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生隐私权的法律责任


 发布时间:2021-03-01 06:23:33

刘女士在健身俱乐部洗浴时,被突然闯入的男修理工撞见,于是她以侵犯隐私权为由将该健身俱乐部诉至法院,并索赔2万元。最终,经海淀法院调解,俱乐部退还刘女士部分会员费并道歉。刘女士诉称,去年3月的一天,她在健身俱乐部浴室洗浴,洗完后刚走进更衣室,一名中年男子突然闯入。十几秒过后,男子才

日前网络视频曝光又成为“反腐利器”——沈阳市卫生局局长因与妇婴医院院长开房,一经曝光应声落马。然而,在为网络反腐力度叫好的同时,不少网民也开始担忧:曝光隐私视频的做法会不会由针对官员扩大到普通老百姓?官员的视频会被轻易曝光,是不是你我都可以随意被监控、被利用?网络视频曝光——“反腐利器”亦含隐私之忧对于一些道德低下、生活糜烂的腐败官员来说,2013年摄像头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除了开房的沈阳市卫生局局长与妇婴医院院长,湖北省高院刑三庭庭长张军与女律师开房事件、上海法官涉嫌集体招嫖事件和广东湛江国资委副主任冯欣带女下属开房事件等,都是由监控摄像头提供了视频资料,最终在网络上掀起风波。

对于网民和网络服务提供者来说,需要树立这样的理念:网络监督不是非理性宣泄,同样需要遵守现实生活中的法律规范和道德准则。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学者孟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民对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提出批评和建议,对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是我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微博反腐”可以看做公民通过互联网行使自己的权利。但是,宪法同时也规定了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诬告、陷害罪”是我国刑法规定的罪名。

市、县国土资源管理部门依法提供查询服务,不得涉及国家秘密和依法受保护的商业机密、个人隐私。”这些看上去有所矛盾,需要进一步厘清。避免给人产生一种误解——“以人查房”是人人都要被查,人人都可以被查的个人隐私随时可以曝光的担忧。吴玲■三言两语●需要制定严格的保护措施,比如如果出现违法以人查房的行为,就要有响应的惩戒措施才行。——张静革●看看吧,是否能真正起到作用,难以乐观啊。——冯志超●既然房产腐败严重鲸吞了社会公正,损害了行政公信力,就应该受到制度约束和惩罚。——刘志伟●反腐就应该以房产公开为突破口。——张亮亮●“以人查房”将在推进官员财产公开、反腐倡廉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侯非●虽说利大于弊,但公民个人信息安全也要得到保障。——杨君●以人查房,当然有弊端,可是能起到严惩腐败的作用,我们就赞成。——王向东●强烈支持,看看“房姐”、“房叔”层出不穷,“房产腐败”已成为腐败重灾区。——马为民。

视频外传,酒店有责任吗?张峻铭:酒店对客人在接受服务过程中所获取的信息,应当给予保护和尊重。如果此类事件不追究责任人,任何人的个人隐私权保护都将面临严峻挑战。岳业鹏:仅公开涉及特定违法当事人的内容,是正当的。监控录像公布是否侵害隐私权,取决于具体内容以及个案情形,不能一概而论。在这一事件中,不少网友质疑,酒店视频可否随意获得并在网上公开?关于限制监控外传,2013年8月1日,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出台了有关禁止网上擅传公共场所监控视频的新规,受到争议。

也就是说,针对“以人查房”,仅凭《不动产登记条例》进行依法规范,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条例对于侵犯房产信息之外个人隐私的违法行为,没有约束力。可见,实行“以人查房”,首先需要配套措施同步跟进。也就是说,一旦《不动产登记条例》及“以人查房”开始实施,“以人查房”管理细则,也应该同步实施。管理细则不仅要明确“以人查房”的必要条件、程序、范围等,还要明确对违法“以人查房”的惩戒措施。比如,对公民个人房产信息的查询、使用和保密等问题制定详细规定;在信息查询的源头方面,对查询主体设定门槛,规定必须在事先履行核准和登记程序等;同时,实行群防群治,完善举报机制,强化惩戒措施,提高违法成本。

但如果调阅视频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利,比如以泄露个人隐私来获得更多关注,这不仅侵犯了别人隐私,还是一种违法行为。从这个角度,河南省人大通过《河南省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管理条例》,规定个人或单位擅自传播公共场所监控视频将被罚款,就是给公共场所监控视频的使用划定了制度边界,无疑值得肯定和赞许。而且,这也应该是公共场所监控视频如何使用的一个方向。河南省人大常委会通过《河南省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管理条例》,该条例在网友中引起了一些热议。

随着犯罪手段、行为方式日趋多样化以及司法人权保障力度的逐渐提升,针对犯罪行为的取证工作愈加复杂。因此,社会公共场所大规模安装监控视频设备才逐渐得到法律的授权和公众的容忍。但对监控所得资料的调用必须严格依照法律程序进行。依照我国相关法律,只有具备犯罪侦查权的机关才能依程序调用监控视频资料。但是在上述多起“开房门”事件中,上传网络的视频资料都不是由公安机关依法调取,说明我国监控视频资料的管理与使用现状令人堪忧。如果任何人都可以采取手段任意调取公共场所尤其是与隐私权高度相关的宾馆等公共服务场所的监控视频资料,那么这种泛社会化的所谓监督已经造成了对公民隐私权的严重侵犯,必须坚决制止。

在微博出现之前,互联网上曾出现恶意抢注域名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规定了抢注域名行为可能构成侵权或违反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有关规定。而对于2010年以来的恶意抢注微博行为,现尚处在法律规范的真空状态。虽然如此,从民法的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看,恶意抢注微博的行为依然违反了上述法律精神。故一方面我们希望规范微博的规定能尽快出台,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大家能自觉杜绝这种恶意行为。(李永一)。

赵绍琴 王立涛 修宪权

上一篇: 北京一典当行高息卖理财后关张 涉案千万官方介入

下一篇: 商务党风廉政建设任务分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