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子抢劫绑架女子 民警扮空调修理员擒下


 发布时间:2021-05-14 08:50:06

21岁的贵州打工仔小杨完全搞不懂:这三个绑匪,怎么就盯上了自己?那天,就在萧山自己打工的橱柜厂边上,小杨走出宿舍,去给手机充值。路上,与三个男子打了个照面。这三个,分别穿灰、白、蓝上衣。半路折回,悄悄跟上了他。然后猛地控住他,压低声音说,走,请你吃饭喝酒!小杨下意识想反抗,对方拔

由于案情重大,警方立即展开侦破工作。8点三十分,双桥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再次接到一位女市民的报警,称自己开出租车的丈夫王师傅迟迟没有回家,人车去向不明。民警张建军:早上接到小男儿被绑架,已经正在开展工作的时候,然后一个出租车(司机)家属也来了,说司机跑后半夜班的,说找不到了,因为平时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拉客人出门什么的一般都跟家里人联系,电话也联系不上,找了一宿也没有找到。一起暴力绑架,一起司机失踪,看似不相干的两起案件却因为一个电话联系在了一起。

通过周密侦查和视频追踪,在河沿镇三杜庄村附近,发现了被丢弃在路边的绿色顶棚电动三轮车。专案民警兵分三路继续追进,一路民警进行勘察现场,调取证据;一路民警深入村庄,走访调查;另一路民警对周围的闲置院落和庄稼地展开大范围搜查。当日15时30分许,民警终于在一片玉米地中发现了手脚被捆的小美。眼睛和嘴巴的胶带被揭开的一瞬间,小美“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听到人质被成功解救的消息,现场指挥员向追踪嫌疑人车辆的民警发出抓捕指令。

根据受害人提供的信息,思明刑侦大队的专案组发现嫌疑人曾在深圳、九江出现,通过轨迹排查,发现每过一段时间,嫌疑人都会回到漳州。5月28日,专案组发现嫌疑人在漳州芗城一小区出现,民警马上展开抓捕,抓获苏某和郑某两人,从他们的暂住处,缴获10多部手机,以及数十张银行卡等作案工具。初步调查,从3月份以来,两人合伙作案10多起,涉案金额30万元左右。【起底】赎金可讲价最低降至五千经审讯,每次作案,郑某演“儿子”,大喊“爸,救命啊”,而“绑匪”的角色,由苏某担当。他们专门拨打厦门地区的固定电话,作案对象主要是在家的老人。每次“绑架”,他们会故意开高价,50万元,如果没钱,也可以讲价,在一次行骗中,赎金从50万元,降到5000元。苏某和郑某这两人,之前因电信诈骗被警方抓过。两人每次得手后,都会换一个城市继续作案,平均15天左右换一个窝点。目前,苏某和郑某已经被刑拘,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记者 吴俊鸿 通讯员 林艳萍)。

此时,警方的大网已经慢慢张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根据刑警队的安排,受害人甜甜的父母一直待在刑警队,由民警陪同,等待绑匪的再一次联系。同时,警方调查取款记录后发现,绑匪随后曾在新昌西路一家柜员机取过2000元钱。3月3日晚8时,孩子父亲的电话再次响起。绑匪要求受害人再打4000元钱。为了防止绑匪再次逃脱,专案组决定引蛇出洞,指示受害人家属以夜晚银行下班没法打钱为借口,诱使嫌犯现身交易。对方犹豫了一下后,同意了交易方案。

9月28日清晨,南丹县的中学生小华(化名)上学途中遭绑架,绑匪勒索30万赎金。河池警方迅速调集警力,展开侦查。得知绑匪的目的是为勒索钱财后,警方为确保人质安全,让小华的父亲与绑匪斡旋,抛出10万元的诱饵。绑匪现身后,民警一路追击。经过24小时的连续奋战,案件成功侦破,3名绑匪悉数落网,人质安全获救目击者:学生被人拖上车9月28日清晨6时18分,南丹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的电话急促响起,话筒里传出一名女子焦急的声音:“有个男孩被两个人强行拖上一辆黑色的轿车,男孩子挣扎着呼救。

“我光想着找钱的事,脑子一热才这样,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说完,张光沉默良久。警方支招:儿童如何提防绑架案6岁男童终于回家了,众人都纷纷松了一口气,可是如何看管好孩子,却是值得每个家长深思的问题。警方提醒说,家长很难24小时贴身保护孩子,而近几年,绑架孩子的案件在其它地方也屡屡发生。家长应该注意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提防受骗或者绑架。民警支招孩子:1、儿童绑架案有可能会是孩子熟悉的人干的。因此即便是熟悉的朋友或大人,未经家人允许也不要轻易跟着走。

另一路民警通过进出郓城的道路卡口系统,进行视频追踪,经信息研判及缜密侦查,确认绑匪作案后,挟持人质潜逃至该县双桥乡境内,将人质控制在双桥乡房集村。此时,已近晚上11点钟。专案组民警迅速集结,驾驶五辆警车奔赴双桥乡,展开抓捕工作。撞开警车,两绑匪脱逃24日凌晨不到1点,民警发现嫌疑人的踪迹。一辆小面包车停在房集村南北向的一条乡间公路上,右侧紧挨着一座民房的后墙。民警分析,由于天气寒冷,绑匪面包车的玻璃上应该结了厚厚一层霜,绑匪在车内看不清外边的情况。

小胖子将两个孩子骗到附近的小树林,埋伏在小树林一个土炕里的王强突然跳出来,将其中一名孩子抱走。为了绑架,两个人还准备了一把折叠刀和一把水果刀,小胖子拿出刀将两个孩子逼住。王强威胁道:“我们只要钱,不伤人。如果你们配合我们把钱拿到手,就放了你们,否则我们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王强让俩孩子说出家里的电话。闻明说:“我家里没有电话。”小亮说:“我只知道爷爷的电话。”得到小亮爷爷的电话号码后,王强拨通电话索要赎金。随后,闻飞回拨电话,为了让对方确信孩子被绑架,王强谎称他们是退役的协警,着急用钱救关在监狱里的哥们,并称只要汇钱就立马放人,不会伤害俩孩子。

据小花父母介绍,小花于当日下午3点半放学后,一直没有回家,该找的地方都找了,仍不见踪影。小花同学的母亲反映,大约在4点钟左右,曾在学校附近见小花独自一人朝自家方向走去。民警陪同小花家人又仔细寻找了一遍,仍不见小花。大兴派出所当即向全市公安机关发布协查通报。绑匪来电要5万元赎金昨日凌晨1点30分,小花的母亲接到一陌生人电话:“你家小孩在我手上,不准报警,准备好5万元现金,等我电话领人! ”还没等小花的父母开口说话,对方就将电话挂了。

石中 周涤非 林希元

上一篇: 菜园里的秘密 2015普法栏目剧

下一篇: 普法考试国家秘密解除的情况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