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金案二审第三次开庭 辩方写好12页答辩意见


 发布时间:2020-10-28 22:59:19

张焕枝说,自始至终她都不相信,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会去杀人?2005年王书金的落网,让全家人看到希望。“多年来到北京、石家庄去了多少次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我们相信,希望越来越近。”“昨天我就知道王书金开庭的事,这一次法院往前迈了一步,但我心里依旧很忐忑,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结果。”张

2013年9月27日,河北高院在邯郸宣判,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死刑原判。河北高院表示,虽然王书金能够供述出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现场的部分情况,但其供述与庭审中检察员出示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相关证据不符。随后,王书金进入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程序,至今未有结论。专家说案 聂树斌案复查 不影响王书金死刑复核中国政法大学刑诉法教授洪道德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没有非此即彼的关系。洪道德称,王书金案要解决的问题是“凶手是不是王书金”,而不是“谁是凶手”。

但时至今日,近10年过去了,河北方面仍未对外公布半点对聂案调查的相关细节。张焕枝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过去几年时间里,她每个月至少要去一趟河北省高院,询问聂树斌案的调查结果。但对方不是说案件复杂,就是让她再等等。“说实话,我真的考虑过这条路可能要走到死。”张焕枝说,自己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了,她最担心的,就是有一天她真的走不动了,甚至是要“离开”时,还没有为儿子聂树斌“找”回清白。聂母表示,对于案件异地复查,她的期待只有一个,就是“法院要做到公正、公开,还我儿子一个清白”。

在听证会之前,合议庭成员不会对案件进行评议。申诉代理律师在今年3月17日、4月20日、4月26日三次阅卷。凡是合议庭法官能够看到的,依法可以查阅的卷宗材料都向律师提供。代理律师李树亭表示,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在听证会上阐述阅卷发现的问题和代理意见,希望还原案件真相。李树亭:那就更公开一些。被告人不在了,被害人不在了,如果这些人不参与的话,只是法官和律师方面,那法官又是中立作出判断的,那就只能听我们律师说了,这样的话公开程度就大大减弱了。

纪某某目前在保定监狱服刑,他先于聂树斌进入看守所。据其回忆,聂树斌少言寡语,不怎么爱说话,特别瘦。由于两人年纪相仿,因此经常聊天谈心。二人交流最多的,就是分别被刑讯逼供的事情。纪某某称,聂树斌向其表示曾经遭到刑讯逼供。此外,据聂树斌母亲张焕枝讲述,一审期间聂会见律师时一直哭,律师问其第一次为何不承认强奸杀人时,聂未吭声,问他第二次为什么承认了,聂说:“打哩”。现场办案笔录地名“穿越”听证会之前,李树亭和陈光武在查阅卷宗后发现,一二审卷宗中至少6处签字涉嫌造假。

聂树斌案“一案两凶”疑云待解疑凶当庭认罪 检方却不认可王书金强奸杀人案25日9时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由于此案曾牵扯出19年前聂树斌案“一案两凶”的疑云,因此备受舆论关注。法庭上王书金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他曾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检方则认为,该案并非其所为。聂树斌案是否是一桩冤案?昨天庭审严格来说没有结果,但至少离查明最后的事实真相显然又前进了一步。-案件回放“凶手”已经伏法10年后又现“凶手”●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市西郊玉米地遭强奸后身亡,当时20岁的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于1994年10月1日被拘留,同年10月9日被逮捕。

闻晓 达康 欧梁

上一篇: 中国平安珠海中支第四营业部

下一篇: 县委书记被偷100万 警察被其暗示改笔录为6040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8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