里垃圾拥堵,影响了人们对真相的认知,压缩了正能量的传播空间。虚假信息,扭曲的是整个社会的舆论氛围,是对公众的愚弄,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关于网络谣言的管控,去年国家就出台了相关的司法解释。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即为“情节严重”,可构成诽谤罪。这些法律条文已经硬性规定了网络谣言应受的惩戒。

无论是今年8月国家网信办出台的“微信十条”,还是10月最高人民法院通报《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首次明确个人信息保护的范围、非法删帖、网络水军等互联网灰色产业的责任承担问题,都显现出中国网络空间立法进程正在加速度推进。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彭波称,网信办已经制订了“互联网立法规划”,将加快推进网络立法,近期会修订出台《互联网新闻信息管理规定》,“这将是近期内互联网领域最新、最全、最重要的一个法律法规”。(记者 南婷)。

金秋十月,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为法治中国的新华章定下了一个明朗的基调。而由中央网信办举办的“学习宣传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系列座谈会,则与时俱进地将法治化作为了中国互联网今后发展的方向。中央网信办提出,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的要义是发挥法治对引领和规范网络行为的主导性作用,重点是按照科学立法要求加强互联网领域的立法,关键是严格执法,基础是按照全民守法要求,引导网民尊法守法,做“中国好网民”。

另一方面,对于移动网络用户来说,手机有唯一的标识码,能与账号挂钩进行身份识别,从账号管理角度来看不会增加公众隐私泄露的风险。然而,“账号十条”的提出仅是网络账号管理的开始,明确的规定是必要的,但要使“账号十条”不至于成为“哑炮”,后续的管理实施是“重头戏”。其中,对于侵权账号的处理要落实到位。对此,不能简单照搬治理线下问题的老办法,还要尽快建立健全基于网络的处理机制,例如一些专家提出构建专家委员会和网民委员会,形成一套通畅的网民举报、申诉、调解机制,且要保证机制更加透明开放。同时,要提高管理效率,对于有争议的账号要快速处理,建立更加明确的网络投诉渠道,使举报投诉的意识更加深入人心。事实上,网络空间是现实空间的部分映射,依法治网已成为民心之所向。目前,在我国针对网络空间治理的相关立法还相对滞后,未系统建立起来。在网络治理的探索过程中逐渐形成一套系统的针对性强的法律体系显得日益重要,这样才能让网络空间真正清朗起来。(记者阳娜)。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部署,这对互联网的管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网络空间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并非游离于社会之外,必须纳入社会治理的范畴。依法治网是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制的中国涵盖法制的网络,网络不能成为法外之地。依法治网首先必须端正对网络的认识。网上传播的是信息,信息必须有管理才能成为促进社会进步的、有用的信息,否则一盘散沙的信息没有价值。放任自流的信息只会垃圾横飞,甚至会对社会秩序与规范形成杀伤力。

”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李健勇律师认为:“诽谤是名誉权侵权的一种,大部分发生在民事领域,情节严重才会构成刑事犯罪。从《解释》第二条前两条情形来看,将‘实际被点击、浏览5000次、被转发500次’与‘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并列为‘情节严重’,可能会导致今后在涉及网络名誉侵权的民事案件中,原告一方会把点击、浏览、转发等作为精神赔偿的起诉理由,甚至不排除一些影响较大的网络名誉权事件发展到刑事自诉。

刚刚闭幕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党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把依法治国列为中央全会主要议题。这一重大主题在网络空间的延伸,即是要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在中央网信办此次召开的座谈会上,参会代表围绕“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这一主题积极建言献策。佟力强认为,打造诚信、健康、文明、法治的网络空间,需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好几方面关系:一是依法治网与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的关系;二是依法治网与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网络法规体系的关系;三是依法治网与网络社会综合治理、各部门依法履职的关系,形成党委领导、政府协调、依法治网、行业自律、社会监督、技术保障的网络治理体系和职责明确、相互配合、运转高效的网络工作机制,不断提高网络社会治理的能力和水平。

而非某些利益熏心者背离法治、为所欲为的绝对自由。信息社会下,法治中国的建设更是离不开互联网空间法治化的同步推进,这一点无例外可言。要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就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统筹网上网下两种资源。我们必须按照这个思路加快网络空间立法工作,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缩小乃至消弭网络空间所存在的法外之地。同时严格执法、不“走后门”、不“开天窗”。无论是网络大V还是普通草根,无论是知名社区还是小众论坛,只要敢于触犯法律的边界,都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刘德良表示。韩友谊认为,《解释》中部分情形,如群体性事件、国家形象、国际影响都是抽象的、无法量化的要素,实际实施当中应谨慎把握。刘德良最后告诉记者,《解释》公布后将使处理网络空间中一些严重侵害人身、财产权益的行为有法可依,上升到刑事犯罪的高度,也对这些不法行为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对于互联网这样的新经济产物,执法者在执法中应综合运用多种法律、法规手段。尤其是刑事司法中,更应牢牢把握维护公共利益的原则,这样才能做到不‘因噎废食’,也能让网络反腐等正当的网络监督不至于受到影响。”(吴平)。

永柳 杜菲 木其

上一篇: 油田基层党建支部书记述职

下一篇: 油田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要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5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