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疑似真凶今开审 聂母称枪决未通知家属


 发布时间:2020-10-27 19:15:38

今天上午,山东高院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近亲属和其代理人,依法向张焕枝送达了立案复查决定书。在会见中,合议庭法官向张焕枝介绍了复查合议庭组成人员,包括法官5人,书记员2人,并向张焕枝说明了在复查过程中,作为申诉人享有的权利。张焕枝确认了两名申诉代理律师,分别

我不管石家庄中院、河北省高院怎么想”,张焕枝一再强调,国家在进步,法律也在进步。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否等到儿子正名那一天,而眼下只有先好好地活着,等待着结果,“因为我一直都没有白跑,这些年来的坚持,还有这么多好人在帮我。”昨天下午,张焕枝正式解除了与刘博今的委托协议,重新委托李树亭律师,在他的陪同下,二人已于当日下午5点抵达山东济南。随后,张焕枝又与陈光武律师签署了委托协议。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张焕枝及其委托律师,但对方均委婉拒绝,称希望今天再见。

“一案两凶”,媒体的报道,让社会一片愕然。2005年3月17日,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向媒体公布: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该案的报道,并且给予了关注。公安部、河北省政法委领导对此事也极为关注。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专门力量进行调查复核。王书金的出现,让张焕枝更坚定地相信儿子清白,“这么多年,总算有盼头了。”在王书金落网后,张焕枝走上了申诉洗冤路,几乎每个月都要去河北省高院2-3趟。直至2010年3月,河北高院负责审查聂案的一位法官告诉聂母,调查结果已经出来,报到院长那里去了。

因此,王书金上诉理由不成立。上诉人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对公诉方新出示的证据材料存有质疑,要求提交证据原件,希望调取与此案有关的卷宗,并提出休庭做辩护准备。法庭准予并休庭。庭审休庭期间,上诉人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查阅了与之关联的聂树斌案卷宗材料,并在本月8日在河北高院进行了庭前会议沟通。朱爱民律师昨天晚上向记者介绍了阅卷和庭前会议的情况。朱爱民:我们是6月27日去河北高院阅卷的,通过阅卷之后的感觉来讲,检察员当庭出示的复印件跟原件是完全吻合的。

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来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审判长朱云三和合议庭成员孟健共同会见上述人员。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来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审判长朱云三和合议庭成员孟健共同会见上述人员。4月8日上午8:45,按照预约,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来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陈光武律师此前在电话中说,今天将提交申诉代理意见。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审判长朱云三和合议庭成员孟健共同会见上述人员。(记者 马俊骥 韦辉)。

多年来,这位外表刚强的北方妇女总是一次次看到希望,却从未抵达。“我和老伴一起坚强地活着,就是为了还儿子一个清白。”张焕枝坚定地说。她和老伴聂学生生活清贫,当日午饭只有几个玉米饼子,脚上穿了两年的布鞋仅花了4.5元人民币。家中没有一件像样家具,连床单也是由两块布拼接而成。“我都70岁了,只希望活着能看到还儿子清白那一天。”身患半身不遂的聂学生淡淡地说。21日下午,新浪网认证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对外发布消息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定于6月25日九时零分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开庭审理上诉人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一案。

在阅卷之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树亭曾推断,聂案的卷宗中很有可能没有这串钥匙。“如果聂树斌没有供述有这串钥匙,那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性肯定要大很多。”李树亭说。3.有没有其他证据?聂树斌案辩护律师李树亭曾调取了案发后几天的气象资料,案发日1994年8月5日夜间有0.7毫米的降水,8月6日无降水,8月7日有23.6毫米的降水。李树亭认为,“案发后几天的下雨及暴晒,导致精斑、指纹等证据很难留存。而且尸体发现时已经腐烂。

别人家热热闹闹,老人们子孙绕膝,安享晚年,就让他们觉得特别凄凉,心生厌烦。张焕枝时常禁不住想:儿子如果活到现在,也39岁了,孩子都有可能十五六了。在她的生命里,儿子的案件就是全部。也许王书金的供述给了她信心,张焕枝说,自己活着就是要为儿子洗刷清白,“不想他背着恶名。”法官总是答复说“会进一步核实”聂学生至今难以走出丧子之痛的阴影,虽然偶尔能和老伴儿唠叨几句,但总会忍不住情绪失控,边喂羊边大哭。聂树斌被捕后,聂学生和张焕枝只见过儿子一次。

黄远生 汉室 海微博

上一篇: “的哥”遭脱落线缆割喉 家属索赔获支持

下一篇: 男子酒后猥亵妇女 被其丈夫现场制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3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