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前代理律师:曾多次被各种理由拒绝阅卷


 发布时间:2020-10-26 17:55:53

研讨会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以下简称《呼吁书》)。《呼吁书》称,全体与会人员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吻合,该证据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

中新社济南3月17日电 (梁犇)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及聂母张焕枝3月17日上午进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山东高法”),正式查阅相关卷宗材料。据申诉律师称,阅卷范围远远超出预期,其中包括聂案卷宗3本,王书金案卷宗8本,山东高院复查卷宗6本,共计17本卷。这是聂树斌被执行死刑20年来,原始案卷首次完整曝光。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决定将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高法进行复查。

12月12日晚上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指令由山东省高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的消息后,聂家再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当晚,聂母张焕枝的手机就一直处在“正在通话中”。不少媒体记者次日赶到河北采访,冷清多时的聂家小院又热闹起来。19 年前,张焕枝唯一的儿子聂树斌背着“强奸杀人”的罪名被枪决。从此,她与丈夫聂学胜便开始生活在无尽的阴影中。聂学胜甚至曾在颓唐中吞下整瓶降压药自杀,被家人发现后送进医院洗胃。当他醒过来时,老伴拉着他的手,哭着对他说:“我们不能死,我们一定要活着,给儿子讨公道。

由此不难看出,对错案疑案纠错机制的“制度性”失灵必须进行反思。依法治国要求司法机关要勇于面对错案疑案,不能让公正迟到太久,更不能因为怕丑怕疼不敢揭伤疤。纠正冤假疑案需要勇气。因为一旦“疑案”被证明是“错案”,往往意味着问责的开始。“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其恶果相当于10次犯罪”。利益与正义的天平面前,法治社会必须选择正义。面对冤假错案,无论涉及什么人,都应依法追责。这既是为了让迟来的正义少打折扣,也是要警示司法人员慎用手中的权力。

王书金代理律师查阅聂案卷宗137页中可查看复印的占七分之一聂树斌口供仍未被允许查阅昨天下午,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前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查阅聂树斌案的卷宗。25日庭审中,朱爱民对检方提供的部分聂案卷宗复印件提出质疑,要求调阅原件。昨天,朱爱民见到了有关卷宗的原件,但聂树斌口供等证据仍未被允许查阅。聂树斌口供仍未被允许查看昨天下午5点多,朱爱民和彭思源两位律师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走出。朱爱民说,在25日开庭时,检方当庭出示了现场勘验笔录、尸检报告、现场照片等新书证、物证,均为复印件,他们认为这还远远不够,于是向法院申请查阅除聂树斌口供之外的其他案卷材料。

呼格案比较有优势的地方是,真凶赵志红的案子还没有最终结论,且事发时呼格的工友闫峰作为目击证人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这两点在聂树斌的案子里都不存在。新京报:没有上述两点意味着要做更多工作?李树亭:当然。王书金的案子已经进入死刑复核,总体说来聂树斌案要更复杂,真正平反这个案子,路也更难走。具体来说,案件复查,即是要发现聂树斌案存在的重大问题,然后依据这个结果判定是否启动再审。这也就要求我们提出更加扎实细致的证据,律师弄不到的,负责复查的法院也要依照规定调取相关的证据资料,这些工作都做到了,再审乃至我们期待的平反才有可能。

“另一凶手”:王书金凭记忆指认现场王书金供述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奸杀了一名妇女。谈起儿子被抓到执行死刑的过程,张焕枝的情绪开始激动,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比划着,眉头皱成一团。“虽然他当时口供承认了,但到底用什么方式让他招供的,前后我委托三位律师都看不到案卷,也拿不到判决书。”一方面想申诉,又苦于不知哪里出了问题,张焕枝抱着个大问号,一直在迷茫中煎熬。

3月17日,在接到山东省高院通知可以阅卷的第二天,聂树斌案两位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就来到山东省高院查阅相关卷宗材料。17日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树亭表示,最终看到的卷宗包括:聂案卷宗3本,王书金案卷宗8本,河北省公安厅、河北高院调查卷6本,共计17本卷宗。聂母及代理律师表示,阅卷范围之广,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这是案发20年来第一次完整阅卷。限两名律师查阅3月16日,山东省高院正式通知聂树斌案两名申诉代理律师阅卷。

山梨醇 普阳 梁菊

上一篇: 综治办需要做哪些方面的事情

下一篇: 在事情化解之前 服从政法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