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院院长:王书金案仍在死刑复核程序中


 发布时间:2020-10-25 10:25:29

今年2月初的一次会见,朱爱民问他,会觉得这10年是赚到了吗?王书金说“原本觉得案子审个一两年,就会被枪毙,应该是多活了差不多8年”。王书金与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监室内一台电视机,他最爱看新闻节目。最近的几次会见,朱爱民都好奇,王书金怎么会掌握那么多法律术语。他会提到中央召开了关于司

“石家庄玉米地里的那起案子也是我干的,为何不提?”王书金不服,提出上诉。并认为其主动交代玉米地里那起案子,“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法院应按自首情节对他从轻或减轻处罚”。2013年6月25日,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第一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案。河南商报派出记者实地采访。法庭上,公诉人坚持认定“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两位辩护人朱爱民、彭思源则提出,王书金主动交代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与“聂树斌案”有很多交叉点,如果不出示聂树斌案中的相关证据,则无法判断王书金究竟是否“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

聂树斌案“一案两凶”疑云待解疑凶当庭认罪 检方却不认可王书金强奸杀人案25日9时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由于此案曾牵扯出19年前聂树斌案“一案两凶”的疑云,因此备受舆论关注。法庭上王书金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他曾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检方则认为,该案并非其所为。聂树斌案是否是一桩冤案?昨天庭审严格来说没有结果,但至少离查明最后的事实真相显然又前进了一步。-案件回放“凶手”已经伏法10年后又现“凶手”●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市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身亡,当时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于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同年10月9日被逮捕。

在时隔6年之后,王书金案再次开庭审理,公众亦希望这次审理能够推动聂树斌案的调查处理。聂树斌家人盼还儿子清白 媒体吁推动“悬案”调查对于王书金案的再次开庭审理,聂树斌年近七旬的母亲张焕枝日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法院部门往前迈了一步。“我看到了进步。从(孩子)离开到现在,多年来我一次次上访,就是为了还他一个清白。”张焕枝说,自始至终她都不相信,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会去杀人。2005年王书金的落网,让全家人看到希望。

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消息,庭审期间,法院公布了一审判决认定王书金的三起犯罪事实。王书金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的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所供述的在石家庄市西郊强奸、杀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答辩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25日休庭后,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和彭思源在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天庭审焦点是上诉人王书金和辩护人都坚持认为,“1994年8月石家庄西郊的强奸杀人案是王书金主动供述,这样有可能推动其它有社会影响案件的进一步查清,从这一角度说我们认为王书金客观陈述这起强奸杀人案的动机和行为属于重大立功表现。”“合议庭今天的态度和6年以前完全不一样,这是一个进步。”王书金的代理律师彭思源说。(完)。

今天上午,李树亭将联同陈光武律师前往山东省高院,申请阅卷。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案件动态原律师再出马申请阅卷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宣布,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当天晚上7点半,刚刚看完天气预报,张焕枝的电话突然响了。电话那头,一名律师告知了这一消息。这一进展,张焕枝兴奋不已。随后一段时间,她的电话被“打爆了”。“我相信我们国家法律的正义,我也一定能为我儿子洗刷冤屈,直到我死。

大众网记者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根据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复查进展情况,参照有关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山东高院决定就该案于今天13时30分召开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意见。据了解,听证会将邀请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法院监督员、群众代表等作为听证人员参加。因案件涉及当事人隐私,依法不接受旁听。山东高院官方微博将及时播报听证会有关情况。大众网官方微博也将进行播报。另据新华社4月24日消息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4日发布公告,将于28日举行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复查工作听证会。

赵年波 张俊球 四人

上一篇: 汽油不干净“燃油精”找齐 4加油站油品不净受罚

下一篇: 地炼企业“吃不饱”夏季或现柴油荒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4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