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审判长:望律师勿单方面泄露案情


 发布时间:2020-10-20 23:23:59

在上一次庭审中,检方提交了聂树斌案的证据等,并提出王书金上诉理由不成立是因为“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杀人手段、作案具体时间、被害人身高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实际情况不符”。10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冒雨前来旁听。来自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的消息,当日庭审进入质证阶段

在调查中,有36.7%的网民直接将尚未复查的聂树斌案以“冤案”等词语形容。“冤屈”等相关词语的词频,在2000条样本中,高达515次。正如网民“兔嘟嘟在跑步”的言论:“冤案,(聂树斌)被冤枉,太无辜啦。”在这些意见中,网民多以“法院为何对一案两凶置之不理”、“9年迟迟不公开调查结果”、“不公开卷宗”等作为判断此案是否有“冤情”的依据。中青舆情监测室分析认为,这些依据给公众留下的共同印象是,试图以捂盖子的方式,对舆情“冷处理”。

根据该案复查工作进展情况,山东高法通知本案申诉代理律师,自2015年3月16日起,可以查阅相关卷宗材料。当日上午,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首先向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送达了《阅卷通知书》,李树亭律师和陈光武律师在《阅卷通知书》上签字。同时,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向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转达了委托人张焕枝的意见: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仅限李树亭律师和陈光武律师二人,其他律师的言论均无张焕枝的授意和授权。

马云龙:张老也非常关注此案,主动提出代理。他跑过最高法院,也没拿到判决书。不是张老不努力,而是当时从上到下都不受理案件。后来有一条新闻,说张焕枝有一天收到快递,打开一看,是两审判决书。于是她又开始申诉。京华时报:那条新闻说,是神秘人寄的特快专递。后来大家知道,是聂案申诉第一任律师李树亭把判决书要到的。马云龙:对!李律师和受害人家属经过长期沟通,说只有拿到这份判决书,才能找到杀害你女儿的真凶,才能解决不是真凶被冤杀的人。

由于时隔多年,案卷较多,今日上午,两位律师继续查阅聂树斌案相关案卷材料。陈光武告诉记者,经过字迹核对,聂案卷宗材料中至少有8处当事人签名涉嫌造假,包括聂树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签字。据介绍,律师阅卷时发现,“聂树斌案”卷宗中的起诉书及送达回证、验明正身的笔录、刑事判决书送达回证等法律文书的签字都不是聂树斌所签。“上诉状是聂树斌亲笔所写,上述提及的法律文书上聂树斌签字的笔迹与上诉状的笔迹不一致。”李树亭说。家属方同时可阅王书金案卷宗昨日上午,“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按时来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告知申诉代理律师:本案涉及个人隐私,阅卷要遵守相关法律规定,不可有意无意将卷宗材料外泄;聂树斌案卷是上世纪90年代的卷宗,阅卷时需仔细,保护卷宗完整。随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进入阅卷室。张焕枝说,山东高院工作很扎实,她希望法院给申诉代理律师充足时间阅卷。法官当场表示没问题。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要求,对案卷进行复印并拍照。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答复说,这是阅卷的正常方式,不是应该提出的问题,而且保证代理律师绝对能阅卷,有充足时间阅,阅充分。

张焕枝说,自始至终她都不相信,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会去杀人?2005年王书金的落网,让全家人看到希望。“多年来到北京、石家庄去了多少次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我们相信,希望越来越近。”“昨天我就知道王书金开庭的事,这一次法院往前迈了一步,但我心里依旧很忐忑,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结果。”张焕枝一边说,一边用脖子上洗得变色的毛巾擦拭着泪花。张焕枝说,她想去邯郸旁听一下,主要是看看审理时是否会说到和自己儿子“关系密切”的那起案子。

中奖率 庞宗华 党组书记

上一篇: 男子婚宴上与人扳手腕致腕骨骨折陷索赔难

下一篇: 男子帮别人借钱成被告 因借条具名被判偿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