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误收文具店木板 被店老板等三人暴打(图)


 发布时间:2021-02-27 11:16:52

环卫工人被撞后,肇事车辆逃逸。就在民警调查时,一家公司的老板却主动陪同“肇事者”来到交警队接受调查,自己在楼下恭候。很快,他就被“请”进交警队。8月27日14时许,巢湖市环卫工吴大爷正在团结路铁路小区路段工作。一辆小轿车快速驶来,吴大爷“轰”一声被撞倒,司机却逃离现场。当民警结束

据成都市公安局交警三分局工作人员介绍,肇事司机是一名20多岁的男子,当时驾车撞人后手足无措,向前滑行了约500米后自己停了下来,并返回事发现场。目前,具体案情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同事被撞环卫工人勤快又厚道杨天福所住的杨柳小区,距离他出事的高架桥仅仅一两百米。18日上午8点过,一名环卫工人来到杨家告诉她女儿,“快来,你爸爸被车撞了。”她马上跑了出去,看到父亲倒在桥上,离环卫车有好几米远。杨天福今年58岁,做环卫工已10多年了。

10月6日凌晨4点,长沙湘江中路与五一大道交叉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环卫工人在路面清扫时,被一辆由北往南行驶的皮卡车撞倒,致脑震荡、骶骨骨折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经救治,环卫工已无生命危险。受伤的环卫工名叫吴可华,出事时,她的丈夫张先生正在道路对面清扫。张先生说,当时听到“嘭”的一声响,随后就发现妻子被后方来的一辆皮卡车撞倒,昏迷不醒。“肇事司机是做流动补胎的,估计是疲劳驾驶。”张先生说,当时妻子穿着橙色反光背心,正在湘江中路清理路面上的泥块,皮卡车车速很快,直接就撞上去了。事发后他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吴可华很快被送往湖南省中医院救治。肇事司机解释,事故时他一个人开车经过湘江中路,“没有看清楚”,就发生意外了。目前司机正配合家属商量赔偿事宜。(记者 陈斌 实习生 刘颂辉)。

这年头不知怎么的,一点矛盾动辄就升级成“打人事件”。“被打女司机”一事势头还没消,永川也出了一则“环卫工人被打”。前日,环卫工人翟守莲躺在病床上等待输液,自4月27日与文具店老板发生争斗后,她的身体一直不太舒服。“儿子又突发腹痛,我都不晓得啷个办了。”翟守莲说,希望文具店老板能承担责任,为其支付医药费。住院11天,翟守莲花了将近2000元医药费,其中500元为环卫处预支的工资,剩下的医药费还未支付。而打人者却声称自己先被扇了耳光。

环卫工是个特殊的职业,时常穿行在车水马龙中,穿一件反光安全服是多么重要。昨天早上6点左右,之江路解放东路口北侧的之江通道,发生一起车祸。一位男环卫工在工作时,被一辆轿车撞倒,右腿骨折,所幸没有生命危险。被撞的环卫工人叫李孝美,做这份工作才2天。当时,他在之江通道由南向北的车道上做保洁,人蹲在地上清理垃圾,面朝北。肇事的是一辆红色大众轿车。司机小吴说,他早上开着车子,由之江路南向北,准备去江干区游泳馆游泳。“平时开这条路,一路红灯,走走停停的,今天出来早,我感觉很顺,一路绿灯的。没想到出事了。”小吴当时的车速有点快,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蹲在路上的李师傅。据了解,李师傅当时并未穿反光背心,只是穿着一件黄色工作服,而且没有设置任何警示标志。

西工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局长胡少可接受采访时说,希望警方尽快破案抓住凶手,姚东海在治疗期间工资待遇不会受影响。探访环卫工作服被划破20厘米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在洛阳市中医院见了姚东海。此时姚东海正在输液,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女儿姚惠棉守候在父亲身旁。床头放着姚东海的三件血衣,两件秋衣和一件橙色的环卫马甲。记者注意到环卫马甲被利器划破一条长约20厘米的口子,上面残留有血迹,两件秋衣上也有大量血迹。姚惠棉告诉记者,她是孟津县朝阳镇人,父亲今年65岁,干环卫工人已经7年多,也算是个老环卫工了。考虑到父亲年龄大了不想让他再干这么辛苦的活,但是父亲坚持要干。“都没人扫大街,城市不就变垃圾场了。”这是父亲经常说的一句话。

然而,让环卫工冒着生命危险去捡拾的,可能只是驾驶人从车窗里随手扔出的一个烟头。过去几年中,由于车窗抛物造成的交通事故,已成为环卫工死亡的“杀手”。很少有车主能够意识到,随手往车窗外抛垃圾不仅污染了城市环境,最大的潜在隐患是有可能间接“杀死”环卫工。经七路一名环卫工人告诉记者,车窗抛物主要发生在早上车主赶着上班期间,马路上经常有没喝完的豆浆、塑料袋以及烟头、烟盒等垃圾。“为及时清理,我们不得不尽力躲闪车辆,小心清扫。

前不久,西安大雪,58岁的环卫工丁权老人从早上6点多一直工作到8点半多,双手冰冷、手套快变成冰块了。他见路边有人在烤火取暖,也凑过去暖暖身子。但这把火却把老人的工作“烤”没了。几天后,他正式接到公司通知称,因他工作期间烤火被“炒”了。此事经媒体曝光后,该公司回应称撤回处理决定。较之于之前冰冷的辞退决定,如今公司的撤销决定,总算让人感到了一丝暖意。该事件以烤火环卫工“再上岗”收场,与其说是公司良心发现,不如说是迫于舆论的压力,迫不得已做出的“危机公关”。

她保留了一个破烂的塑料垃圾桶和从潘小利手里夺下的火钳。她情绪激动地表示,她也受了伤,事发当时她要将垃圾倒入路边的垃圾桶,因为有水和头发,她揭开了垃圾桶的盖子往里面倒,“没想到她不让我倒,我说有问题就找我们店长”。据悉,按照规定,商铺内的垃圾不能直接倒入路边垃圾桶,应由保洁公司上门收取运走。据潘小利介绍,为了保持路面的卫生,他们班组每天从早上5时开始作业,分三班一直工作到晚上11时,一个月只有1500元的薪水。

本报1月5日刊登了《飞驰轿车凌晨撞死上班环卫工》一文,讲述了1月4日凌晨5点多,南京玄武区板仓街125号附近的马路上,一辆白色轿车疑因速度过快,又逢拐弯路段,将马路边正在作业的一名环卫工撞死。肇事车辆驶至马路对面反道上停下,车上下来2名男子,打车离开现场。而就在当天上午,一名男子主动到交警一大队投案自首。6日,记者从交警部门获悉,投案自首的唐某正是当时驾车的司机。据介绍,事故发生后,一大队交警通过留在现场的肇事车辆,联系到车主。

江平 孝图 三江

上一篇: 安徽省康源电力集团原董事长李真被开除党籍

下一篇: 中国平安养老保险历届董事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快言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6346