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环卫工连人带车被撞飞 肇事车已被滞留


 发布时间:2021-02-26 00:52:01

部分伤者情况56岁的陈延辉:在莞城做了差不多20年环卫工,他躺在病床上,左腿腿骨断裂左腿,已经用石膏固定起来。51岁的何志生:头部包扎着,他的腰部、腿部都被打伤。他告诉记者,当时他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那些人就乱棍打下来了,“我跑他们就追着打”。58岁的雷青婷:7名伤者中唯一的女性

高新环卫保洁24组组长谢萍介绍,上午8点左右,工地上的渣土车司机打伤了他们的环卫工邓兰英。“口水都打出来了。”她指着地上的一块印记说,“邓兰英在送往医院的车上呕吐了好多次。”谢萍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环卫工人5点钟开始工作,都是先将马路上的垃圾扫成小堆,最后统一清扫。“工地方的清洁工刚来了两天不清楚情况,就说我们的工人没有打扫干净,把垃圾留给他们清扫。”随后双方争吵了起来。邓兰英拦住工地的车辆要求领导评理,结果遭到殴打。

过失还是意外?庭审现场争议不断6月3日上午,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除了双方当事人,两名环卫公司的代表也旁听了案件的审理,希望回去后能够对其他环卫工人有个交代。庭审一开始,原、被告双方便围绕着事故定性、赔偿标准等问题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辩论。原告认为,事发时方女士是在正常工作,且按照公司和交警部门的规定穿着反光服,尽到了安全防范义务,对事故的发生没有任何责任。而肇事车辆车轮突然脱落,说明该车在出车前车况并不符合安全要求,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肇事司机哪去了?交警说没找到去年5月19日,昆明市交警六大队出具情况说明,大意是说,未查找到肇事车辆,交警无调查结论。交警出示的情况说明显示,警方赶到现场时,陈淑兰全身多部位受伤,上身穿着印有“盘宸环卫”字样的衣服,周围有扫帚等清扫工具。警方找到云南盘宸环卫产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盘宸环卫公司”)了解情况,盘宸环卫公司说该段路面的清扫承包给了昆明远洁环境卫生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洁环卫公司”),此事与他们无关。

谁知对方竟直接驾车朝他冲来,程师傅只得闪到一旁。最终,该宝马车向新湾五路方向逃逸而去。程师傅则和其他人一起,将受伤的宋师傅送往医院治疗。昨天上午,记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北院见到了病床上的宋师傅。宋师傅受伤的头部已经裹上了厚厚的纱布。记者在宋师傅换下的衣服上看到,这件白色的T恤已经被染红,连橙色的工作马甲上都沾满了殷红的血迹。据其主治医生喻大夫介绍,宋师傅的头部被砍出一个7厘米的伤口,足足缝了6针。虽然CT结果显示颅内无恙,但仍需留院观察。

同时,南宁市城市管理局局长黄海要求全市各城区、开发区城管局发出通知,再次强调环卫工人提高安全意识,做好安全防范,注意作业安全,确保安全保障措施到位。记者手记别让清晨变成 环卫工的危险时段近年来,环卫工在道路上清扫保洁作业时,遭遇交通事故伤亡的案例时有发生。2013年6月27日,南宁市英华路环卫工人被撞身亡的事故,也是发生在清晨6时左右。从这两起事故来看,发生的时间段都是清晨6时左右,肇事车辆车速快,司机涉嫌疲劳驾驶、酒驾等。

警方调查发现,事发路段偏僻,监控没发现线索。9月18日,民警找到一条线索:一名晨练目击者说,他听到杨大姐惨叫,肇事车是黑色轿车。民警筛选排查60多辆黑色轿车,最终锁定一辆黑色比亚迪F3轿车。道路监控显示,该车在17日清晨7时左右疯狂超车,左摇右晃非常可疑。19日,民警找到比亚迪车主张某。张某称,事发当天凌晨他一直在家睡觉,车子借给朋友小赵。还车时车头有些凹陷,有血迹。追问下,赵某说撞伤人。20日10时,九龙坡区交巡警西彭大队将赵某抓获。赵某交代,自己无证驾车,撞人后害怕担责,迅速逃离。目前,赵某因涉嫌交通肇事逃逸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已被警方刑拘。重庆晚报记者 黄河 通讯员 王远程 摄影报道(原标题:撞倒环卫工逃逸 无证驾驶还藏毒)。

有关其负责人的电话,她表示“刚来上班,不太清楚”。采访时,记者看到,立交桥上车速普遍较快,环卫工的安全受到很大威胁。对此,有市民表示,在立交桥、快速路等危险路段,能否实行机械化清扫,以降低环卫工人的安全风险。事发路段几位环卫工告诉记者,此处立交桥已经有垃圾清扫车,白天和夜间一天两次清扫路面。但有些时候,清扫车清扫的效果并不好,比如较轻的塑料袋、较重的石块与泥土等,清扫车根本清扫不走,还得靠人力。昨晚7时30分,郑州市交警二大队相关民警告诉记者,肇事司机姓李,1991年出生,有驾驶证。

迫不得已上机动车道5月29日凌晨4时半,华强北退去了喧闹与繁华,只能听到两种声音,一种是偶尔传来的汽车轰鸣声,一种便是环卫工人“刷刷”的扫地声。46岁的姬大姐开始了新一天扫地工作,她必须在上午7时前将人行道上的垃圾打扫干净。在姬大姐看来,清晨这3个小时是她在一天的工作中最好的时候:没有炎热,没有很多车,也没有很多行人,所以她可以尽情地扫,不停地挥动扫帚,一刻也不休息。人行道靠人工打扫,机动车道则由清扫车打点。

由于协商没有结果,陈淑兰将盘宸环卫公司和远洁环卫公司告上法庭,一共索赔88万元。面对高额索赔,两家环卫公司都不承认陈淑兰是他们公司的员工,都不愿为陈淑兰的事故“埋单”。陈淑兰是哪家公司的?两被告都说不是记者了解到,虹桥片区的道路清扫工作原来由盘宸环卫公司负责,从去年2月19日起,陈淑兰负责清扫的路段就承包给了远洁环卫公司,但环卫工基本还是沿用原来的老职工。昨天庭审时,远洁环卫公司的代理人答辩称,由于陈淑兰过了退休年龄,所以才没有和她签订劳务合同。

家督 铠潞 十封信

上一篇: 乱拉电缆拉断护栏 两过路车遭殃被砸损

下一篇: 重庆破获特大制售假冒电缆案 查获假冒鸽牌电缆30余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8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