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法制硫酸 最后的产品是98硫酸


 发布时间:2021-04-13 18:18:21

被告人在法庭上一段感情纠纷,却从此改变两位年轻男子的命运。今年3月28日下午,受害人冯德成在成都市黄田坝公交车站被其女友的前男友王忠伟泼硫酸导致2级重伤,面部7级伤残。24日上午,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最终判处被告人王忠伟故意伤害罪名成立,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案情回顾

走到一家花店门口,迎面走来一人穿红色雨衣、戴头盔守,走近距离乐乐一米的时候,忽然用水瓢向乐乐脸上和身上泼硫酸。乐乐立即倒地痛苦不堪,他的面部和腹部受伤严重,泼硫酸的这个人迅速跑了。乐乐在被泼硫酸的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这个“坏人”就是他的“叔叔”蔡士林。乐乐记得他的10岁生日时候,是和蔡士林一起过的;乐乐和妈妈去北京旅游,蔡士林也一同去的。据了解,蔡士林和乐乐的妈妈刘某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中间分手过3次,和好过2次,最后一次分手后,蔡士林还一直找刘某,但刘某不同意和好。

在院子里,王某拦住丈夫不让其离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起来,王某嫌丈夫没本事不会赚钱,阳某说老婆好吃懒做。王某非常气愤,返回卫生间,见刷牙杯里有水,便顺手端出去泼向阳某,没想到杯子里竟是丈夫用来清洗农具上铁锈的硫酸,阳某脖子上立刻冒泡,疼得不停喊救命。阳某随后被邻居送往医院。医院检查后发现,阳某右侧头、面、耳、颈等部位被硫酸烧伤。经鉴定,阳某损伤程度达到轻伤。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妻子王某吓跑回四川泸州老家躲藏。民警数次到泸州寻找未果,于是对王某父母进行政策法律教育。在亲人陪同下,王某近日到荣昌县公安局自首。日前,王某已被采取强制措施,该案还在进一步查办之中。

于是,汪某拿了个不锈钢杯子下楼,从电动车里拿出装硫酸的玻璃瓶,大概倒了半杯左右。上楼后,汪某拿着杯子对小芬说:“你看看我拿着什么?”汪某回忆:“当时,我给她看了6遍。但她不为所动,反而给了我一个巴掌。”“我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一下就泼了出去。”汪某说,硫酸泼出去后,小芬不停喊着“救命”,他的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听到汪某屋里的动静,汪某的父亲、姐姐、哥哥都赶了来。看到小芬这幅样子,汪某的父亲先拿冷水给她冲了冲,随后一家人开着面包车带她前往医院急救。就在汪某站在急诊室外焦急等候的时候,民警赶到了。站在法庭上的汪某很是悔恨。旁听席上,汪某的家人不时小声啜泣着。据了解,小芬已于去年11月出院回家休养,硫酸造成她脸部、脖子等部位烧伤,伤势构成重伤,损伤程度构成二级伤残。汪某的家人已帮她先后支付5.6万元医药费。(完)。

周小姐的母亲介绍,自己是湖南人,今年61岁了,家中6口人,一家人靠种田为生,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我的父母亲都八九十岁了,家中除了老伴、大女儿就没有劳动力。”她表示,自己前几天想外出打工,可是人家都嫌她老,不愿意要她,所以只好有空就出去讨钱。“我女儿为了躲他才来了深圳,为什么他就不愿意放过她呢?”周小姐的母亲说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告诉记者,她也不喜欢何某。“他一直想和我女儿好,我不太赞成,万一女儿嫁过去,以后吃亏我多心疼啊。

“他们进来就问我要凉水,我看情况紧急,赶紧把他们带到厕所去,接了好几盆自来水往身上冲。”老于感到十分蹊跷,就问男子怎么了。对方回答得很含糊,“只说被坏人泼了硫酸。”没等老于缓过神来,三人已经跑着离开。“只见路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没看到其他人。”[营救]热心司机救人 也沾上硫酸当天中午,记者在安医附院烧伤科见到了徐某。他躺在床上,左侧胳膊、背部都涂着药膏,不说话。徐某的妻子和孩子在对面病房,身上也有烧伤痕迹。据了解,徐某伤势较重,烧伤面积超过10%,妻儿伤情较轻。

贾生才 南亲 罗芳芳

上一篇: 政法工作 如何实现社会公平正义

下一篇: 法制思维公平正义的主要内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