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信访局四举措党建促脱贫


 发布时间:2020-11-24 04:14:41

在这次协调会上,徐维胜再次对农民工们承诺“工资肯定能要回来”。“本来开协调会是为了给我们讨薪,却变成了建设方和开发方的掐架。开发方金泰公司法人代表王立海表示他已无力承担这个工程的后续费用和我们的工资,如果工程不能转手,就只能申请破产。但建设方怕拿不回已垫付的资金不同意申请破产。”

法院认定李斌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对其减轻处罚,以受贿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邯郸下属市县 相关人员承认“消号”关于“消访”、“消号”,邯郸市信访局驻京办的负责人孙立军向办案人员解释了具体操作方法:勾结一些国家信访局工作人员在登记接访时不录入电脑,不往省里交办、转送信访件。孙立军从2009年起历任邯郸市信访局驻京办副处长、处长,负责和邯郸市下辖市县信访局驻京人员联系。对于已经进京要上访的,孙立军告诉办案人员,“要想办法和局里的接访人员联系,花钱疏通关系,达到‘消访’或‘消号’的目的。

”在邯郸市武安市信访局驻北京联络处工作的李章杰作证时说,他负责武安市的进京上访人员的接待工作。“由于武安市进京上访人员数量多,系统里会录入上访数据,将上访内容转到地方处理。这样一来,省里就知道了。”因此,“为避免进京上访登记数量大,就得想办法疏通关系,帮助‘消号’,减少或不登记。” 李章杰说。在邯郸市邯郸县信访局北京工作组工作的张红杰也证实了疏通关系,花钱“消访”、“消号”的情况。从邯郸借调北京后 被告人开始敛财据河北省邯郸市信访局提供的干部履历表以及国家信访局来访司出具的《关于李斌在来访接待司挂职锻炼的有关情况》,被告人李斌,2008年7月起在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信访局工作,2009年2月借调至邯郸市信访局,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借调至国家信访局来访司。

座谈会上,省委政法委、省高院、省信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省委、省政府办公厅,以省法院为主的政法系统,省信访局,也在根据意见准备出台相关的实施办法。省人大常委会即将表决通过的《广东省信访条例》将如何与意见和各部门的实施办法对接?又将体现如何的“以法治访”的精神?座谈中,有两个观点引起记者的注意:涉法涉诉信访事项,一定要与一般信访事项相分离;领导干部批案、接访、拍板定案等行政手段,将必定要退出司法程序。界定“信访事项”每一年的信访事项中,涉诉涉法类占了绝对大的比重。

被告人借调到国家信访局后 伙同多人借非法手段减少邯郸地区登记信访数量 犯受贿罪获刑7年原邯郸市信访局工作人员李斌,在国家信访局借调期间,伙同该局来访接待司的多名工作人员,通过接访时不录入电脑、不向地方交办、不向地方转送信访件、不通报等方式,减少邯郸下属多个市县的信访登记数量。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李斌收受邯郸下属市县信访局工作人员给予的好处共计226.8万元,其中李斌本人分赃30万元。2014年12月,李斌在京获刑。

记者从鸡西市信访办和劳动监察局有关人员口中得知,从佟克学等人第一次反映问题到现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两个部门都没有人对开发方、承建方资质进行过审核。农民工质疑:“政府拿无赖没辙?”11月21日上午,记者跟随农民工再次前往鸡西市信访局徐维胜的办公室。看了佟克学手里的工程结算单,徐维胜说双方争议他解决不了,只能请专业工程造价机构来评估,或是到法院起诉。但动辄十余万的评估费和漫长的诉讼过程对农民工们而言根本无法承受。

上访者坐多久就陪多久周兴平让信访局所有同事背熟四句话:知苦不苦,知难不难,以苦为乐,迎难而为。湛江市信访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就任信访局长以来,周兴平主持现场协调办公会不下600次,跟踪处理了大量的信访突出问题。有的时候折腾病了,周兴平还边打吊针边办公,不少文件是在病床修改完成。都说颈椎病和肩周炎是现代人的职业病,周兴平这位信访干部尤其严重,有时疼得连笔都握不住,有时候下班后,他要用自制简易设备做完牵引才能回家。

草案修改二稿的重点,也在于将这一部分信访事项与一般信访事项相分离。省人大法委相关负责人首先明确的一点,就是草案修改二稿中对“信访事项”的界定。“草案修改二稿中信访事项的范围其实非常狭窄,凡是涉及诉讼、仲裁等法定程序的,都不纳入条例中所说的信访事项。”该负责人表示,信访机构在判断信访事项该不该受理、转办的前提,就是先判断该事项是不是属于涉诉涉法事项,不属于的,才按草案修改二稿中规定的程序进行受理和操作;属于涉诉涉法的,一概不受理、不转办,而是告知并引导当事人,向有关的政法机关提出。

郭曼 吴伟峰 书约

上一篇: 社会治理 工作意见 工商

下一篇: 济南"最牛违建":业主花10万建别墅再花30万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2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