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房姐”曾为两个孩子办北京户口被骗67万


 发布时间:2021-01-20 12:28:05

这人叫李飞,今年34岁,在陕北榆林和佳县一带提起这个名字,很多人都知道他心狠手辣是黑社会组织的老大,以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收取保护费称霸一方。2009年10月,这个作恶多端的犯罪组织被榆林警方一举打掉。近日,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中公开审理了这起案件。公诉人:纵观本案,以被告人李飞为

2006年1月,李飞劳教期满后回到榆林,便和狱友李耀阳出入赌博、娱乐场所。寻衅闹事。为了形成一定的势力范围,李飞先后拉拢社会无业人员李耀阳、任永红、李宁宁、冯东、马进、谢龙等人为打手,手持砍刀、棍棒维护赌场秩序,对欠债和不守赌规者进行恐吓,威胁等犯罪活动。民警:谁是老大?马进:李一飞。民警:通过二兵(李耀阳)认识的?马进:对。据了解,李飞为了加强对组织成员的管理,纠集其团伙成员在榆林“聚贤山庄”开会,并规定他为大哥,其他成员相互之间以姓名相称,排名靠后的听靠前的指挥,并制定了“帮规”。民警:你们叫李飞啥称呼?李耀阳:叫大哥。民警:为啥叫大哥?李耀阳:我们跟他混。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重案中队民警:当时李飞就是召集他的团伙成员在这个地方吃饭,当场在吃饭的时候宣布了座次并强调组织纪律,要求手机24小时开机,不能偷盗不能吸毒,为了保护组织避免公安机关打击。

榆林市一名小伙为了证明自己能挣钱,竟然扮演起蒙面大盗,专门抢劫酒店前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栽进警方的天罗地网中。凌晨2点钟,榆林市榆阳区一家酒店的前台小刘和同事正在整理票据,这时门里进来一个黑衣人。某酒店前台小刘:“我就感觉这个人有点古怪,可奇怪了,我坐着准备给我们保安打电话了,感觉我有点怕。我还没动电话,他直接进来,先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慢慢地这个手放下去,那个刀就上来了,给我说‘不要动,打劫!’”黑衣人拉开抽屉,抢走一万六千块钱,迅速离开。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榆林市米脂县水利局长李清锁在祖坟前修专用道等问题,2月5日,米脂县委宣传部作出了情况说明。在米脂县委宣传部的这份《关于媒体报道米脂水利局长祖坟前修专用道等问题的情况说明》中说,关于米脂县水利局长李清锁修路通祖坟问题,已由米脂县纪委和榆林市纪委立案调查。关于县领导坐超标豪华车属不实报道。文中所反映的“陕KA0561”已于2012年封存,因无专门车库,露天停放,从未启用。关于领导干部超标配备办公用房问题,米脂县各级各部门已按相关规定于2014年1月10日全部整改到位。(记者许森枷 李长江)。

排了半天队,一会有个穿警服的人领着个人插到窗口前,一会有个人拿着个条子势大地递到窗口前,好不容易排到窗口前,一个手机打来,办事民警就会大声喊,后面的某某到前面来……现在好了,像银行一样,排队叫号,不看身份背景,先来后到,站在这里,脸上有尊严。其实,对榆林市公安局领导来说,来公安局不管是办护照,还是办驾照、办户口,人情就像一条通道,给熟人、给关系自然铺就的现象,他们早就想一刀割了。随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由浅入深,尤其是对照公安部切实解决办户难、办证难的严厉要求,榆林市公安局在出台一系列便民利民措施的基础上,将窗口服务作为一个突破口紧盯不放。

不久龚爱爱另外两个假户口也被媒体曝光。舆论对龚爱爱本人冠以“房姐”称呼。“房姐”一人四户事件曝光后,涉及我省神木县、北京市、山西省临县和兴县等多地公安机关,多名公安人员停职接受调查。2月3日,龚爱爱在北京被警方抓获。2月4日,经榆林市、神木县人大常委会许可,警方依法对龚爱爱刑事拘留。记者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龚爱爱归案后,一直被关押在靖边县看守所。今年3月8日,龚爱爱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神木县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昨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龚爱爱案仍然处于侦查阶段。(记者 宋飞鸿)。

在“兄弟公司”成立大约3个月后,被上级部门叫停。2014年11月底,艾某、郝某先后被检察机关带走接受调查,11月28日,就在孙宏哲准备回西安与家人团聚过周末时,被检察机关带走。2014年12月11日,经榆林市检察院批准,孙宏哲及艾某、郝某以涉嫌受贿犯罪被榆阳区检察院执行逮捕。该案3人共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万元,另有滥发财物等问题仍在调查。目前案件已进入公诉阶段,检察机关公诉部门正在对案件进行进一步审查。据悉,孙宏哲为宝鸡市人,早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2011年由陕西烟草专卖局办公室副主任岗位调任榆林市烟草专卖局局长。(记者 吕贵民)。

“约有一半的新闻故事是我亲身经历或曾发生在记者朋友们身上的事情,只是在写作时对人物、地点和故事进行了适当的技术处理和艺术加工。”姬晓东说。姬晓东坦言,写这部小说的初衷就是想“揭示新闻界的腐败,对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提出警示”。多年来,他一直和媒体界保持着密切联系。他注意到:“近年来,用网络诈骗的方式越来越普遍。几百块钱就能注册一个网站,随便就能‘挂靠’一个‘媒体’,造假成本很低,加之犯罪成本也很低,很少出事,导致假记者行骗越来越猖獗。

”“老鼠”为什么不怕“猫”?熟悉陕北媒体情况的一位人士称,假记者在陕北地区泛滥,大致肇始于2003年。被誉为“中国科威特”的榆林,10年前还是个经济落后的边远小城,由于煤、油、天然气等能源开发加快,如今榆林已“富甲天下”。但当地一些官员不愿意承认假记者现象存在。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神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喜林一口咬定:“我们宣传部没有接待过假记者,从来没有给他好吃好喝,没有这回事。”而且,他还补充说,从来没有单位和矿业企业向宣传部反映过有假记者。

记者从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委宣传部获悉,12月7日17时左右,榆林市榆阳区上盐湾镇一所在建LNG加气站发生气体泄漏事故。事故发生后,上盐湾镇政府即时开展事故救援工作,现场4名伤员全部救出,立即送往医院进行抢救,后经抢救无效死亡,事故相关责任人已被警方控制。事故发生后,榆林市、区两级政府领导立即赶赴事故现场指导事故应急抢险工作,并召开现场工作会,成立了相应的工作小组,全面开展事故调查和善后处理工作。同时要求相关部门做好现场管控工作,确保安全,防止发生次生灾害事故。截止目前,事故共造成4人死亡,事故应急处置已基本结束,所有气源已彻底切断。经有关技术部门现场检测,有毒、有害、可燃气体检测值均在安全值范围之内,排除了发生次生灾害的可能。据了解,事故相关责任人已被警方控制,事故调查和善后处理工作已全面展开,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吴超)。

杨德礼 张敬鹏 锡山市

上一篇: 医院违法发包科室惹官司 被判退还押金赔偿损失

下一篇: 佛山市文化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招聘信息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