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聂树斌案谈中国法制建设的论文


 发布时间:2020-10-30 18:41:32

昨日,与王书金会面后,朱爱民律师走出磁县看守所。他称王书金的精神状态良好,并且坚持原来的诉讼请求不变。6月23日,河北邯郸广平县南寺郎固村,王书金父母都已去世,只剩下两间废弃的砖房。■“一案两凶”事件回顾●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的石家庄市

庭审之后,张焕枝再次失望而归。虽然气愤,但她似乎习惯了这样一次次无功而返。家里,房子已经很久没有整修了。唯一一间上了锁的屋子是聂树斌住过的。父亲聂学生从一堆粮食垛中间找出两张发黄的照片,一张,聂树斌骑在借来的摩托车上,另一张,聂树斌骑的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家里现在就这两张照片最金贵,所以那个门天天得锁住。”张焕枝说,她不想再提聂树斌小时候的事情,容易伤心。而对石家庄西郊案发生后的事情,她都肯耐心回答。老两口现在最讨厌过节。

”“石家庄中级法院一审的审判笔录上,签名也不是聂树斌本人的笔迹;判决书的送达回证上也不是其本人的签名。”李树亭还说,在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之前,二审刑事判决书的送达回证和验明正身的笔录上,也不是聂树斌所签。疑点2法院卷宗有篡改缺页为何如此肯定签名涉嫌造假?李树亭解释,他前后对比了聂树斌在侦查阶段供述的笔录上的签字和上述法律文书上的签字,又专门请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聂树斌的姐姐聂树慧做了辨认,两人均表示法律文书上不是聂树斌的签字。

而聂树斌何时被判死刑,何时要被执行,张焕枝没有得到过任何讯息,她和丈夫也从未见到过儿子的死刑判决书。2005年1月18日,王书金的意外归案,让十年前的聂树斌案再掀波澜。当天,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了一个叫王书金的男子,他交代,曾在河北广平等地奸杀4名妇女,其中包括其1994年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附近给一家工厂装暖气管道时,奸杀当地一康姓女子。这一消息是当小学教师的女儿聂淑惠从报纸上看到的,得知儿子可能被“错杀”后,张焕枝和家人决意为儿子讨个公道。

给别人的家庭带来伤害和不幸,这是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对于石家庄玉米地案件,王书金强调,自己是带着一颗悔罪的心来正视这个问题,希望能还事实的本来面目,还冤枉的人一个清白,也还社会一个公道。王书金最后称,希望法庭能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也深感这个希望是不能实现的,但他还是提出来,希望法庭能考虑。据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介绍,此次再审距上次开庭已过去6年多,各相关部门在调查、提审王书金时,都会触及聂树斌的问题,王书金始终表示,聂树斌这个案子,他绝不像有些人传说的那样是替人抗灾,他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担。

2011年3月,刘博今只身一人驾车来到河北省中级人民法院,准备调取聂树斌案的卷宗。这是这一案最大的困难,以前的几位代理律师都没有看到卷宗。刘博今的运气并没有好过他们,他从档案室找到法官,又找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但都没能拿到卷宗。数年中,刘博今一共递交54次阅卷申请,均未成功,最近一次是2014年11月。2014年12月12日,聂案终于出现转机,最高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明天,刘博今将带着聂树斌的母亲前往山东高院,递交阅卷手续。

维科 高自考 手笔

上一篇: 关于政府征用东西的法律依据

下一篇: 政治思想道德考核些什么东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