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聂案复查:给真相以机会 还生命以尊严


 发布时间:2020-10-30 07:02:03

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事实,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庭审中,王书金上诉所提构成重大立功所涉及强奸的事实部分,因为涉及个人隐私,法庭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审理。(李楠楠)王书金案时隔6年再开庭“一案两凶”引发关注●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的

王书金关于其强奸杀人犯罪的供述,在作案时间、地点、过程以及被害人长相穿着、抛埋衣物地点等,都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原办案单位代表认为,聂树斌供述与康某某案现场勘查、尸检报告、证人证言及指认作案现场、辨认被害人物品等相吻合。王书金对作案具体时间、被害人行走路线方向、被害人衣着、被害人身高、杀人手段、尸体衣物、作案场地,特别是尸体颈部花衬衣等关键情节的供述,与康某某被害案的证据存在诸多不符之处,甚至在关键节点上存在重大矛盾。

聂树斌,被抓时不到20岁,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自始至终我都不相信,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会杀人。”从1994年儿子因涉嫌强奸杀人被抓那一刻起,聂母张焕枝一直坚信儿子是清白的,“我自己的儿子我了解,这不是自信,是作为母亲的直觉”。1995年4月12日,石家庄市中院开庭审理聂树斌强奸杀人案。这也是张焕枝最后一次见到儿子。张焕枝说,开庭时不让她进,只让律师进去了,一个多小时后开完庭了,老远就听见儿子在大声哭。

商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近10年来的系列报道,引起全国轰动并被持续关注,也推动了中国死刑制度改革。如今,该案又到关键时刻:王书金案已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如果最高法核准王书金死刑,聂树斌案很可能就石沉大海;反之,最高法若裁定王书金案发回重审或直接提审,那么聂树斌案则可能绝处逢生。报道回顾2005年2月17日,有人向河南荥阳市公安局报警,称一个叫“大王”的人形迹可疑。民警将其传到派出所,最终他交代自己叫王书金,河北邯郸市广平县人,因杀了人外逃,已十年了。

最高法院根据河北高院的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精神,决定对聂树斌案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复查,并要求复查过程依照法律规定公开,充分体现客观公正。对山东高院将适用什么程序进行复查,聂树斌案是否可以聘请律师,律师是否可以阅卷的问题,该负责人表示,山东高院将按照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相关程序要求复查聂树斌案。具体复查工作严格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依法开展。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精神,聂树斌近亲属委托代为申诉的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相关的案卷材料。

王书金称无压力不翻供“一切正常,一切网上猜测均不存在。”昨日上午,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在会见王书金走出看守所后,向媒体记者说出这两句话。昨日上午,朱爱民和另外一位辩护律师彭思源一起,搭车前往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在看守所大门口办理手续过程中,朱爱民说,因一名工作人员称有领导前来视察,拒绝他们会见,后经与主办此案的法官沟通,朱爱民和彭思源于9时33分走进了看守所内。上午11时朱爱民走出看守所。据朱爱民介绍,就网上所传王书金会翻供,王书金本人称,他没有受到任何这方面的压力,上诉理由也没有改变。

据了解,直到21日下午才最后定下正式委托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并同时正式解除了与刘博今律师的委托代理合同。昨天上午,聂树斌家属和新代理律师来到山东高法递交了委托手续被接收,同时也提交了相关申请材料,主要是查阅和复制聂树斌案卷的申请。李树亭律师:合议庭刚刚组成,5人合议庭,是山东高院业务、资历都很强的法官。上午我们进去,(法官)和张阿姨谈了一个半小时,落实委托手续及他们的相关情况。我们再进去,跟法官沟通一个小时左右,山东高院表示,一定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来复查聂树斌案,保证律师包括阅卷的各项权利。

棠景 重庆市公安局 权值

上一篇: 公安部通缉江西武宁珠宝店持枪抢劫杀人案嫌疑人

下一篇: 作案现场发现一节纱线头 警方智擒黄金大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