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进一步保障环卫工的法律


 发布时间:2021-03-08 01:30:17

本报1月5日刊登了《飞驰轿车凌晨撞死上班环卫工》一文,讲述了1月4日凌晨5点多,南京玄武区板仓街125号附近的马路上,一辆白色轿车疑因速度过快,又逢拐弯路段,将马路边正在作业的一名环卫工撞死。肇事车辆驶至马路对面反道上停下,车上下来2名男子,打车离开现场。而就在当天上午,一名男子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乎失去了公平议价能力,对于“生死承诺书”或者“健康c承诺书”也只有接受的份儿。超龄劳动者的权益应该如何得到保障,已经成为一个现实性的问题。虽然劳动法并没有明确规定超龄人员不能继续就业,但相关法律对他们所应该享有的各项权利的规定确实是相对模糊的,这也正是“生死承诺书”这类荒诞剧诞生的根源。而对此事的解决,将高龄环卫工清退难免有落井下石之嫌,从法律层面保障这部分群体的权益,让他们也享受作为合法劳动者所能享受的公平和尊严,才是最重要的。□萧漫(媒体人)。

被砍伤的环卫工在医院治疗。3日下午,龙华区环卫工人王继武与往常一样在滨海新村一带扫大街,不料遭遇飞来横祸,被人砍了四刀。而事件的起因,竟然只是有人嫌保洁车挡道。环卫工作业时被砍受伤目击者蔡先生说,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在海景湾花园门口附近,他听见有人大叫一声,然后一辆白色电动车从他身旁飞驰而过。他以为是有人抢电动车逃跑,走了一段路才发现一辆保洁车停在路上,一名环卫工人衣服背后有大片血迹,一打听才知道有人被砍了。

”吴先生说,暴徒的追打持续了四五分钟,等暴徒离去后,吴先生见到,倒在地上的几乎都是环卫工人,有的头在流血,有的手在流血,更多的是倒在地上呻吟。记者随即赶往现场,被殴打的好几个工人还躺在地上,附近的东莞市中医院旧院门诊部的急救车已赶到,正在对工人进行包扎,简易的处理之后,伤者被送往医院。目击者李先生告诉记者,事发时暴徒是坐两辆小轿车和两辆别克商务车来的,“他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手里就已经拿着钢管了”。另一名目击者的手机中拍下了暴徒手持钢管的场面。

家住融侨东区的他每天都要开车到台江万达附近工作,每次停车都会碰上这些发广告单的人,他说,每次碰上这些人都要特别小心,既怕撞到他们,又要躲着他们,避免他们往车窗里递卡片。这些卡片有时候会掉进汽车玻璃窗内,影响车窗使用,不少司机拿出来丢掉,又给环卫工带来麻烦。这个现象让他感到愤怒,观察一年多,他发现,白湖亭(二环)路口、电视中心路口、远洋路、福光南路口等地方经常有上马路分发小广告的,有些人他都已经认得了。他说,他今年四十多岁了,依旧“愤青”着,每次看到这种危险情况,他都会报警,希望警方能出警制止这些人,但每次报警结果都收效甚微,为此他才不得不多次报警。

陈淑兰强忍着疼痛,挪到路边,用双手捂住右腿,大喊救命,但没人来救她。赵德莲是陈淑兰的小组长,负责巡查打扫情况。上午9点多,赵德莲巡查时发现陈淑兰躺在路边,得知她是被渣土车撞伤后,慌忙拨打110报警、向120求救。交警赶到现场后展开调查,120急救医生将陈淑兰送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抢救。陈淑兰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右腿要做截肢手术。此后,陈淑兰在医院里一呆就是两个月。出院后经过鉴定,车祸给她造成了6级伤残,留下终身残废,需要终身护理。

同时马路对面驶来一辆大型货车对其闪灯,他一打方向,车辆偏移到路的西侧撞上了环卫工许某,随后他驾车逃逸。而这辆车,是他今年6月份才分期付款买来的新车。被撞老人的侄子许先生告诉记者,老人今年69岁了,平时身体很好,在家闲不住就做了环卫工。“老人的孙子还有几个月就要出生了,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遭此不测。”许先生说,现在知道嫌疑人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家人也得到些许安慰。【相关链接】今年济南发生的部分环卫工被撞事件2014年1月2日,经十西路与齐鲁大道交叉口一名环卫工人被一辆白色轿车撞伤,环卫工人胳膊和腰部受伤;2014年6月12日,凤凰路与世纪大道交叉口,环卫工李某被一辆汽车撞倒,肇事者逃离现场。

随便一个借口就辞退员工,把劳动法置于何地?环卫工权利、地位的逼仄更可见一斑。因而,仅撤销辞退决定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范子军动辄勒令辞退,到底依据何在?是聘用合同明文约定,还是管理章程专门注明?当然,如你我所见,相关公司并未就此给出任何严谨的解释。这无疑说明,公司管理者彻底、单方面垄断了话事权,丁权等环卫工则完全处于被支配的地位——如此失衡的企业权力结构,又怎能做出合乎程序、合乎公义的决定呢?诸如清洁家政等劳动密集型行业,长久游离在法定雇佣关系的约束之外,难免衍生种种恶果。——然玉烤火暖身体,辞退寒人心。一个环卫老工人,因烤火就被公司开除;一个环卫公司,因媒体曝光就撤回处理决定。这公司也太任性了吧!劳动者有法定的权益,更有人格的尊严。如果要靠媒体或舆论声讨,权益和尊严才能得以实现的话,法治的权威何在?当类似丁权老人一般遭遇的小人物无法受到法律保护时,法律如何被众人所信仰?——应默然。

西工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局长胡少可接受采访时说,希望警方尽快破案抓住凶手,姚东海在治疗期间工资待遇不会受影响。探访环卫工作服被划破20厘米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在洛阳市中医院见了姚东海。此时姚东海正在输液,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女儿姚惠棉守候在父亲身旁。床头放着姚东海的三件血衣,两件秋衣和一件橙色的环卫马甲。记者注意到环卫马甲被利器划破一条长约20厘米的口子,上面残留有血迹,两件秋衣上也有大量血迹。姚惠棉告诉记者,她是孟津县朝阳镇人,父亲今年65岁,干环卫工人已经7年多,也算是个老环卫工了。考虑到父亲年龄大了不想让他再干这么辛苦的活,但是父亲坚持要干。“都没人扫大街,城市不就变垃圾场了。”这是父亲经常说的一句话。

他的脖子上还挂着擦汗的毛巾。林军国说,他和妻子都是环卫工,儿子送快递,一家人都在东莞,“打工不容易”。27岁的杨天洪:贵州人,他是建筑工人,事发时,他在东门广场铺绿化石,“那些人把我也当成环卫工人,也打我”。他的左手被打骨折了。多数环卫工被打骨折东莞市中医院旧院门诊部的急诊科内,被打伤的人都在等着拍CT。记者在这里见到了其中的7名伤者。7人中6人是环卫工,还有1个是建筑工。他们为何被打?环卫工:开会协商工资 公司派人捣乱53岁的唐光忠做了18年的环卫工。

白冰洁 光明网 谭文强

上一篇: 南充产业发展城市建设脱贫攻坚社会治理

下一篇: 2018南充党风廉政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