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案今宣判 聂树斌母亲参加旁听


 发布时间:2020-10-20 02:13:02

法院从四个关键点陈述了评判的法律依据。关键词:花衬衣王书金未提供案件隐蔽细节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显示,被害人尸体颈部压有玉米秸,拿开玉米秸后,可见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而王书金原来多次供述和在二审的庭审供述中均未供出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这一关键、隐蔽性细节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4日发布公告称,将于28日举行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复查工作听证会。据悉,听证会将邀请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法院监督员、群众代表等作为听证人员参加。因案件涉及当事人隐私,依法不接受旁听。山东高院将通过官方微博“@山东高法”及时播报听证会有关情况。为何开听证会?满足公众知情权在刑事案件复查工作中采用听证会形式,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并不多见。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审判长朱云三表示,山东省高院对该案的复查定下了两个原则,一是复查要体现公开、公平、公正,二是要让社会公众、申诉人以及代理律师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

今年6月、7月连续在现场旁听该案庭审的一位律师,宣判后对记者评论说:相较于作案的具体时间、手段、被害人的身高等,现场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这一情节可谓最为核心、最为隐蔽,也最为关键。同时,河北高院还进一步指出:根据检察员当庭出示的证据,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自被害人失踪至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到被害人的衣服、尸体被发现的数天内,被害人亲属、所在单位同事先后组织多人多次在被害人上下班行走路线范围内寻找,先后发现了被害人衣服和尸体。

朱爱民还表示,会见后,王书金坚持他自己的上诉理由,因此“我在明天庭审中的辩护将不再做更改,但如果突发偶然状况,将随时改变我的辩护意见”。对于案件是否有新证据,朱爱民称暂未接到邯郸中院的相关通知。在昨日与法官沟通出庭注意事项时,法官也未提起是否有新证据。- 疑问1 久拖不审是否违法?据新华社报道,对于王书金案久拖不审,河北省高院一位法官表示,“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

京华时报:开庭之前,你发了一篇文章,说王书金要翻供,但开庭后王书金并未翻供。对于“翻供说”,有人说你是阴谋论。马云龙:我是在紧急情况下写的这篇文章,我有详细的线索来源,消息很准确。当时很多人说,老马,你胡说。我说你打过排球没?打排球有拦网,预判对方的攻击点,再高高跳起将这个点堵死。对方可能强攻,可能不敢再在这一点进攻。我拦网的结果是:对方不敢再在这一点强攻了。京华时报:当时你意外吗?马云龙:意外。原来最坏的准备是,王书金不承认康某是他杀的。

7月1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聂树斌案疑似真凶——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案。这是继6月25日之后此案的第三次开庭审理(本报6月26日曾报道)。整个庭审持续了3个半小时。控方河北省人民检察院认为,不能认定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即聂树斌案——记者注)系王书金所为,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等4位聂树斌亲友旁听。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择期宣判。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距离案发已过去19年,成为此案审理的一大难点。

“一是聂案卷宗‘监视居住决定书’、‘搜查证’、‘送达起诉书笔录’、‘宣判笔录’等法律文书中聂树斌、张焕枝的签字笔迹不一样,很可能属他人代签,我提出对上述笔迹鉴定;二是聂案卷宗中被害人脖颈处的物证看不清楚,而检方在审理王书金案时却说那是一件花衬衣,我申请对物证衣物进行技术鉴定;第三,聂案卷宗中有份笔录中前边是打印,后边却出现钢笔填写的,我申请对这份纸张进行鉴定,如果纸张是结案之前印刷那就吻合,如果纸张是结案之后的,问题就很明显了……”李树亭说,对聂案申诉代理律师提出的申诉代理意见,合议庭成员均认真听取和详细记录,并提醒律师,若有新的意见可随时递交。

穆春艳 董自刚 节状

上一篇: 男子重大交通肇事致人死亡 朋友讲义气顶包被拘

下一篇: 加大城中村党建工作力度方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